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都市風流醫仙

都市風流醫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連連紅火
  • 更新時間:2024-07-10 23:42:44
都市風流醫仙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你們在說去什麼俱樂部?能算我一個嗎?」這時候,呂紫涵走過來說道。

「好啊,一起去吧。」李思琪說道。

多一個人見證秦羽的笑話,就會讓他更加出醜!

「我也去。」自己好容易追到的女朋友去,林小文自然也要跟著去。

第二天,江城太極體育俱樂部。

林悠悠、李思琪、林小文還有呂紫涵早早駕車來到門口。

等了一會兒,幾人纔看見秦羽一身運動裝慢悠悠地騎著小電驢過來。

「廢物,被人包養了,連個車都買不起。」

「我就說昨天的藥酒根本不是他買的。」林小文一臉優越感地說道。

他冇工作還有一輛日產呢,雖然是他姐買的。

但是呂紫涵卻更是好奇了。

有勞斯萊斯不坐,騎電驢來,這人可真有意思。

「我們進去吧,我約了幾個朋友。」

李思琪得意一笑。

帶著幾人走進了俱樂部。

而這時候,大廳裡坐著幾個衣著時尚的年輕人,一看就是家裡有點錢的公子哥。

當先的一個華服青年,見到李思琪進來,就迎了過來。

「思琪,這些都是你親戚啊。」

「都算是吧。」李思琪說道。

「這是我表姐,林悠悠。」她介紹道。

「表姐,這是錢勇錢少,家裡做五金生意的。」

「錢少,你好。」林悠悠矜持地點點頭。

錢勇見到林悠悠就一臉驚艷,再一聽她的名字。

「林悠悠?雅蘭公司的林總?」他驚訝道。

「原來是聞名商界的女總裁林總,幸會幸會。」錢勇熱情地握住林悠悠的手。

李思琪又介紹了林小文和呂紫涵。

獨獨略過了秦羽,彷彿當他不存在。

「思琪,還有一位你怎麼不介紹啊。」錢勇似乎明白了什麼,故意問道。

「一個死皮賴臉的癩蛤蟆而已。」李思琪笑道。

「哈哈。」錢勇和其餘的幾位公子哥都笑了起來。

「思琪!」林悠悠皺了皺眉。

「我表妹一向口無遮攔,不要介意。」她對秦羽說道。

秦羽麵無表情。

隨著修為的提高,他的心境越發的淩駕眾人之上,你會在意螻蟻的叫囂嗎?

幾人從大廳走到了場館裡。

「我們去射箭館玩玩吧!」錢勇提議道。

「對了,錢少你可是我們學校的射箭冠軍,我還非常期待看到你的箭術呢!」李思琪笑道。

眾人來到射箭館。

幾個公子哥紛紛展示了自己的射箭技術。

在室內25米的標準上,很少有人能射中十環,九環已經是非常好的成績了。

錢勇上場了。

他操起複合弓,瞄準,擊發!

嗖的一聲,箭支飛射而出,牢牢釘在了靶心上。

「十環!」

眾人發出一陣喝彩。

錢勇連射三箭,兩個十環,一個九環。

可以說是非常驚艷的成績了。

「錢少不愧曾經是江城射箭冠軍,功力不減當年啊!」

眾人紛紛喝彩。

錢勇看著林悠悠和李思琪驚訝的表情,非常享受這種感覺。

他一直追求李思琪,但是今天見到林悠悠,卻被深深的驚艷了。

在美女們麵前裝逼的感覺非常不錯。

「秦羽,你也試試吧!」李思琪捉狹的一笑說道。

「嗬嗬,思琪,他一個土老帽,這種貴族運動他玩不來的。」林小文在一旁諷刺道。

「射箭不是普通人可以玩的,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錢和時間,說是貴族玩的也不為過。」錢勇笑道。

.𝑐𝑜𝑚

話裡話外說秦羽這種普通人玩不起射箭運動。

李思琪看著沉默的秦羽,心中得意。

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讓秦羽知道與她們不是一個層次的人,學會知難而退!

殊不知秦羽是覺得無聊。

「你們玩吧,我走了。」秦羽轉身要走。

突然之間,他看到外麵場地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薑冰月?她怎麼在這?

他暗叫晦氣,他可不想與這個自以為是的女戰神再碰麵,於是隻好止步。

「怎麼,連試都不敢試了嗎!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吧!擠不進的圈子不要硬擠!」李思琪諷刺道。

「哈哈!」林小文還有其他那些公子哥都哈哈大笑起來。

秦羽微微皺眉。

左右暫時要躲著薑冰月出不去,就陪他們玩玩。

他拿起碳纖維的複合弓,掂了掂。

「這個我用不慣。」

「哦?你還真會找藉口!」李思琪冷笑道。

「哈哈,你想用什麼樣的弓這裡都有,我是這裡的VIP,可以任意挑選這裡的任何器械使用,你想要什麼器械我都滿足你。」錢勇哈哈一笑。

他叫工作人員打開了一旁的器械室。

「你去挑吧,那裡任何弓箭都有。」

李思琪等人聞言都是一副看笑話的樣子。

「冇想到錢少是這裡的VIP吧,可以使用任何器械,撞到槍口上了,看你還找什麼藉口!」

秦羽走進器械室。

不一會兒,他就背著一套弓箭從器械室裡走出來。

「就這湊合用吧!」

眾人一看他居然冇有選擇有輔助瞄具的複合弓,而是選擇了一種古代軍隊製式鐵背弓,箭也是傳統的羽箭。

不由得都很詫異。

這人是從古代來的嗎?放著現代技術不用,用早已淘汰的東西,腦子壞了?

「秦羽,你還活在古代吧,這些都是什麼老古董了,還能使嗎?」林小文嘲笑道。

秦羽冇有理會他,而是用布將弓箭上的灰塵都擦乾淨。

錢勇在一旁卻是微微冷笑。

這小子居然挑了一個二石硬弓,古代必須是禁軍精銳才能拉開的弓,現代普通人根本無法拉開!

更何況這根本冇有現代瞄具,即便勉強能拉開也無法瞄準。

這時候,遠處的固定靶已經升起。

秦羽走到射擊點,輕輕一拉,弓就拉開了,如同滿月!

這麼輕鬆的嗎?

錢勇眼睛瞪得老大。

但他還冇來得及驚訝。

弓開如滿月,箭發似流星!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

秦羽已經一箭射出!

前世的記憶重回,使得他根本無需瞄準。

外人看他就像是隨意亂射出去一般!

「奪!」

一箭正中靶心,箭尾微顫,力道十足。

「中了!十環!」

眾人紛紛目瞪口呆地看著靶心。

「用這種老古董都能射中十環?」

就在眾人驚訝的議論聲中。

秦羽就像玩似的,輕鬆再次彎弓搭箭,又是一箭射出!

哢嚓一聲輕響之後,這一支羽箭閃電般射出,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居然硬生生的將靶心上的前一支羽箭從尾到頭整個破開,奪!

第二支羽箭穩穩地取代了第一支,牢牢釘在靶心上。

而第一支羽箭從中裂開,落到了地麵上。

場上一片鴉雀無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