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廢材又怎樣?我鍛體成聖!

廢材又怎樣?我鍛體成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恬恬還是有點甜
  • 更新時間:2024-07-10 23:43:08
廢材又怎樣?我鍛體成聖!

簡介:21世紀特種兵令九安,因為情報泄露,執行任務失敗,為了幫同伴逃離,用性命斷後,一命換恐怖組織小分隊覆滅。醒來後穿越到陳州星火城令家最冇用的嫡五小姐身上。家族分支的小姐們都比她待遇好,因為她是家族的恥辱,誰知就這樣一個廢柴,既無絕世容貌,又冇有修煉天賦,卻吸引來天元大陸頂級宗門的少宗主,簡直荒謬至極。s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回到了令家,剛踏入家門,令久安便被單獨召喚至令家大堂。

大堂內,氣氛凝重而莊嚴,除了家主令長風外,還坐著幾位令家的長老,他們的眼神中或帶著審視,或藏著好奇。

令長風和令久安剛到,嵐夫人便踏著輕盈的步伐姍姍來遲,臉上掛著溫婉的笑容,彷彿春風拂麵。

「久安回來了?秘境試煉辛苦了,聽說你試煉得了第一,可真是給我令家長臉呢!」

她的話語聽起來滿是欣慰與驕傲,彷彿真心為令久安的成就感到開心。

然而,令久安隻是淡淡一笑,那笑容裡藏著幾分疏離與淡然。

「夫人言重了,我隻是儘力而為。」

她的語氣平靜,冇有絲毫得意之色。

嵐夫人在令長風身旁優雅地坐下,目光不時掃向令久安,似乎在探究她內心的真實想法。

令長風看著令久安,神色複雜,眼中閃過一抹難以言喻的情緒。

「我要你取金鳳靈獸的羽毛,你拿到了嗎?」

令長風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威嚴。

令久安聞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她好整以暇地看著令長風。

「這些年,令家並未養我一日。要我為令家辦事,是不是得給出相對等的條件?」

令長風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他冇想到令久安會如此直接地與他談條件。

他瞪大眼睛,語氣中帶著幾分怒意。

「你是在和你父親談條件嗎?」

嵐夫人看了一眼令久安,眼裡閃過一絲冷意,但隨即又換上了那副溫婉的麵具。

「家主,久安這些年都被扔在後山,心裡委屈也是正常!她也隻是想為自己爭取一些應有的權益罷了。」

她的聲音柔和,卻暗藏鋒芒。

聽到這話,令長風深吸一口氣,努力平復內心的波動。

他凝視著令久安,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情緒。

「說吧,你要什麼?」

他的聲音中帶著幾分無奈與妥協,顯然已經做好了讓步的準備。

嵐夫人顯然冇想到令長風會真的讓步,她的臉色微微一變,彷彿一朵盛開的花朵突然遭遇了寒風的侵襲。

然而,她畢竟是令家執掌中饋的人,多年的修養讓她迅速恢復了鎮定,隻是死死掐住了手心,不讓自己的失態顯露分毫。

她心中暗自感嘆,令久安這次拔得頭籌,的確是讓她在令家的地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令久安看著嵐夫人的微妙變化,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那笑容裡藏著幾分戲謔和從容。

「父親覺得,該給女兒什麼好呢?」

令長風眯了眯眼睛,他深深地看了令久安一眼,似乎在權衡著什麼。

片刻之後,他緩緩開口。

「兩件極品法寶,兩瓶極品丹藥,夠了嗎?」

他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帶著一種不容拒絕的威嚴。

對於這個女兒,他到底是心有愧疚。

令久安聞言,勾了勾唇,那笑容裡藏著幾分滿意和玩味。

「父親爽快。」

她輕聲讚嘆道,隨後從儲物袋裡拿出金鳳靈獸的羽毛,輕輕地放到了令長風麵前。

𝘀𝘁𝗼𝟱𝟱.𝗰𝗼𝗺

「你們要的東西。」

她的動作優雅而從容,彷彿隻是在交付一件普通的物品。

令長風看著還泛著光澤的羽毛,眼中閃過一絲滿意的光芒。

他撥出一口氣,似乎是在釋放內心的激動和喜悅。

「你這次試煉拔得頭籌,為家族爭光,可想要什麼獎勵?」

令久安神色從容,她的目光平靜而深邃,彷彿能洞察人心。

「試煉第一的獎勵,我已經拿到了。」

嵐夫人見狀,眼中閃過一絲算計的光芒,卻再次裝模作樣地開口,聲音柔和而充滿慈愛。

「久安這次拔得頭籌,確實是該好好嘉獎。隻不過,久澤和久晞的名次也不錯,他們也是家族的一份子,不如就讓他們沾沾久安的光,辦一場盛大的宴會吧?這樣既能慶祝久安的勝利,也能鼓舞家族中的其他年輕人。」

令長風聞言,皺了皺眉頭,似乎在思考這個提議的可行性。

片刻之後,他緩緩點頭。

「也好。這樣既能表彰久安的成就,也能激勵家族中的其他人。」

隨後,他看了一眼令久安,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你可有什麼想法或者建議?」

令久安神色淡漠。

她輕輕搖了搖頭。

「我都可以。」

看著她這副無所謂的模樣,嵐夫人眼裡閃過一絲冷意。

她明白,令久安並不在乎這場宴會,也不在乎家族中的名利和地位。

這種超然的態度讓她感到不安,也讓她更加警惕。

令長風也看出了令久安對這次宴會的無所謂態度,他索性看向了嵐夫人,聲音中帶著幾分不容置疑的威嚴。

「這件事,你去安排吧!記得要辦得隆重一些,讓家族中的人都能感受到我們的喜悅和驕傲。」

嵐夫人聞言,心中雖然有些不甘和嫉妒,但她還是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

「是,家主。我一定會儘心儘力地安排好這場宴會,讓家族中的人都能為久安的成就而歡慶。」

她的聲音雖然柔和,但其中卻隱藏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

隨後,令久安朝著令長風微微拱了拱手,動作中透露出一種不卑不亢的從容與淡然。

「如果冇有什麼事,我先走了。」

令長風揮了揮手,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他深深地看了令久安一眼,似乎在試圖從這個女兒身上看出些什麼。

「去吧!」

他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威嚴與無奈。

他原本還可以說這個女兒是個廢物,目無尊長,可如今,他要是再說什麼,隻怕令家的長老們都坐不住了。

令久安轉身離去,她的背影挺拔而孤傲,透露出一種超乎常人的自信與從容。

她不再是那個被家族遺棄的廢物,而是成為了令家不可忽視的存在。

令長風看著令久安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他心中既有欣慰也有無奈,欣慰的是令久安終於展現出了自己的價值,無奈的是自己和令久安的父母之情,幾乎是消磨殆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