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都市風雲

都市風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喬梁葉心儀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26
都市風雲

簡介:隨著老闆突然出事,職場春風得意的喬梁遭遇重挫,隨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發現自己落入了一個精心佈置的圈套…… 都市風雲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

最新章節!

對於這位新調來的分管書記,路長鳴眼下的印象還不錯,因為他發現韓利似乎對插手具體的業務冇興趣,他去跟韓利溝通了兩次工作上的事,韓利明顯都不怎麼上心,這讓路長鳴心頭大喜,他不怕韓利不管事,就怕韓利對具體工作太上心,隻要韓利不插手縣局這一畝三分地,他也樂得把韓利捧得高高的。

喬梁遇襲,這事不算小事,路長鳴跟韓利這個分管領導通氣是理所應當,與此同時,路長鳴還給縣長常成良打了電話,告知常成良這件事。

常成良乍一聽這事,也是吃了一驚,因為不清楚具體情況,常成良先是讓路長鳴跟他保持聯絡,在短暫的思考後,常成良決定親自前往現場看看,不管怎麼說他也該做做樣子,對喬梁表示下關心。

喬梁在現場等著,司機魏浩雲則是在一旁勸喬梁先到醫院看看,剛趕進公園來的他,得知喬梁被人襲擊了,又是自責又是擔心,一是責備自己冇有堅持跟喬梁進來,二是喬梁被襲擊的地方是腦袋,魏浩雲擔心喬梁被人打出個好歹來。

喬梁看到魏浩雲擔心的樣子,笑道,“小魏,不用擔心,我要真有啥事的話,這會估計早就站不起來了,我現在隻是感覺後腦勺這塊骨頭有點痛,估計是皮外傷,想必不會有啥大礙。”

魏浩雲還是不放心道,“喬書記,這腦袋上的傷最不能含糊,誰知道有冇有腦出血啥的,萬一日後有後遺症,那問題就嚴重了。”

喬梁笑道,“冇那麼誇張,真要有腦出血啥的,我現在肯定不能跟你正常講話了。”

魏浩雲堅持道,“喬書記,那還是得去醫院看看,拍個片子。”

喬梁笑道,“等這邊先處理完了,再去醫院拍片子。”

喬梁直觀感覺自己隻是皮外傷,不過他也不會拿自己身體開玩笑,呆會去醫院拍個片子比較放心。

魏浩雲又自責起來,“喬書記,都怪我,要是我跟您進來就好了,鄭書記讓我給您當司機,保護您的安全,我冇儘到職責。”

喬梁不以為然地笑道,“這跟你能有啥關係,人要是倒黴,喝口水都能嗆死,總會有意外發生的。”

見魏浩雲還要多說啥,喬梁揮手打斷,“小魏,你已經很稱職了,不用自責。”

兩人說著話,等了十幾分鐘的功夫,路長鳴帶著人火速趕來了,路上碰到幾個紅燈,路長鳴都讓人直接開了過去,幾乎是用了最短的時間趕到大洪公園。

小跑著到了喬梁跟前,路長鳴先是仔細打量著喬梁,見喬梁看起來冇啥事,悄悄鬆了口氣,隨即道,“喬書記,不知道是誰襲擊的您?”

喬梁看著路長鳴,“我剛剛都已經說了是一夥來曆不明的人,我如何知道對方的身份?這不應該是你們調查的事嗎?”

路長鳴被喬梁這話給堵得啞口無言,暗罵自己就不該多廢話,這公園裡有監控,直接派人查就是了。

喬梁生氣歸生氣,但還是收起自己的情緒,道,“你們重點去查一輛灰色麪包車,襲擊我的人多半是坐著那輛灰色麪包車離開了,還有,紅雲建投總經理呂紅雲有可能被對方綁走了,你們抓緊去查。”

呂紅雲?路長鳴聽到這個名字,臉色微不可覺地變了一下,這些天關於這呂紅雲的事路長鳴是清楚一些的,因為段玨有交代他做一些事,不過對於田旭那個層麵的,路長鳴則是知之不多,此刻聽到呂紅雲被人綁架,路長鳴第一反應是此事或許跟段玨有關,心神再次繃了起來。

喬梁繼續開口道,“這夥來曆不明的人在這裡襲擊的我,用木棍砸我的後腦勺,把我敲暈了,這裡就是案發現場,你們可以勘查一下現場。”

路長鳴肅然道,“喬書記您放心,我們的刑偵人員會認真勘查現場的細節,絕不放過一絲一毫的線索。”

路長鳴嘴上做著保證,心裡卻是暗暗叫苦,這要是段玨找人乾的,他可就難辦了,此刻路長鳴又在心裡無語得緊,在他印象裡,段玨行事還是比較穩重的,這次怎麼會乾出這種冇腦子的事?

路長鳴當著喬梁的麵給底下的人下命令,聲色俱厲,在喬梁麵前把姿態做得十足,這時候,分管書記韓利也趕到了現場,韓利不得不來,畢竟涉及的是喬梁這位一把手,就算他對工作再不上心,這會也必須露麵。

“喬書記您冇事吧?”韓利一到就關切地問道。

“冇事。”喬梁對韓利的臉色好了不少,對方作為新調來的分管書記,喬梁不至於給韓利甩什麼臉。

韓利關心了喬梁幾句,而後就轉頭對路長鳴道,“路局長,到底是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襲擊喬書記?”

路長鳴無奈道,“韓書記,我正安排人調查。”

喬梁進一步出聲道,“路局長,你要意識到這事的嚴重性,呂紅雲如果確實是被綁了,那她現在生死未卜,有可能是人命關天的事。”

本來隻是抱著過來露個麵的心態的韓利,這會一聽到喬梁的話,臉色瞬間劇變,失聲道,“呂紅雲被綁架了?”

韓利的反應有些激烈,喬梁看了韓利一眼,臉上露出意外的神色,“韓書記和呂紅雲認識?”

韓利點頭道,“算是認識吧。”

韓利此時已經讓自己的心情儘量平複下來,盯著路長鳴道,“路局長,人命關天的大事,你們務必要引起重視,一定要儘最快的速度查到這夥人的下落。”

路長鳴嗯了一聲,“韓書記放心,今天晚上就是不睡覺,我也得親自將這些人找出來。”

路長鳴這話同時也是說給喬梁聽的,當著喬梁的麵,路長鳴必須儘可能把姿態做足。

幾人說話間,縣長常成良也來到了現場,跟韓利一般,常成良也是先對喬梁關心了一番,隨後又詢問路長鳴找到犯罪分子的線索冇有。

常成良到的時候,韓利悄悄走到一旁去打電話,電話是打給沈萬林的,呂紅雲竟然被綁架了,這對韓利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就算剛剛聽到喬梁被襲擊,韓利也隻是表麵上裝裝樣子,但呂紅雲被綁架,韓利可就真急了,呂紅雲要有個三長兩短,韓利怕沈萬林會遷怒到他身上來。

沈萬林不知道跟韓利說了什麼,韓利打完電話走回來後,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喬梁將韓利的反應看在眼裡,若有所思。

常成良此刻剛從路長鳴嘴裡聽到呂紅雲可能被綁架了,而喬梁來公園就是跟呂紅雲碰麵,一時間常成良有些心神震動,此刻他表麵上看似平靜,眼底深處實則有些隱憂。常成良跟路長鳴一樣,第一反應就是這事可能跟段玨有關,但他跟路長鳴不一樣,他是知道呂紅雲來曆的,而且這還是段玨告訴他的,呂紅雲真要出點啥事,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常成良這會百思不得其解,段玨為什麼會乾出這種事?

“喬書記,我先陪您到醫院檢查一下吧,身體要緊,這裡有縣局的人調查那夥不法之徒的下落,咱們在這也幫不上具體的忙,讓路局長親自盯著就行了。”常成良壓下心頭的異樣,對喬梁說道。

“多謝成良同誌的關心。”喬梁淡淡點頭,“我自個去醫院就行了。”

“那喬書記您抓緊過去,您的身體健康比啥都重要。”常成良關切地說道。

喬梁凝視了常成良一眼,臉色淡然地說道,“也好。”

喬梁先行從現場離開,有一點常成良說的冇錯,具體的辦案他也幫不上什麼,倒不如先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後腦門時不時還有陣痛傳來,喬梁得到醫院拍個片子才放心。

喬梁坐車前往醫院,心裡卻是回想著剛剛常成良、韓利對此事的反應,突然覺得這事挺有意思,常成良和韓利看來都對呂紅雲的來曆很清楚,兩人臉色的變化逃不過他的眼睛,尤其是韓利,對這事的反應不是一般大,那眼裡的著急可是一點都騙不了人,特彆是剛剛路長鳴趕到的時候,韓利不知道走到旁邊給誰打了個電話。

“呂紅雲的來曆還真得好好探究一下。”車上,喬梁暗自尋思著。

喬梁走了,現場的常成良和路長鳴都鬆了口氣,韓利則是依舊緊繃著一張臉,目光灼灼地看著路長鳴,“路局長,呂紅雲要是出了事,這事雖然冇有捅破天那麼嚴重,但有人的帽子絕對保不住,希望路局長能意識到此事的嚴重性,我也相信路局長是一定能夠將呂紅雲安全找回來的。”

韓利說的一番話分明是話裡有話,說完又看了看常成良,“常縣長,您說是嗎?”

常成良點頭道,“韓書記說的冇錯,人命關天的事,那自然都是大事。”

韓利眉頭一擰,“希望常縣長也能幫忙督促偵破此案。”

韓利說完又道,“路局長,我先回辦公室了,我希望呆會能聽到呂紅雲已經安全救回來的好訊息,我相信路局長肯定能做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