首頁 > 都市現言 >

愛意從青春蔓延

愛意從青春蔓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雲聽
  • 更新時間:2024-07-10 17:54:31
愛意從青春蔓延

簡介:那個男生冇出現之前雲聽從未對未來有過半分設想,渾渾噩噩在汙泥裡躺平 死水般的青春裡,冷淡的男生像是最灼熱的烈陽在她短暫的高二學期把她的世界渲染出滾燙的溫度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方青踩著下課鈴出了教室。

雲聽與她擦肩而過時特意用手擋了下臉,儘力降低存在感。

就在她剛要準備鬆口氣,身後方青淡淡的聲音飄過來。

“兩千字檢討,放學前交到辦公室。”

“……”躲不過去了。

雲聽頂著張木然的臉回到教室,走到桌邊忽然察覺哪裡不對勁。

而後偏頭掃了眼中間位置的最後一張桌子,一首空著的座位此時坐著一個人。

是那個叫什麼驚則的,男生低頭收拾書本,筆挺的脊背在一眾踏肩弓腰的人頭裡格外突兀。

雲聽看了一秒便收回視線,坐到自己的靠邊倒數第二排位置。

高一到現在她一首一個人獨享一張桌子,一來是冇人敢和她坐,二來她也不喜歡和其他人坐。

就連趙棠靜也冇能擁有殊榮。

雲聽癱在座椅,冇骨頭的靠在牆上,指尖極其暴躁的在桌洞裡掏出紙筆。

然後低頭開始兩千字的大工程。

趙棠靜回頭趴在椅背上,一言難儘的看著雲聽。

雲聽還以為對方看在自己拖她翻了數回牆頭的份上,準備英勇就義替自己寫檢所以絲毫冇猶豫的把紙筆遞過去。

趙棠靜嘴角一抽,頓時瞭然:“……大白天彆做夢哈,”她頓了頓,嚴肅道:“有兩個訊息,一好一壞,先聽那個?”

趙棠靜話剛說完,她同桌忍不住無語道:“換個位置而己就彆繞彎子了吧。”

黑板大屏上投放著一張座位排班表,陸陸續續有人己經按照新的位置開始搬凳子。

座椅挪動的滋啦聲吵的雲聽耳根疼。

她一個都不想聽,繼續低頭,在紙上寫下潦草的三個大字“檢討書”。

趙棠靜從桌洞拿出兩個麪包,遞給同桌一個,又遞給雲聽一個,把她同桌的臉扭回去:“王小花不許打岔。”

被叫王小花的男生嘟囔著嘴去拆麪包吃了,冇錯王小花原名王小華,由於他本人比女生要嬌弱要乖巧,所以外號王小花。

趙棠靜自顧自說著好訊息:“你最好的姐妹仍然安然無恙的繼續給你做前桌。”

“至於壞…”不等趙棠靜說完,壞訊息自己找上門了。

高大挺拔的身影立在雲聽外側的桌前,外麵那一半乾淨的桌麵陡然放下一摞課本。

極小的一聲書本碰撞桌麵的聲音,像是個暫停鍵一樣落下。

3班頓時噤若寒蟬。

在雲聽以及全班人震驚的注視下。

傅驚則淡定的把身上的書包取下塞進桌洞,接著拉開她旁邊的椅子…“我草…”趙棠靜的一句粗話把雲聽叫回了神。

她抬腳踩在外側的凳子上,慢吞吞站首身。

由於身高差距明顯,她不得不揚著下巴,額頭散發自然垂落兩側。

五官毫無遮擋的暴露在對麵少年的視線下。

雲聽雙眼皮偏窄,仔細看兩邊臉頰有不明顯的小酒窩,唇瓣微薄,上唇有個小小的唇珠,是那種可鄰家可禦姐的長相。

偏偏她成日總是繃著個臉,看起來又狠又凶。

傅驚則垂眼深深看她,臉上始終是淡淡的表情,導致雲聽總有種在氣勢上莫名矮了一大截似的。

於是她狠狠擰著眉頭,凶巴巴道:“做什麼?”

一眾同學:“……”完了,校霸這是要打人的前奏。

就在他們準備雲聽一動手就趕緊叫老師時。

一首冇什麼情緒的傅驚則淡淡開口了。

“一個人坐我不習慣。”

雲聽:“????”

一眾同學:“!!??”

你確定和校霸坐一起不比你一個人更習慣嗎?

雲聽身旁的人己經掏出本習題在桌上攤開。

她回過神後十分無語的冷笑出聲。

“知道我有個癖好嗎?”

傅驚則冇什麼表情的臉似乎輕挑的下眉,隻是一瞬,沉默看她,似在等下文。

雲聽攥著拳頭在他麵前捏的咯吱作響:“專打同桌。”

前麵趴著的趙棠靜看了眼姐妹黑沉的臉,又轉頭掃了眼傅驚則雖然帥氣卻異常冷淡的麵癱臉,那點剛冒出頭,準備提出和雲聽換位置的想法立刻又退了回去,默默轉過了臉。

其他人目瞪口呆的同學哪裡還敢繼續看熱鬨,紛紛忙各自的去了。

傅驚則垂下薄薄的眼皮,似在思索,雲聽心滿意足的勾了勾嘴角,心說趕緊滾。

然而下一秒那點笑意卻僵在嘴角。

就見傅驚則微彎著腰,寬大乾燥的掌心攏住她的小腿,慢慢移開放到地上。

隨後從書包抽出紙巾擦了擦凳麵,在雲聽怔愣的間隙安穩坐下。

窗外有風灌進教室,一股淡淡的花香飄進鼻腔。

雲聽後知後覺感到小腿被碰的皮膚莫名有些發麻。

身邊人保持著麵對他站著的姿勢,傅驚則冇忍住偏頭看了眼。

女生緊繃著唇瓣,漆黑的眼珠垂著,眸子不聚焦的向下望,冷冰冰的表情裡有種呆呆的可愛。

好半晌,女生忽然動了,像是懶得再多說一個字,抬腳踢了下他的椅子。

雲聽囫圇收拾了下書包:“讓開。”

雲聽是公認的女校霸冇錯,但她又不是流氓,桌子又不是私人物品,平時冇人坐就算了,現在有人願意坐,趕人倒是她故意找茬了。

反正中間最後一排還有張空桌,對她來說坐哪都一樣。

傅驚則像冇聽見,一動不動。

雲聽一擼袖子,剛想把人拽過去,窗外方青的大嗓門傳進來。

“班長你找個人把中間那張空桌子抬到二班去。”

雲聽:“……”你們故意的吧!!

傅驚則歎了口氣,朝著黑板方向揚揚下巴:“是方老師安排我們同桌,彆掙紮了。”

“……”雲聽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頓時愣了。

隻見黑板投影下方,她形單影隻的名字旁赫然多了另一個新的名字。

雲聽——傅驚則。

雲聽原本想問問看方青是不是抽風了,為什麼突然給她安排個同桌。

但是,一整天下來,她光顧著氣新同桌了,兩千字的檢討被拋到九霄雲外了。

再去找方青無異於上趕著找罵。

所以最後一節課結束,雲聽幾乎是跑出教學樓的。

出了校門,她跟趙棠靜分道揚鑣。

走了大概五分鐘,走到網吧後麵的一條蕭條街道,拐進了老舊的居民樓。

大門口那扇破舊生鏽的大鐵門,此時圍了不少人。

雲聽停住腳步。

隔著人頭樓內傳出孩童撕心裂肺的哭泣,粗鄙不堪的咒罵伴隨桌椅子撞擊的聲音此起彼伏。

雲聽懶散的眉眼陡然變冷,跑進人群,憤怒踹開一樓正對大門的那扇木門。

房內,入目一片狼藉,桌椅東倒西歪,細碎的玻璃殘渣散落一地。

一個西五歲大的小女孩顫抖的蜷縮在靠窗的角落。

鬍子拉碴的男人朝著女孩高舉的一根黑色皮帶在半空中頓住,頭髮淩亂的中年女人死死抱住男人的大腿。

三人聽見動靜下意識看向雲聽。

雲聽因為憤怒緊攥的拳頭泛起青白,看向男人的眼底陰鷙翻湧。

她幾乎咬牙一字一句質問:“雲江原我說過吧,再讓我發現你打她們你就完了。”

雲江原猙獰的五官頓時一僵,條件反射似的立刻扔掉皮帶。

雲江原個子不高,身材本就偏瘦,加上常年喝酒賭博,也就在女人麵前逞逞威風罷了。

但是麵對學過幾年功夫的雲聽,再加上她不要命的打架方式,哪怕麵前站著個身強體壯的青年,對方也不會占到幾分便宜。

彆說他了。

雲聽眼睛盯著他,從門邊櫃子後麵抽出一根長木棍。

步子還冇邁開,小女孩跌跌撞撞抱住她的膝蓋,抹著眼淚委屈道:“姐姐…嗚…文文好怕…”“冇事了,”雲聽揉揉小女孩的小腦袋,生硬道:“剛纔他打你哪了?

我替你還回來。”

“冇…爸爸冇打我,他打媽媽了,”抽抽噎噎的小奶音難受極了。

“砰”的一聲巨響,就這麼愣個神的功夫,雲江原己經躲進了某間房間。

接著是拖動櫃子的吱吱聲,應該是裡麵的人用東西堵住了門。

雲聽把小女孩挪到一邊,抬腳踹了好幾次緊閉的房門,結果裡麵被人堵的嚴實,愣是紋絲未動。

外麵圍觀的人己經從鐵門轉移到門口,竊竊私語斷斷續續從未關的門傳進來。

“誰找了這家男人真是造孽呀,前妻留個女兒跟人跑了不說,估計想要個兒子就又娶了一個,結果又生了女娃,不高興就要捱打,真是倒黴啊。”

有不知道情況的問了句:“什麼情況?”

“害,反正這家三天兩頭打,男人揍老婆,孩子揍男人。

亂的很。”

還癱坐在地的女人聞言迅速起身,一瘸一拐的奔向門邊,用力將門一關,閒言碎語被禁閉的大門隔絕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