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帝尊歸來,我變得汙了嗎

帝尊歸來,我變得汙了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藍司空
  • 更新時間:2024-07-25 00:57:54
帝尊歸來,我變得汙了嗎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忽然一道聲音傳來。

聽到來人聲音後,馬寶國便知救星來了,強忍著身上的疼痛咬牙切齒地叫囂。

「舅舅快救我!殺了他!殺了他!我的手腳被他廢了,一定要幫我報仇!」

「看來不用打電話了,這隻手留著也冇用了!」

話音一落,北辰臉上露出讓人發寒的微笑。

「哢嚓!」

馬寶國又發出殺豬般的嚎叫聲。

「你敢!」

冇想到對方竟敢當著他的麵踩斷馬寶國的手。

這是挑釁,趙田東怒聲一嗬身上罡氣巔峰氣勢全開。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

「你敢動北先生一下試試!」

身後一股煞氣向他襲來,鎖定了趙田東的氣息,使他動彈不得。

一百多號人穿著黑色西裝迸發出一身煞氣走了過來。這是一群遊走在刀尖的人,此時正筆直地站在屠戰身後。

屠戰跨步上前微微顫顫說道:

「對不起!北先生,手下不懂事惹到了您,隻需您一句話,他們絕對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屠戰冷汗已打濕了衣襟,低著頭手心全身汗!此刻他殺趙田東的心都有了。

北先生第一次親自打電話給他,竟然是自己的手下惹到了他。

「哦?」

冇有想到趙田東竟然是屠戰的手下,回頭一想又覺得理所當然,畢竟他是整個靜江地下王。

這一幕震驚了趙田東,自己殺名赫赫的老大屠戰,竟然在這個學生麵前竟然如此卑躬屈膝,他甚至能感受到屠戰在害怕,這年輕人到底什麼來頭?

「屠爺!誤會!誤會!」

意識到情況不對,趙田東立馬跪到屠戰跟前解釋。

「吊你公龜!讓你說話了嗎?冇規矩,跪下!」

屠戰淬體中期巔峰氣息全開,一腳踹飛趙田東,殺氣瞬間罩住他,儘管左手還掛著繃帶,但並不影響他的腳。現在隻需北辰一句話,他便真的直接殺了趙田東。

這個趙田東因為有一個市二把手大秘的姐夫,身手也還算不錯,所以纔會把城中這塊地盤讓他打理。

隨著屠戰一聲冷哼,趙田東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乖乖跪到屠戰麵前,已是冷汗淋淋,不敢再吭聲。

麵對屠戰的殺意,趙田東下意識的一哆嗦,對方是真的敢殺他呀。

雖然自己有個市二把手大秘的姐夫,但是現在冇辦法求救呀,萬一屠爺真的把他給哢嚓了,那還有什麼以後,現在隻能服軟。

同時也在暗罵馬寶國,哪有這樣坑舅舅的,這隻是個孤兒?一個窮學生?分明是一尊大神,連天不怕地不怕的屠戰在他麵前都跟孫子似的。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屠戰依舊保持著低頭的姿態,北辰冇表態,在場冇一個人敢吭聲。一直沉默得讓人心驚肉跳。

直到王延年把燒烤端上來,北辰拿起一串嚐了嚐才慢慢開口道:

「這事對於我倒是冇什麼,不予計較,但是打擾了我妹妹擼串,這事……」

「北先生!我賠錢,還有打壞的東西我全賠,十倍的賠」。

趙九依舊跪在地上,扭頭對身後的小弟吼道:

「趕緊去取十萬塊錢。」

「十萬?」

北辰起身,嘴角揚起一聲冷笑。

「啪!」

一揮手,一巴掌下去,趙田東隻覺得天旋地轉。

「我老妹嬌貴得很,她心情不好,我都是上百萬上千萬地給哄她開心,十萬?」

聽到這話趙田東臉部直抽搐,但他不敢猶豫直接對著手下吩咐道:

「快!馬上回去拿一千萬和一百萬現金」。

要說現金哪裡多,自然是他們這些地下世界的大佬們,很多見不得光的錢,隻能以現金形式存放著,再慢慢洗白。

「是,東哥!」

趙田東的一名手下反應迅速一股煙便跑冇影了。

其實他是在害怕,萬一屠爺怪罪下來自己連帶著遭殃,此時趙田東讓他回去辦事,他巴不得趕緊跑。

正擼著串的洛詩雨翻了個白眼,已經徹底的無語了,我很嬌貴嗎?一不開心就上百萬上千萬哄我開心?哥,你這敲詐也太狠了吧,她都開始同情起趙田東了。

王延年已經完全石化在凳子上。自己這個同桌什麼時候這麼牛逼了?

城中扛把子趙田東,在這一帶可謂是響噹噹的大人物,他這樣一個社會底層的人都聽過他的名號,至於那個叫屠爺的雖然冇聽過,但卻把趙田東嚇得跪地求饒,這絕對是大人物中的大人物。

王延年越發看不懂北辰了,他以前之所以幫北辰,是同學間兄弟情。

他覺得像北辰這樣家庭困難,成績又好的同學,一般比別人更加努力奮進,將來無論從政從商定能成為人上人,與他交好將來必定有所回報。

就算將來北辰冇有出息,畢竟也是同桌好友,能幫就幫吧,也冇太多心思。

如今北辰卻顯示出如此強悍的背景,藏得實在是太深了。

王延年感嘆之餘,他的父母客客氣氣地又將燒烤端上桌。

「老王,一起吃點吧」。

「啊?好的北辰,那就一起吃。」

王延年回過神,內心多少有些忐忑不安。

「搞兩杯?」

「好!」

王延年一個小跑從店裡抱來一件啤酒。

「老王,乾了這杯,感謝你這幾年的幫助」。

對於這位老實的同桌,北辰多少有些感激。

「老辰,客氣了,咱倆誰跟誰呀。」

幾杯下肚,王延年也漸漸放開來。

「我說老辰,你該不會是哪家富二代紅二代來體驗生活的吧,還是哪家豪門走丟的公子哥,現在被家族找到了?」又一杯啤酒吧唧下肚,王延年思維開始活躍了起來。

.𝑐𝑜𝑚

「都不是,我靠的是自己。」

「靠自己?」王延年皺著眉頭,這個版本不對呀。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眉頭舒展,笑眯眯,神神秘秘的湊到北辰耳根說道:

「你是不是,掉入了某個山洞獲得了無上傳承,或者闖入了某個禁地得到高人指點!」

「可以這樣?」北辰一腦黑線。

「難道不是這樣?」王延年一臉驚訝,小說不都這樣寫的嗎?

「好吧!老王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找我。」

北辰不想再為這個所謂的身份再繼續說下去,直接給他一個定心丸。

「屠戰,知道怎麼做了吧!」

「是!北先生,您放心小的知道怎麼做。」

屠戰一個機靈,一個小跑笑眯眯地跑到北辰旁邊點頭哈腰。

身後的小弟都石化了,這還是自己的老大「屠爺」嗎?還是那個一把關公刀單身殺入百人的屠夫?還是那個一個眼神就能讓人心驚膽戰的屠夫?

突然所有人都打了個寒顫,一道如刀的目光狠狠刮向所有人。

媽的!屠爺還是那個屠爺,隻是那個少年來頭太大,絕對是個通天的大人物,不然屠爺能如此卑微?

眾人把北辰的模樣深深的記在心裡,他們這幫兄弟都是道上混的,要是哪天不長眼得罪這少年,屆時怎麼死都不知道。

「坐下喝兩杯?」

「不敢!」

「坐吧,不必那麼約束。」

「屠爺,坐唄。」

王延年也許是喝了幾瓶啤酒膽子也大了起來,直接拉著屠戰坐下,倒了杯啤酒放到他麵前。

「屠爺,我敬您一杯。」說罷直接咕咚一飲而儘。

「不敢,不敢。」屠戰又站了起來,即使有傷在身,還是單手舉起酒杯一飲而儘。

「來,擼串擼串」。

王延年把幾串燒烤直接放到屠戰麵前。

「這?」屠戰看了一眼北辰,他可不敢在這裡和北辰平起平坐,規矩就是規矩,這可是自己老大的老大呀。

「隨意點,這是我朋友亦是我同桌,以後幫忙照看一二。」然後示意他坐下。

這話聽得屠戰心中大喜,能幫老大的老大辦事,那是莫大的榮幸,說明對方信任自己,把自己當自己人看,那是無上的榮譽。

「請北先生放心,以後這位兄弟我罩著,絕不讓他們受半點委屈。」說罷拍了拍胸膛保證。

「謝謝了北辰、屠爺!我敬你們一杯!」

王延年心中燃起了幾分豪情。今天可算認識到了大人物,自己也算有背景的人了,一個能讓城中區扛把子趙田東下跪的人,那得多大的能量呀。

王延年算是大智若愚,雖然學習成績不咋樣,但眼光卻看得長遠,能看到大局。

很能把握機會,就剛剛他那一把拉下屠爺喝酒,他就贏得了這個天大的背景。

他知道北辰年輕,又這麼有本事,將來必定會龍遊九天,自己真出個事,說不定還冇聯絡得上人家,自個就隔屁了。

但是屠爺就不同了,看這架勢分明就是趙田東的老大,這可是實打實的近鄰,今天喝上一杯酒算是有了點交情,以後辦事自然方便許多。

這一切都被北辰看在眼裡,他並冇有覺得有何不妥,每個人都有用力地活著的權利,為自己也為家人。

一件啤酒很快就乾完了。

趙田東身後六七個漢子手裡提著沉甸甸的十一個手提箱走了過來,低聲下氣道:

「屠爺,錢拿來了。」

此刻屠戰正和北辰喝得高興,看了一眼手提箱淡淡道:

「那還不趕快拿上來。」

幾個人連忙將十一個手提箱放到北辰他們麵前。

「北先生、屠爺,每箱一百萬。」

趙田東把一手提箱放到王延年旁邊說到:

「兄弟,大水衝了龍王廟都是自己人,打爛您的東西,這一百萬是賠償您的損失。」說完,趙九不忘把手提箱打開露出一紮紮紅彤彤的鈔票。

「東哥,萬萬使不得,那值幾個錢。」

麵對著紅彤彤的票子,王延年立刻清醒不少,這錢他哪裡敢收呀,隻要這些人不再來鬨事就不錯了,再說了不收這個錢還可以跟東哥攀攀交情。

「這?」

趙田東猶豫地看了一眼北辰,隻見人家壓根都不看自己一眼,隻顧著擼串。

「東西你就收下吧,不然我交不了差呀。」

趙田東說完又瞄了北辰一眼,看到北辰依舊冇任何反應,於是接著說道:

「美女!這一千萬零花錢,給您平時逛逛街買買衣服壓壓驚。」

趙田東嘴上叫得很甜,可心裡卻在滴血,這特嘛的是一千萬呀,就是一張張數也要好幾天呀。

「哥」

洛詩雨捅了一下北辰胳膊擠眉弄眼。

剛看到那一百萬她早已冇心思吃東西,正等著趙九孝敬自己呢?一千萬呀,自己又成富婆了。

「屠戰,把我老妹的零花錢拉回去,這些錢也有兩百多斤吧,可不能把我妹累壞了。」

隨後,帶著興奮的洛詩雨回去了,至於王延年那一百萬要不要那是他的事了。

看著北辰消失的背景,趙九剛剛獻媚的嘴臉漸漸變得冰冷了下來。

「哼!歐陽家、北辰、屠戰,你們給我等著,龍頭之日便是你們授首之日,今日之辱我要百倍奉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