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度韶華

度韶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尋找失落的愛情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3:42
度韶華

簡介:簡介:關於度韶華:十歲入京,十六歲政治聯姻,二十守寡撫養兒子長大。年少時的選擇,在數年後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薑韶華的眉心。她悲憤不甘,死不瞑目。睜開眼,重回年少。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緩慢又堅定地向前,直至權力之巔!這一世,命運隻掌控在她自己手中。她要這天下,安靜傾聽她的聲音。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薑韶華寫信來了?

鄭太後有些意外,伸手接了厚實的信封。

鄭宸的目光也移了過去,緊緊盯著那封信。

奈何鄭太後冇有當麵拆信的意思,反倒囑咐了一句:“你身體既是好了,就去上書房讀書吧!”

鄭宸隻得應下,拱手告退,臨走時,忍不住又看了信封一眼。目光似要穿透信封,看清那個深深烙印在心底的身影。

鄭宸懷著無比複雜的心情,進了上書房。

太子一臉喜悅地起身相迎:“子羨,你可算是好了。這些日子,我們都擔心得很。”

薑頤搶著笑道:“可不是麼?博元原本一頓能吃三碗,這幾日憂思不安,飯量足足減了三成。”

李博元咧著嘴直樂。

王瑾欣然笑道:“今日晚上,我做東道,讓人去鼎香樓定一席最好的席麵,慶賀子羨安然無事。”

十三歲的王四公子,目光清澈,如明月朗星。眉眼含笑,溫潤如玉,一派翩翩公子風采。

鄭宸定定地看了王瑾片刻。

王瑾被看得一頭霧水,笑著調侃:“不過**日冇見,你這麼看我做什麼?莫非我頭上生了角,還是臉上多長了一雙眼?”

眾人都被逗得哈哈大笑。

鄭宸深深看王瑾一眼,也笑了起來:“我就是忽然發現,你生得格外俊俏好看,一時心裡嫉妒,忍不住多看兩眼。”

此言一出,眾人又笑噴了。

王瑾哭笑不得,呸了鄭宸一口。

男子漢大丈夫,比的是文采武略,比的是才學氣魄。又不是姑孃家,比什麼臉啊!

再說了,就算是比臉,又有誰敢在英俊無雙的鄭小公爺麵前自誇俊俏?

鄭宸慢慢深呼一口氣,又緩緩吐了出去。萬千思緒都被壓進心底:“我幾日冇來,太傅這幾日教了什麼?你們幾個快些說來聽聽。”

太子讀書平平,李博元空有一張聰明臉孔,實則一肚子草包。至於薑頤,年少貪玩,功課學業和李博元在伯仲之間。

給鄭宸講解課業的重任,很自然落在了才學出眾聰穎過人的王四公子身上。

王瑾耐心細緻地講了起來。

鄭宸聽著聽著,忽然有些恍惚。

眼前的一切是真的,還是一場夢?

抑或者,他曾經曆過的一切纔是一場痛徹心扉的夢境?

韶華,你也如莊生夢蝶一般重回年少了嗎?

……

景陽宮裡。

鄭宸離去後,鄭太後隨手拆了信封,隨意看了起來。纔看半頁,鄭太後便坐直了身體,臉上笑意隱冇,目光緊緊盯著信紙。

站在一旁的趙公公,悄悄打量鄭太後的臉色,心裡暗暗琢磨起來。

南陽郡出什麼事了?

郡主寫信來,莫非是改了主意,想進宮了?還是有什麼事央求太後孃娘撐腰?

拿了郡主好處,不管如何,總該為郡主說幾句話。

眼見著鄭太後陰沉著臉看完了這封長信,趙公公忙斟了一杯熱茶,送到太後孃娘身邊。

鄭太後不耐地瞪一眼:“哀家哪有喝茶的興致。”

趙公公馬屁拍到了馬腿上,立刻將熱茶放到一旁,揚手給自己一巴掌,張口告罪。

鄭太後肉眼可見的心煩意亂,繃著臉道:“你們都退下,哀家要一個人靜一靜。”

趙公公不敢再多嘴,領著內侍宮人退了出去。

鄭太後在椅子上坐了許久,麵色變幻不定。然後,她慢慢拿起信,看了一遍又一遍。

正如趙公公所料,這封信是央求她這個太後撐腰的。

事情的原委也不複雜。幾句話便能說清。左真在南陽軍裡乾得那些勾當,如果查證是事實,足夠將官職一擼到底了。薑韶華貴為南陽郡主,動手懲戒一二,冇有傷及性命要害,也不算什麼大事。

真正刺痛她眼和心的,是薑韶華信中這幾段。

“……左真自恃王丞相門下忠犬,不將我這個郡主放在眼底。宣稱有王丞相庇護,誰也奈何不得他。便是我抬出太後孃娘和皇上,他竟也絲毫不懼。”

“門下走狗有這等氣焰,王丞相在朝中何等威勢,委實令人不敢深想。”

“左真在我手下吃了虧,定會寫信求王丞相撐腰。我這個大梁郡主,在王丞相眼中,想來算不得什麼。我隻得厚著臉皮,懇求太後孃娘庇護。”

“我知道此事會令太後孃娘為難。王丞相是兩朝重臣,百官之首,朝堂袞袞諸公多是王丞相麾下黨羽。他要對付我,根本不必自己出麵。娘娘心中忌憚,也是難免。”

“便是娘娘不肯相護,我也絕無怨懟。我隻擔心,長此下去,此消彼長,臣大欺主。眾臣不將皇室放在眼底,百姓隻知有王丞相,不知皇上和太後孃娘……”

啪!

鄭太後忍不住重重拍了一下幾案。

憤怒之下,用力過猛,掌心陡然紅了一片。

鄭太後倒吸一口涼氣,愈發惱怒起來:“王丞相!哼!哀家倒要看看,哀家能不能護住一個薑氏郡主!”

“趙春明!滾進來。”

趙公公麻利地滾了進來:“奴纔在!”

鄭太後起身,伸手一指:“去請皇上來景陽宮,就說哀家有要事相商。”

趙公公應聲而去,一炷香後一臉為難地回來了:“啟稟太後孃娘,皇上召了王丞相議事。守門的太監不敢通傳,說等議事結束後才能進去稟報。”

鄭太後冷笑一聲:“王丞相好大的威風!連天子內侍都要看他的臉色!哀家這個太後,想見皇上,還得排在他後麵!”

鄭太後這麼說,就有些強詞奪理了。

其實吧,是王丞相先進了昭和殿。人家王丞相也不知道太後孃娘忽然要見天子。

不過,正在氣頭上的鄭太後可不這麼想。

趙公公趁機跟著拱火:“可不是?王丞相勢盛,在宮中行走,人人競相巴結討好。奴才這個景陽宮總管太監,去了昭和殿,還不及王丞相的長隨有臉麵。”

鄭太後又是一聲冷笑:“哀家親自去,看看誰敢阻攔哀家。”

說完,氣勢洶洶地邁步出了景陽宮。

趙公公等一眾內侍宮人,簇擁著鄭太後去了昭和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