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

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長蘇紅柚
  • 更新時間:2024-07-10 23:42:56
蒼生有難想起我?我果斷拒絕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已經五日了,他人還冇找到,不會真死在路上?」

「張兄莫急。他是生是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別影響到長老們的計劃。」

張雄與陸白遊帶著各自手下在西洋城中心的西陽鎮包下一間酒樓作為落腳點,以此為中心輻射城內十二鎮,三十人苦尋五日冇有結果。

「四長老那邊能不能加派人手,我懷疑李少峰隻是藉此由頭離宗,躲到其他地方避難了,必須要加大搜尋範圍。」

陸白遊叫來小二端上一壺酒,不慌不忙替張雄倒上一杯。

「他冇如此靈敏的嗅覺,連我們身為長老弟子都是離宗後三日才知,李少峰從何得知內幕?」

張雄昂頭喝完一杯酒,氣憤一拳錘在桌子上,桌子頃刻間化作飛灰。

「哎。」

桌上的酒壺在靈氣襯托下漂浮,陸白遊喝下一杯酒,照例出門替張雄賠償破壞的桌子。

這已是他錘壞的第五張桌子,陸白遊都快把身上所有銀兩賠付出去,再錘壞一張桌子就隻能用靈石支付。

「老闆,能不能打點折?」

酒館老闆看看樓上的金主,從陸白遊銀袋中取出十兩還給他。

「客官,隻能便宜這些,金花乙木桌已經不常見,讓那位客官別再砸了。」

「多謝老闆。」

……

「我們的經費還剩多少,搞點小酒喝。」

酒館對麵,劉氏三兄弟顯得無比悽慘,三人共擠一屋。

「要省著點用。李少峰不知去向,我們還不知道要在這待多久。」

老大劉一從懷中掏出一張三百兩銀票,這就是他們三人從尤峰那領到的津貼。

在這一夜住宿五兩,一斤牛肉要二兩的時代,三百兩三人花銷必須要省到極限才能維持生活。

三人並非窮苦掏不出酒肉錢,隻是修仙用的靈石在這凡間不好兌換。凡人不懂其價值幾許,靈石所蘊含的靈氣凡人也無法吸收,致使靈石這等修士貨幣,在凡人眼中甚至比不上一斤豬肉實在。

「尤師兄這麼小氣,三位師兄好慘啊。」

李少峰的聲音突然從身後響起,三人轉身瞬間被李少峰捂住嘴。

「好久不見,三位師兄。」

李少峰從背後掏出一袋牛肉加上一瓶好酒。

「你小子什麼時候出現在這,我們一點都冇察覺到。」

小弟劉百接過李少峰手中牛肉,用手抓起一把大口吞嚥進肚,完全冇準備給兩位哥哥留點的意思。

「不對,你的實力!」

「靈心境!」

同為靈心境的劉十感受著李少峰體內洶湧的靈氣,比自己體內還要狂野數倍,如同海嘯般不斷沖刷李少峰身體。

「不過七日,你竟從廢人晉升靈心境,你是不是根本冇有被廢?」

「吉人自有天相,我早說這小子肯定躲哪去恢復實力了,你們兩個還不信我。」

劉百瞥視一眼自己兩位哥哥,冷哼一聲後埋頭苦吃。

「來,我請客,三位師兄放開了吃。」

李少峰一拍手,屋外的小二端進一麵大桌,數十位侍女手捧佳肴湧入房間。

「如此招搖,你不怕被人察覺?」

劉一急忙關閉窗戶,並用靈氣在窗戶上畫出一道結界,用於迷糊對麵的敵人。

「追殺我之人足有三十餘人,光靈心境就有六人,靈心三層一人,其餘皆是靈心二層,靈化九層十二人。

如果冇有其他援軍,以我四人實力根本不是對手……」

「婆婆媽媽。有計劃就說出來,你肚子那點臟東西咱哥三可是見過。」

劉一怒視劉百一眼,關鍵時候他的狗嘴能不出聲就別出聲,好好吃飯就行。

「師弟莫見怪。」

「劉百師兄真乃性情中人。」

「怎麼說你已有計劃。」

「有,如今我們隻能趁雙方資訊不對等,想儘一切辦法假死脫身。」

「哦,願聞其詳。」

……

已到深夜,張雄收到手下的回報,依舊冇有發現李少峰的身影。

憤怒的他再一次將屋內能砸的東西砸壞,無能狂怒的樣子無比滑稽,守在門口的弟子不知該不該進去阻止。

「李少峰,李少峰,你最好一直躲下去,不要讓我找到你!」

鬱悶至極的張雄靠在窗邊大口喘氣,無意中看到鬼鬼祟祟的劉百,懷中鼓鼓囊囊,神情緊張四處張望。

「這呆子在做什麼?」

「進來個人,快點!」

守在門口的弟子推門進屋畢恭畢敬道:「老大。」

「去看看劉百那個呆子在乾嘛,是不是藏著有關李少峰的訊息。」

「是。」

一盞茶的功夫,兩名弟子回到房間稟報情況。

「劉百一人抱著一壺酒大約兩斤牛肉,躲在小巷內偷吃。」

「嗯?這點東西至於躲躲藏藏嗎,不過幾兩銀子的事。」

兩名弟子對視一眼,由左邊弟子率先解答張雄疑惑。

「尤峰並冇有給他們太多經費,據臥底情報,三人手中不過三百多兩銀子。」

「三百多兩,這點錢夠乾嘛的?尤峰現在這麼窮苦,他們尤家不是有凡間商鋪,連外出經費都不給多一些。」

張雄破壞每一件物品價值都在百兩,長老給他們的經費以百萬計數。

「不用管他,如果明天再冇發現李少峰蹤影,就把外出的弟子喊回來,我重新佈置任務。」

「是。」

張雄心心念唸的李少峰,此刻就在他的正對麵的客棧注視著他。

「張雄,三長老的大弟子。」

「陸白遊也來了,不過他的神色很不對,給我們一種很陰森的感覺。」

劉一將李少峰所需靈藥放在桌麵上,走到窗邊用靈氣修補結界開裂的地方。

「真是大手筆,兩位長老是真不怕兩個寶貝土地隕落在此。」

李少峰將目光收回,從桌上拿起一撮靈藥放在鼻尖細聞。

「都是邊角料,商家心挺黑的。」

「你還會煉丹?」

「跟尤雅學過一點。」

李少峰將桌上所有靈草打包帶走,臨走前囑咐道:「一切按我說的來,不要和他們正麵衝突。」

「你一切小心,遇到無法解決的事情捏碎玉佩,我們三個會立刻趕到。」

「多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