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逼我離開,我成了道門天師,你哭什麼

逼我離開,我成了道門天師,你哭什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佛係小和尚
  • 更新時間:2024-07-11 17:46:46
逼我離開,我成了道門天師,你哭什麼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她身著一襲青衫,長髮隨風飄動,宛如仙子下凡。手中緊握著一柄金色長劍,劍身之上,七顆星辰熠熠生輝,彷彿能夠引動天地之力。

「陳子柔!」張逸臣咬牙切齒地喊出了這個名字。

陳子柔,茅山派年輕一代的佼佼者,不僅修為高深,更是深得七星龍泉劍的精髓。

此次為了救蕭宏,她竟然連這等法器都拿了出來!

但...張逸臣還是不能理解,蕭宏這才拜入茅山多久?他們居然都把七星龍泉拿出來了!

「張逸臣,你與蕭家恩怨,我無權乾涉。但今日,你若是敢傷蕭宏一根汗毛,我陳子柔定與你不死不休!」

陳子柔的聲音清冷而堅定,如同她手中的長劍,鋒芒畢露。

作為坤道魁首,陳子柔也是有這個實力的!

否則,七星龍泉不可能被他帶出來,要知道,這可是茅山的鎮派法器!

隻是,今天這麼好的機會,若是不殺了蕭宏,未來一定會傷及他的家人!

無論是為了什麼,蕭宏今天必須死!

「我要殺的人,誰也留不住!」

張逸臣冷笑一聲,身形一動,瞬間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陳子柔身後,一掌拍出,勁風呼嘯,彷彿要將周圍的一切都撕裂。

然而,陳子柔卻彷彿早有預料一般,身形一轉,手中長劍揮出,一道璀璨的劍光瞬間斬向張逸臣。

「砰!」

一聲巨響,陳子柔被震得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她抬頭看向張逸臣,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天師!」

陳子柔咬牙切齒的盯著張逸臣,內心滿是不甘!

她本以為自己帶著七星龍泉過來,就已經是戰力天花板了,這可是七星龍泉劍啊,茅山的鎮派法器,可卻冇想到,對方竟然是一位天師!

張逸臣冇有給她喘息的機會,身形一閃,再次衝向陳子柔。

而此刻的陳子柔,卻已經冇有了再戰之力。

「住手!」

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緊接著,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麵前,正是茅山派的掌門人——道玄。

「掌門人!」眾人紛紛行禮。

蕭道玄點了點頭,目光落在張逸臣和陳子柔身上,沉聲道:「今日之事,到此為止。張逸臣,你與蕭家的恩怨,我茅山派不會插手。但若是你再敢對我派之人出手,我必不輕饒!」

「老東西,你是不是真以為我死了?」

「張口閉口就是你派,真當老子不存在了?」

張淩峰這時候一步跨出,擋在張逸臣的麵前,冷笑一聲,就這麼目光灼灼的盯著道玄!

道玄,這傢夥居然都還冇死吶。

張淩峰離開天師府的時候,他就已經八十了,按照年紀算算,道玄這狗東西,都已經百歲高齡了。

「我說老傢夥,你現在應該挑選挑選墓地了,而不是親自下場,參與小輩之間的矛盾,你說對嗎?」

十五金屍小天師這時候圍攏,手中的唐刀亮出,大有一種準備動手的錯覺。

道玄和善的笑了笑:「見過上任道子。」

張淩峰微微點頭,至少人家道玄的態度擺在這裡了。

𝚜𝚝𝚘.𝚌𝚘𝚖

道玄繼續說道:「道子,你在天師府多年,你也應該清楚當初師祖的語言吧?蕭宏的身上天道氣息濃厚,你覺得,我會不保他嗎?」

「其實,就算你們今天真的想殺了她,但你覺得,你們殺得了嗎?」

張淩峰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他自然能夠感覺到蕭宏身上的天道氣息濃厚。

隻是...他冷笑了一聲:「蕭宏的天道氣息濃厚,我兒身上的天道氣息就不濃厚了?你可以好好看看,我兒身上還有天道福緣呢,你覺得天道會站在那邊?」

天道,這玩意可是個高階話題。

在道門內部,都對天道忌諱莫深。

所以,在他們開始談論天道之後,兩人的說話都冇有聲音傳出,無論是張逸臣,還是陳子柔亦或者是蕭宏,隻能看見他們的嘴巴在動,可卻根本冇有聲音傳出。

飛僵楊業瑟瑟發抖,不敢動,根本不敢動。

兩位天師的氣息,十五位小天師,並且和自己有同類的氣息,以及茅山鎮派法器七星龍泉劍。

這特麼全都是衝著自己來的呀,他怎麼敢動呀!

隻能等大佬們談完之後,在決定了。

冇人知道他們談了什麼,隻知道在五分鐘之後,張淩峰勃然大怒。

「北宋名將楊業,無論是生前還是死後,那都是我國的歷史人物,是英雄!」

「你們要殺,那我便要保!你應該清楚,飛僵已經擁有靈智了,隻要靈智增長,就不會出現不可控因素,所以,我要把他帶回去!」

道玄也冇有多說什麼,轉身看向陳子柔,道:「子柔,帶蕭宏回去,此事作罷。」

陳子柔點了點頭,雖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她看了一眼張逸臣,眼中閃過一絲寒意,然後轉身走向蕭宏和蕭雲瞳。

蕭宏此刻已經恢復了些許力氣,他掙紮著站了起來,看向陳子柔,眼中滿是感激之色。

他知道,如果不是師姐及時出現,自己恐怕已經命喪黃泉了。

「多謝師姐。」

蕭宏深吸了一口氣,滿是感激的說道。

陳子柔笑了笑:「冇關係。」

張逸臣的臉色極其難看。

本來是想殺了蕭宏,可最後竟然變成這種局麵!

茅山這一代的掌門人親自下場,這特麼能怎麼辦?

看著他們大搖大擺離開的背影,張逸臣的目光中十分不平靜。

蕭宏轉頭,還對著張逸臣露出一個冷笑的表情,同時,勾了勾手指。

挑釁!

這就是**裸的挑釁!

「就這麼讓他們走了?」

張逸臣實在是不甘心,布了這麼大的局,最後對方安全離開,自己什麼便宜都冇有占到,反而楊業還被對方斬了一條手臂!

「冇辦法呀,茅山掌門人親自下場了,能怎麼辦?」

「雖然你和對方同樣是天師,但道玄一出手,分分鐘都能秒殺你,你信不信?」

張逸臣點頭,這就是老牌天師的實力!

「蕭宏牽連甚廣,以後別想這件事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