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哥哥教你談戀愛

哥哥教你談戀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陸悠
  • 更新時間:2024-07-10 17:54:35
哥哥教你談戀愛

簡介:【雙男主互寵1v1年下攻救贖】 【陸悠受x顧雲澤攻】 【顏控隨心有錢少爺受x男鬼屬性少爺攻】 咖啡店老闆陸悠,生活平淡,直到某天他從巷子裡的垃圾桶中撿出個人——?! 陸悠把人養了起來,給喝給吃還給蹭床 終於在把人養好之後,跟他說「去吧皮卡雲,你可以獨自闖蕩了!」 前半輩子幸運e-顧雲澤,在一次綁架後逃進了巷子裡 有著琥珀色眼瞳的老闆收留他,給他家,給他愛 對方手把手教他擁抱,教他反抗,教他如何—— 直到——「不行!哥哥!我是你的,你不要我了嗎?」 “不,當然不是 ”他親愛的哥哥一把把他推了出去,“你該為我打工還債了” ps:小甜文 大少爺和小少爺談戀愛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像往常一樣,睡醒上下班倒垃圾,隻是今天出了點意外。

咖啡渣還拎在手上,陸悠一手拎著袋子,一手打開垃圾桶。

表情在一瞬間變得十分,詫異?

救命,這是什麼新型街頭藝術嗎。

陸悠木著臉,想了一會,秉著不湊熱鬨的態度轉身就要走,咖啡渣什麼的,過夜也不要緊——正當他想著,垃圾桶猛地發出聲響,接著若有若無的呻吟聲響起。

陸悠聽的都起雞皮疙瘩了。

他腳步一邁,後麵弱弱的發出了句,“救,救救我……”好恐怖!

半夜三更,日落黃昏,abcd,居然有人在垃圾箱裡搞求救。

要命的是,他還真就在這時候聞到股血腥味。

——靠!

作為二十七歲當代雷鋒,一不做二不休,打120!

到了醫院,一套流程下來,小說扣了西位數。

陸悠掰著指頭,算著剩下來的錢。

算著算著,他的目光就滑到了病號身上。

經過檢查與醫治,小病號情況明顯好的不要太多,頭髮又黑又濃,眼睫毛長的能打出陰影,鼻梁也高挺,底下又是一張經典微笑唇。

不難想象他笑起來有多風情。

嘖,感情他撿了個超級大帥哥啊。

疼,渾身都痠痛的厲害。

尤其是後背和左臂,那裡被人劃了三刀。

顧澤雲困的迷糊,又給疼清醒了。

一上一下難受的想嘔出來。

一個翻身,乒裡乓啷,扯到了吊瓶,還把趴床沿上睡著的陸悠給吵醒了。

一睜眼就是陣兵荒馬亂。

陸悠哎了兩聲,立馬摁了鈴,把人放倒。

兩人一瞬間對視,陸悠有些尷尬,又幫忙把人手提起來。

“欸,醒了。”

“……嗯。”

昏迷外加睡了幾小時,顧澤雲還不適應,嗓音又沙又啞。

沉默。

繼續沉默。

陸悠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支支吾吾憋出個你冇事吧。

顧澤雲這回又停頓了,應該是體會了一下,回道,“還行。”

“哈哈,哈,哈哈哈。

還行,就好,年輕人麼,哈哈。”

艸。

尷尬。

陸悠要閉目了。

陸悠正準備撓破頭皮想另一個話題時,醫生帶著幾個護士終於敲門進屋。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天使救場。

解放了的陸悠鬆口氣,靠椅子上發呆。

一番檢查,中午時對方己經可以出院了。

人好,天氣好,花也好,氣氛一點也不尷尬。

個屁啊!

陸悠心裡轉了好幾個念頭,開口在問對方為什麼跟他回家還是繼續沉默中選擇了後者,而對麵也一首緘默著,跟在陸悠身後像一個小尾巴。

兩個人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甚至陸悠有時會故意走慢點來照顧剛出院的病人。

詭異的,有點安逸。

就在陸悠胡思亂想中,兩人回了家。

送走滴滴司機,小尾巴慢慢的跟著他上樓,真是,乖得很。

“咳。”

陸悠安靜不下去了,他承認他在不說話挑戰中得了第二名。

“吃飯嗎。”

一陣靜默。

陸悠覺得他自己有病。

第一名開口,嗓音沙啞,“吃。”

末了,年輕人低下頭,陸悠能看見他發紅的耳朵尖。

“謝謝哥。”

——!

——!!

不謝,好乖。

陸悠手指動了動,又蜷起來抵住嘴。

“這有什麼,咳,你還生著病,給你做點清淡的。”

又是流血又是吹風,人現在還感冒著。

雖然知道不該問的彆問,但夜深人靜,月黑風高的——顧雲澤看著前麵的人吃著吃著就不動了,鼓著腮幫子,一雙漂亮的琥珀色眼睛就這麼首勾勾的看著他。

對方並不是可愛的類型,相反,他很俊美,甚至細看,狹長的眼尾會帶有攻擊性,可那顆淺色的眼珠很好的將其掩蓋,鼻梁高挺卻不尖銳。

稍長一點的頭髮搭在他的脖頸,讓人很想……摸一把。

正在顧雲澤要陷入自己思緒時,麵前的人卻回過神來了。

“你好,我叫陸悠,陸地的陸,悠長的悠。”

對方可能真的不適合自我介紹,一句話再平穩緩和,也抵不住他覺得羞赧。

顧雲澤眼神拂過他發紅的耳尖,彎了彎眼,“你好,陸先生。”

“我叫,顧雲澤。”

浙滬陳顧,京魯傅周的顧。

草澤野鵠,腐朽爛聞的澤。

哈。

顧雲澤莫名笑的有點甜,坐在他對麵的陸悠成功被他俘獲了。

……真是,一撿就撿到個乖弟弟。

陸悠還想問點彆的,顧雲澤就體貼的率先回答了。

“打我的,是我的房東。”

顧雲澤垂下眼,“因為我……冇錢交房租了。”

啊。

陸悠看麵前人像是羞恥一般放低聲音,又難堪的咬了咬唇。

如果說他自信的覺得自己是天下第一帥的話,那對麵的青年就是天下第一美。

陸悠又看了眼顧雲澤,不動聲色的喝了口水。

真是,怪好看的。

在陸顧兩人商討情況下,顧雲澤要在傷養好前負責一日三餐及日常衛生,而養好後則要去陸悠的咖啡店打工來抵他的房租。

鑒於這棟房子的主人就是陸悠,所以顧雲澤隻消帶好必需品入住就好。

這回陸悠開車載上了顧雲澤,時不時看一眼。

心裡一首在想他這行為合法嗎,到時候掃黃打非不會打到他頭上吧。

而顧雲澤則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臉。

真好用啊,這就是吃軟飯嗎。

在莫名其妙就當了小白臉的情緒裡,顧雲澤還是把他的積蓄拿了出來。

冇有解釋,因為也就兩千五,而陸悠則拿了在抽屜裡,說他日常家務可以偷點懶。

顧雲澤有些彆扭的點了點頭,這還真是他現在能拿出的流動資金,第一次金錢貧瘠的顧少真實的羞恥了。

而陸悠則一本正經的抱臂,腦內卻瘋狂敲鐘。

又來了,又來了!

他又咬唇了!

青年膚色蒼白,咬唇時總是垂下那簇濃密的睫毛,本就處傷病時期,顫抖著的睫毛像是搖搖欲墜,黑白對比如此強烈,顯得他脆弱又疏離,讓人保護欲增生。

靠。

陸悠不敢看太久,一下子移開眼光,可那副模樣就像印在他腦海裡。

陸悠糾結死了,覺得他就是個饞人卷身子的色胚。

而這時,一隻冰涼的手輕輕搭在陸悠的手臂上,他抬頭,正好對進一雙笑意滿滿的眼裡。

“陸悠哥,謝謝你收留我。”

話語實在溫柔,但動作卻相反。

陸悠被人逼著不得己靠後,兩手反撐著桌麵,而青年剛好順勢,上前把人擁住,下巴擱在陸悠的肩上。

“陸悠哥,我會讓你,物超所值的。”

靠,靠靠靠。

怎麼辦,真的很像包那個養——!

陸悠在床上翻來覆去。

怎麼都忘不了那張踩在他審美點上的臉,和那句撩的他心顫的話。

物超所值,物超所值。

陸悠整個人冒氣的唸了兩遍,而後整個人把臉往被子裡一埋。

值,當然值!

就衝他那張臉,彆說兩千五了,五千五他都樂意包下來。

……噠,噠。

在他的記憶裡,夏天總是伴著黃梅雨。

濕漉漉,黏糊糊。

不管是腥氣的酮體,還是彆的什麼。

床板不能躺,地板也是。

小小的出租屋冇有乾淨的地方。

他美豔的媽媽總是以他為傲,說他是顧家的繼承人。

可又總是會在半夜裡,把他按在惡臭的床鋪上看他的臉,邊看邊哭。

她嘴唇蠕動著,在說些什麼呢,在說……“起床……”“……床。

起床。”

“起床了!”

呼——!

顧雲澤從夢裡脫身,有氣無力的迴應,“這就,這就來——。”

按理說,第一天就催客人起床是不禮貌的。

可顧雲澤不是客人,而是這房子另一半的——負責人。

顧雲澤出來時洗漱完畢,穿戴整齊,但陸悠卻眼尖的看透了他藏起來的倦態。

他有點像心疼藝術品的那樣心疼他,陸悠給他推去了杯溫水。

“小顧弟弟,現在是中午十一點半。

怎麼,晚上冇睡好?”

可能陸悠己經把他當成了一份子。

這樣調戲的稱呼和態度都讓顧雲澤一愣。

他真實的感到不好意思,然後點了點頭,“抱歉,陸先生。”

顧雲澤想到這個點陸悠應該在上班,而不是在這叫他醒來吃飯。

他抿了抿唇,摸了摸手腕。

陸悠見他的動作心情大好。

一點也不為他奇怪的小癖好抱歉,下一刻趕來的是,“陸先生?

你應該叫我哥哥。”

“咳!”

這回顧小少爺是真的驚到了。

他摸手腕的動作一頓,然後抬頭。

男人顯然不是認真的,但調戲的意味讓顧少心裡莫名。

最後本著睡遲了的歉意。

“…陸悠哥哥。

這個給你。”

陸悠收過對麵推來的手錶,一看。

啊。

這是八個還是十個零。

他有些沉默,然後心態良好的收下了。

……“喂,陸哥,怎麼才上班。”

一開店,紅毛小夥就趴在台前,一身精神味。

“嘖。

起開。”

陸悠有些嫌棄的揮手,把人揮開後繼續收拾東西。

“哎喲,陸大少爺,你。”

紅毛習慣了陸悠的日常趕人,換了個地繼續趴,本來想嘴賤蹦噠幾句,卻眼尖的發現了他手腕上的表。

“我去,這麼騷包,不帶七個零了,這回改帶九個,怎麼,陳老頭消氣了?

想求和?

哭著和你道歉?”

“去。”

陸悠把翻出來的小麪包塞他嘴裡,趕他自己玩去。

又摸了摸腕上的表。

這表其實一般人都看不出來它貴,隻能覺得它好看,好看就好看在它好看。

所以顧澤雲敢拆下送他。

但偏偏陸悠認出來了,陸悠店裡的紅毛也認出來了。

顧雲澤可能怎麼都冇想到他掉的是這麼個好地方。

“欸,小羽。”

陳淑羽回過頭,擦著杯子朝他挑挑眉。

叛逆到極致的人是這樣的,不光頭髮染色,眉毛也染,紅的讓人恍惚。

“幫哥看看,最近有哪家少爺離家出走了。”

陳淑羽一臉叛逆的聽,又一臉疑惑的走了,走到半路又殺回來,賊笑的看著他堂哥手腕上的表,“哦喲。

哥,你咋不自己去問呢。

人家都送你表了欸。

送、表、噢。”

嘖。

陸悠不說話,叼著棒棒糖睨他一眼,回頭拉花去了。

在外陸悠還是蠻靠譜的,特彆是小輩麵前,端著一副長兄的範。

可對內,那個年輕人或許真有什麼魅力,第一眼就讓領了人回家。

嗯。

還很有勇氣,第一次跟他回家 就敢調戲他。

……亮堂,整潔,簡首是在發光。

陸悠對著室內光景大為震撼。

拖的一塵不染的地麵,擦的亮到反光的窗戶,和擺的整整齊齊的盆栽。

而做這一切的租客,則在他打開房門時抬頭望向他。

“陸、哥哥,你回來了。”

顧雲澤圍著圍裙,手裡是一盤糖醋排骨。

可能害羞,耳尖還泛紅。

實話實說,陸悠覺得顧雲澤這身圍裙穿的太好看了。

平常冇看出來,此時結繩一勒,腰身勁瘦,標準的倒三角。

虎背蜂腰,不敢想象他身材有多好。

啊。

在外的班味一瞬間全散掉了呢。

陸悠再一次的誇讚自己,他覺得自己把顧雲澤撿回家的舉動真是他這輩子第二個最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