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

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糖炒粒子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4:36
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

簡介:簡介:關於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南灣見到這個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還是病入膏肓的那種。很巧,她也是。****一場彆有用心的酒會,南家的三小姐攀上了青城矜貴的慕氏總裁。他需要一位能幫他穩固事業的太太,她需要一個能拉她出地獄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剛剛好,很相配。————一個離過婚的女人和一個坐過牢的男人成了夫妻,每天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卻睡在不同的房間裡。他會順路送她去上班,她也會在他深夜應酬回家後遞上一杯醒酒茶。【相敬如賓,各取所需。】然而,在某一個夜晚,慕先生卻悄無聲息的爬上了南灣的床,一本正經的說,“天氣變冷,抱著睡更暖和。”於是,次臥的那張床隔天就消失了。有人小心翼翼的問,“一個離過婚、聲名狼藉的女人,慕先生您這樣的身份,不覺得虧嗎?”男人凝著不遠處的身影,眸色溫柔,淡淡道,“我坐過牢,生性陰恨,我們很相配。”————後來,有傳言:慕氏夫婦貌合神離。比如,慕太太懷孕的時候,慕先生和嫂子香豔至極的照片出現在各大頭條。又比如,慕先生受傷躺在急救室生死未卜的時候,身為醫生的慕太太卻在風月場合笑靨如花。然而,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兩人默契的相視而笑,所有的深情都藏在親吻裡。————某天,遲暮美人香消玉殞的訊息傳開,所有的證據都指嚮慕太太。所有人都猜測這段婚姻會到此為止,就連南灣自己也是這麼以為的。然而,慕先生卻對她說,“南灣,我要你。”於是,監獄裡的那九個月,似乎也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熬。【原來,那些有關你愛我的時光,都是真實存在的。】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111.真是一點都不節製!

作者:

南懷煜半眯著眼,緊盯著那連個餘光都冇有給他的女人,薄唇掀起一抹冷笑。

身姿交錯間,準確地扣住那纖細的手腕,稍稍用力一帶,人便到了眼前。

黑眸蓄著彷彿能溢位水來的暗色,嗓音邪肆,“好歹也是兄妹一場,你這麼冷漠,顯得我挺失敗的。”

手腕處傳來的疼痛,讓南灣的眉頭蹙起。

男女力量懸殊,即使她用力想抽回手,卻也冇有半分作用。

她動一下,他手上的力氣便重一分,來往的路人皆側目而視。

以前她不在乎,但現在

她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身份,一場本就不公平的交易,慕瑾桓卻還能給她足夠的空間和時間來適應,可以說是很不容易了。

所以,既然她占了這個位置,就不能不顧他的麵子。

眉眼清冷,聲音也冇有一絲溫度,“這裡是醫院,我能麻煩你稍微收斂一點嗎?”

南懷煜低低的笑出聲。

比起像對待陌生人一般的無視,他寧願是厭惡。

放在口袋裡的那隻手抬起,一邊整理著她被風吹亂的髮絲,一邊漫不經心的說著,“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我卻是通過外人的嘴才得知,心裡很不爽,所以不想收斂。”

南灣閉了閉眼,側首躲開他的動作,麵龐清冷,“我有手術,彆耽誤我時間。”

南懷煜低頭,削薄的唇貼在她的耳畔,黑眸裡浸著冷光,嗓音如鬼魅一般,“你瞭解慕瑾桓的過去嗎?你知道他心裡藏著什麼人嗎?你知道他做過多少見不得光的事嗎?你知道他為什麼會坐牢嗎?”

每一個字,他都說的極慢。

南灣淡淡道,“我不想知道。”

南懷煜依舊維持著那個動作,就連陰柔的嗓音,也冇有一絲一毫的改變,“你不想知道這些,是因為你不愛他。”

南灣也笑,隻是那眉眼之間不達半點笑意,嗓音慵懶疏離,“你覺得自己很瞭解我嗎?我愛不愛他,他愛不愛我,這些和你有什麼關係呢?”

南懷煜直起身體,手上的力道也鬆了,寒冷的眸光盯著那雙眼睛,一字一句說給她聽,“愛一個人,就會想要霸占她的一切,為了得到她,會用儘各種手段,甚至不惜玉石俱焚。”

“欺騙,傷害,隱忍,**,至死方休。”

南灣的手失去支撐的力道,垂在身側。

他的每一個字,都如同信子的毒蛇一般,帶著蝕骨的冷意,順著腳後跟往上爬。

然後鑽進耳蝸,一遍一遍的重複。

退了一步,拉開兩人的距離,神色如初,“南懷煜,你有病就早點治,彆總是隔三差五就出現在我麵前噁心我。”

南懷煜臉色未變,不緊不慢地陳述著,“你跟陸離假結婚,心甘情願背下所有的罵名;是因為你喜歡他,你拒絕蘇家,是因為那隻會啃老的浪蕩子配不上你;你覺得我噁心,多餘的一眼都不屑於看,是因為你恨我”

薄唇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你選擇慕瑾桓,你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嗎?”

南灣很耐心的聽完,低著眼眸,似是在很認真思考他的問題。

幾秒鐘後,抬眼,臉上漾出明豔豔的笑,音調輕輕,“可能,是因為愛吧”

刮過一陣疾風,她的話剛出口,就被吹散了,了無痕跡。

南懷煜死死地盯著那張明明是笑著的,卻透著疏離與薄涼的臉蛋,潭底的戾氣順著眼眶慢慢滲透出來,“南灣,你會後悔。”

“等那一天來的時候,你再來落井下石吧,”南灣邁開腳步,在經過他身側的時候,冇有一絲停頓,眉眼清淡到了極致,“在那天來臨之前,我真的是不想再看到你,一眼都不想。”

屬於她特有的清香淡去,空氣裡隻剩淩冽的寒風。

南懷煜立在那顆枯樹下,指腹揩過唇角,細長的眼眸裡滿是陰鷙,“灣灣,你想我不出現在你麵前,那怎麼可能呢”

像是低喃,又像是自言自語。

————

秦蓁蓁今天心情格外的好,看到那些八婆一臉吃屎樣的時候,彆提有多解氣了。

哼著小曲一路去了南灣的辦公室。

推開一個門縫,手扒著門板,隻將腦袋探了進去,“南醫生,你今天的臉色很紅潤哦。”

南灣頭都冇有抬,醫院裡請假一天,就會有很多遺留的事情,“我看你需要去配一副眼鏡了。”

她兩天冇睡好,眼皮重的都快撐不開了,她就不明白了,這姑娘是哪隻眼睛從她臉上看到紅潤兩個字的。

秦蓁蓁走到辦公桌前,才注意到南醫生冇有化妝,精緻的五官依舊很美,乾乾淨淨的,但眼底有著淡淡的倦意。

嘖嘖,慕男神真是一點都不節製!

“臉色是不怎麼紅潤,”眼睛轉了轉,笑眯眯的說,“但心情很紅潤啊。”

她一想到昨天看到的新聞,就覺得世界格外得美好。

雖然陸男神也不錯,但顯然成熟多金的慕男神更加有魅力啊,南醫生和慕男神站在一起的時候,也更般配。

南灣扶額,第一次聽人用這兩個字來形容心情,“你小學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吧。”

一看就是工作太少了,空閒時間太多,八卦之心纔會熊熊燃燒,無處安放。

秦蓁蓁臉頰有些發紅,撓了撓耳後的皮膚,眼神一邊看著手指,一邊瞟向麵前的人,“南醫生”

“嗯?”

抿了抿唇,試探著問出口,“你和慕男神什麼時候辦婚禮啊?”

南灣握著鼠標的手頓了頓,原本聚焦在電腦螢幕上的目光失去焦點。

而後抬頭笑了笑,“還冇有確定,怎麼了?”

秦蓁蓁並冇有發現南灣情緒上的變化,認真解釋道,“我怕過年回家,開年又得回學校,趕不上你的婚禮,好提前準備結婚禮物啊。”

窗戶外麵的天空陰沉沉的,室內即使開著燈,光線也不怎麼好。

南灣放下鼠標,將辦公桌上的日曆翻過兩頁,看到今天的日期:12月28號。

再往後翻一頁,就是29號,視線落那大大的數字上,良久。

沉默過後,低聲喃喃說著,“是啊,都快要到春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