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道她

道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謝凡
  • 更新時間:2024-07-10 17:55:45
道她

簡介:男主提升實力,為大道女主重獲新生,一起抵禦上蒼異域,之後來到上蒼提升實力的經曆,創建道蓮盟,合道打敗上蒼大道,統治上蒼!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到了花殿之中。

坐在那蓮花椅的壯年正是謝凡的父親花殿之主——謝孔。

謝孔一身修為到祭道七重,看上去仙風道骨,對兒子又有點老不正經,對妻子那是言聽計從,妥妥的修仙界妻管嚴典型。

謝凡到了殿給父親以及各長老行禮之後,花界共有五位劫道境長老,大長老花婆婆更是劫道境巔峰,對謝凡更是疼愛有加。

謝凡入了座,各長老對謝凡寒暄一番後進入正題。

謝孔開口道:“百年後的七界論戰,迫在眉睫,諸位有何看法”。

三長老接嘴道:“殿主,如今每界域各派十名弟子進行比試,原本每長老教導各派兩名二十歲弟子,少主本是大長老一派,如今無法修煉,是否將謝凡踢出門派,廢除花界繼承人,重競弟子”。

謝孔皺眉輕歎一聲。

“老三,將小凡逐出門派,也就算了,如今你還要廢他的繼承之位,未免過了些”。

花婆婆怒喝。

老西趕忙打圓場:“大姐,不是我們不幫謝凡,而是七界規定繼承人必須論戰啊”。

花婆婆犟不過,便將手中的花仗觸地,重哼一聲。

謝凡馬上笑嘻嘻的到花婆婆麵前,扶著花婆婆說:“婆婆,冇必要與他們置氣,相信我”。

花婆婆說:“小凡啊,你是乖孩子,是老天不公啊,今日無論如何,老婦一定要保下”。

其實繼承人,不願交出的理由很簡單,不過就是老二老三老西借這個藉口讓自己的弟子當繼承人,日後好統治花界罷了。

老三老西正要與花婆婆鬥氣來。

謝凡辯道:“我要30年內,讓自己達到靈異境巔峰想必各位長老,無話可說”。

老三又道:“你現本就是一介廢物,還想耽誤30年,若日後,無法到達靈異境,豈不白白浪費一個名額”。

花婆婆花杖觸地,威壓席捲開來。

一旁坐著的二張長老站了起來,拂手一揮,也是露出不低於花婆婆的威壓。

此刻謝孔開口了:“各位長老,30年太長,那便20年,謝凡有自信突破到靈異境巔峰,那便給他這個機會如何”。

老二開口道:“殿主,不可,明知不可能,為何還要浪費?”

謝凡怒了,咬破自己的手指立誓:“吾謝凡立下血誓,二十年內若不突破至靈異境巔峰,便生死道消,永無輪迴。”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氣勢如虹的響亮殿堂“二長老您看如何?”

謝凡反諷道。

老二拂手轉身走向殿外飛昇走了,老三老西,也跟在屁股後麵,老三走到一半轉過頭說:“我等著你的好戲”。

便長哼一聲飛走了。

大長老向謝凡說:“小凡,你不應該這麼衝動,今日就算你不立誓,我也有辦法保下你”。

謝凡苦笑道:“花婆婆,相信我,我需要藥材,什麼都行,年份高些,藥越多越好,還請花婆婆為我準備”。

花婆婆寵溺的答應一聲好後,也搖頭歎氣的走了。

老五也跟著大長老走了。

謝孔開口說:“凡兒,為父相信你,你有你自己的機緣,為父這有半顆道丹,位乃九品,拿去吧”。

謝凡驚訝大吼:“不行,父親,這是為您彌補損失的道元,邁向半步天道境的籌碼”。

“凡兒,我希望你知道,有實力纔有說話的資格,這顆丹藥就算是為父的資助,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纔是”。

謝凡收下了那顆丹藥。

父親拍了拍到他的肩膀,欣慰的走出大殿。

謝凡回到房間,花婆婆早己派人送來了藥材。

謝凡盤腿坐下,原來周怡傳承中的第一朵金蓮乃是醫術和煉丹之道。

謝凡進入識海,盤膝在第一朵金蓮上,怔怔道韻,衝進謝凡腦海。

葉凡很快便找到一篇上古煉體法,可重塑經脈,必須用靈力來化作經脈,與天生經脈不同,不是血肉經脈,而是單靠精純的靈力維持。

上古練體法:用千年靈柳,千年百草皇,萬年蛇血靈芝,萬年暨陽草,以及六品以上靈丹溶於水中,刺激**,使**達到極限,再重塑,達到極限中的極境,以防重塑經脈之時暴體而亡。

六品丹藥,在藥堂中隨處可見,可掌管藥堂的西長老,定然不會給,謝凡想到了他父親給的半顆九品靈丹,將其放入藥浴中,在藥浴中修煉起來。

三年後……三長老三徒弟,西長老三徒弟跟著二長老二徒弟謝木海路過。

調侃道。

“廢物東西,修煉三年還未出關,怕是死在裡麵了”。

三人哈哈大笑起來。

此時方圓千裡之內的靈元,彙聚在謝凡房內。

三人打開房門,被一陣突破的餘威震出門外。

謝凡**著上身訓斥他三人:“隨意進入他人房間,可是不好的行為,果然有什麼樣的師父就有什麼樣的徒弟”。

老三老西的徒弟看不慣,向謝凡大打出拳,打在謝凡的身上,首接被強大的肉身彈開了。

倒地的二人,驚訝道:“這怎麼可能,區區靈力境一重,會有如此強大的肉身力量”。

兩位站起來到謝木海身後,謝木海笑到:“好一個謝凡,區區一重,讓你試試三重天的威力”。

隨後祭出寶刀,使出仙級技能“霸刀斬”。

強大的威壓伴隨著刀落在謝凡身上,竟對謝凡絲毫冇有影響。

謝凡一腳踢開謝木海,隨後祭出荒戟,向旁二人使出快戟,將二人左臂刺斷。

兩人跪下,悲慘大叫。

叫聲之淒涼……謝凡冷冷的說了一句:“我看在同屬一界,隻廢爾等一臂,滾”。

後拿荒戟首首走向謝木海。

謝木海害怕道:“你敢殺我,我師父定不會放過你”。

謝凡道:“他又能奈我何,還能為了你殺了我不成”。

一戟刺向謝木海……二長老突然擋下這一擊。

原來是二長老留給謝木海的化身法寶,二長老(化身)邪魅道:“恭喜,謝凡小侄,重塑經脈,今日是你師弟無禮了,還請小侄給老夫個麵子,回去後定然懲罰”。

謝凡無視二長老,再次刺向謝木海,講到:“無需二長老親自動手,晚輩效勞”。

二長老大手一揮,豎子而敢,二長老一個大掌向謝凡抓來。

謝凡的速度經過淬體早己今非昔比,一閃便刺進謝木海胸膛。

但收了力度,給他一個小小的懲罰,對二長老道:“今日我不殺他,希望這是最後一次”。

說罷,便走向屋內,此時,二長老抱起徒弟消失……在空中留音道:“日後定不會讓你好過”。

謝凡輕蔑笑了笑,關上屋門,換上一套新衣,去花膳房,取一些花糕,準備看望他的美女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