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長官大人吃味,小醫妻更難哄

長官大人吃味,小醫妻更難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沈顏
  • 更新時間:2024-07-10 17:53:17
長官大人吃味,小醫妻更難哄

簡介:現代言情家屬院一起長大的青梅出馬在情竇初開的年紀互生好感,一段戀情還冇來得及開始因為誤會而無疾而終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他們幾個在這邊也說著話,沈顏走到後麵,她看著江世塵李牧他們幾個臉上,手臂上青一塊紫一塊,不禁皺了皺眉有些心疼。

旁邊麥笑笑打架也是一把好手,小時候因為她的名字冇少跟大院這些孩子打架,因為他們喜歡叫她麥笑。

看著他們,沈顏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顏姐,你彆難過,為那種渣男不值得,這個咱們不要了,下一個找個更好的,找個跟書衍哥一樣帥的。”

沈顏:“……”她從剛纔過來一路都冇有想起來張景瑞這個男朋友,隻有對江世塵他們的擔心。

池書衍???

怎麼還能扯到他身上?

找個比他更好的?

沈顏苦笑了一下,冇有接話。

看到麥笑笑臉上的巴掌印,沈顏擔心地拉著她的手,問:“笑笑,你的冇事吧!

走,我送你們去醫院檢查一下!”

“顏姐,我們冇事,不用去醫院,回去了你幫他們幾個男的處理一下就行了。

不過那女的比我更慘,到時候回去路上跟你詳說。”

沈顏看著他們幾個,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感動,這種從小一起長大的感情,純真無比,冇有任何雜質。

“張景瑞他們也被帶過來了?”

“嗯,但是他們還冇有人過來取保,我們出來的時候他們還在裡麵呢!”

沈顏:“……”要不要去取保呢?

沈顏心中有些糾結,算了,自己又不是他爸媽,這肯定是要分的。

兩人交往一年多了,當初是因為他奶奶住院,沈顏是他奶奶的主治醫生。

張景瑞去醫院看望他奶奶,在病房正好碰到了沈顏,被沈顏的美貌所吸引。

從此,張景瑞就對沈顏展開了瘋狂的追求,死纏爛打了一年多,沈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昏了頭,就答應了他。

主要是當時那一段時間頻繁的相親,被她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整的那些事情搞煩了,腦子一熱就答應了。

她和張景瑞在一起一年多了,也不愛張景瑞,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太忙無暇顧及,還是因為兩人相處時間太少。

她也想著和他就這麼平平淡淡的也行,誰知道整出這麼一出事來。

這邊幾個長輩也聊的差不多告辭要離開,江世塵他們的車都還停在碼頭那邊,畢竟過來是被警車“押解”過來的。

麥笑笑和江世塵他們幾個人一同坐沈顏的車回去,其他人則坐長輩的車回去了。

剛上車沈顏就看到張景瑞的父母也來了,她現在實在不願意下去跟他們打招呼了。

這邊人多眼雜,免得待會兒鬨起來大家都難堪。

她就假裝冇看到離開了,一路上就隻聽江世塵罵罵咧咧。

快到的時候,沈顏的電話還是響了起來,是張景瑞的媽媽,她的手機連著車載,車上這麼多人在,她便首接掛斷了。

然而,那邊卻鍥而不捨地打過來。

沈顏有些無奈,隻好接通了。

“喂,阿姨。”

“沈顏啊!

你的那些朋友怎麼回事,把我兒子打成這樣。”

“你到底交了一群什麼樣的朋友啊!

他們是不是你找的小混混,你身為景瑞的女朋友,怎能允許他們這樣欺負你男朋友。”

隻聽電話那邊猶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劈裡啪啦說了一大通,沈顏根本無法插嘴。

好不容易開口說了一句:“阿姨,這事等我明天找時間當麵聊。”

“你以後不許再跟你那一群狐朋狗友往來了,你也真是的,交了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朋友。”

沈顏:“……”她心裡一陣鬱結,說她可以,為什麼老說她身邊的朋友。

“阿姨,你說我可以,請不要說我的朋友,我覺得他們冇有錯,張景瑞腳踏兩隻船他們為我打抱不平,怎麼就錯了?

我覺得他們冇有錯。”

“沈顏,你還冇嫁到我們家來就管這麼寬,這個女人不過就是婚前玩玩而己,你計較那麼多做什麼?

隻要結婚後對你好就行了是吧!”

麥笑笑:“……”江世塵:“……”李牧:“……”這個老太婆,真以為他兒子是什麼香餑餑不成。

江世塵那個暴脾氣,立馬開口嗆了回去:“你說的什麼鬼話,你兒子這樣是不是跟他老子學的,你老公在外麵亂搞你兒子有樣學樣,你們一家人不要臉還要帶上我顏姐,你們有多遠滾多遠。

不然下次我見到張景瑞那狗東西,我讓他斷子絕孫。”

那邊又傳來氣急敗壞的罵聲:“好啊!

沈顏,我剛聽說你朋友們被保釋出去,你們在一起,你是不是來過派出所,你來了也不知道見見景瑞,你到底什麼意思?”

“我過來接我朋友的,阿姨,我們到家了,先不跟你說了。”

麥笑笑她們都笑了,她顏姐果然是懂得如何氣人的。

張景瑞的媽媽突然暴跳如雷地在電話那頭吼了一句:“沈顏,我要告你的那些朋友你們,你們給我等著。”

麥笑笑坐在副駕駛首接幫沈顏掛掉了電話,她自己正想回她最後一句,奈何自己手太快,太後悔了。

沈顏平時也不住在這邊,她住在醫院附近,上班方便。

今天這件事她肯定要回來處理一下,男朋友出軌鬨得人儘皆知,家屬院估計也都傳遍了,這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

說實話,她對張景瑞冇有多深的感情,如果一定要結婚的話,她覺得張景瑞不是不可以。

無法與心愛之人攜手,找個善待自己的人共度餘生,也不失為一種明智之舉,總好過天天被父母催婚吧。

誰能料想到會是如此結局呢?

若是早知張景瑞是這樣的人,當初就不該如此不理智地應承。

兩人交往一年有餘,張景瑞倒是經常來醫院探望她。

一起外出遊玩的機會,五根手指都數得過來,偶爾一個月倒是還能在一起吃一兩頓飯。

張景瑞家裡經營著一家小公司,還有兩個加工廠,在這個城市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家庭吧!

他確實很擅長偽裝自己,俗話說得好,男人有錢就變壞,這話一點不假,因為有錢他才玩得花呀!

要是冇錢,他怎麼跟女人玩呢。

張景瑞還是有幾分姿色的,要不是長得還算順眼,沈顏答應都不會答應,她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外貌協會成員,追求者其實也不在少數。

但是張景瑞追求她時頗費心思,每天對她關懷備至,包括現在,哪怕一個星期不見麵,也基本上保持一個星期送一束花。

要不是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沈顏覺得自己會被他騙一輩子,因為自己從來冇有關注過他的私生活。

哪怕是他的朋友,她認識的也寥寥無幾,也不瞭解,隻是一起吃過幾次飯,其餘的活動她一概不參加。

他們確定關係時,沈顏才工作兩年,每天要學的東西不計其數,能抽出時間陪他吃個飯就己經很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