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仙俠 >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謝德音周戈淵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謝德音周戈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仙俠
  • 作者:謝德音陸元昌
  • 更新時間:2024-07-10 23:43:02
將門王妃攝政王掌中嬌太魅謝德音周戈淵

簡介: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周戈淵看著她眉梢眼底的風情,柔媚綽約之態,隻覺得心底的慾望洶湧而起。

他扣住她作亂的手,俯身而上,居高臨下的望著她,眼中眸色深濃。

“《左傳.昭公》篇有道:夫有尤物,足以移人。你這般勾引,莫非想移了本王的心性?”他聲音啞得厲害。

謝德音卻不答,抬起雙臂,搭在周戈淵的肩頭,星眸挑起一絲婉媚,漾著半透明的水色,不經意間,媚的氤氳透骨。

反問:“那,我是尤物嗎?”

周戈淵抬手便撩開了她的衣襟,聲音暗啞低沉道:“憑你是什麼尤物,又能奈本王何!”

好一會,謝德音將他推開,似嗔似怪道:

“王爺自顧自己快活,不管他人死活。我餓了,從早上出門到這會兒,我可是滴水未進呢。”

謝德音此時肚子也應景的咕嚕了兩聲,周戈淵有些掃興,他的午飯也冇用,剛纔已經囑咐了廚房準備了膳食。

他起身,將衣袍整理好,側頭望向她。

“餓了便起來,廚房都備好了。”

“謝王爺。”

一說有吃的,倒笑的歡快。

周戈淵看她將肚兜繫好,整理著衣衫。他背過身去,去了後頭的淨室。

謝德音見他再出來時,脖頸上有水汽,也換了衣衫,想來是在裡麵用冷水清醒了會兒,謝德音隻垂首抿唇低笑。

他曾說過,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可是他忘了還有另一句:偷不如偷不著。

若是回回都讓他輕易得了去,還談何上心。

謝德音隨著他去了外間的書房,已經有侍婢在擺膳了,進來的時候冇覺得,此時看了一圈,隻覺得這書房猶如周戈淵的人一般冷硬。

觸目所及大多是兵家書冊典籍,牆上掛著的也是各處行軍輿圖,鎧甲放在正顯眼的地方,還有那佩劍長弓無不彰顯著他的赫赫軍功。

謝德音坐在桌前,不由得想著,若是前世他不死的話,那時小皇帝也長大了,能容得下這麼一個戰功顯赫,權勢滔天還跟太後有染的攝政王嗎?

隨後指節敲擊桌麵的聲音,使得謝德音回神。

“不是餓了?緊盯著本王出神,打什麼主意呢?”

謝德音卻是一笑,抬手拿起湯匙,給周戈淵盛了一碗湯,送到他麵前。

“在想王爺何時膩了我。”

周戈淵的手一頓,看著她臉上絲毫未變的笑意,周戈淵冷笑一聲。

“怎麼?想脫身?”

謝德音依舊笑著給他夾了個菜。

“怕失去王爺的歡心。”

周戈淵聽著她言不由衷的話,輕笑了一聲。

“那你就好好的討本王歡心。”

“王爺,多吃點。”謝德音麵不改色的給周戈淵夾著菜,一副討好的模樣。

周戈淵看著她巧言令色的樣子,想做出個他很難討好的表情,卻唇角不由自主的翹起。

一頓飯吃完,周戈淵不覺得竟然比平時多用了一碗飯,那邊謝德音也早已用完淨了手。

侍婢們無聲的收拾著,謝德音站起來,站在牆上掛著的輿圖前。.

聽到身後有聲音,謝德音知道是周戈淵。

“看得懂?”

“看不懂。”謝德音如實說道。

周戈淵此時有興致,見她感興趣,便站在她背後,半擁著將她鑲嵌在胸前,抬手給她指著輿圖上的標誌。

“此處是西北邊防的輿圖,這一道是山嶺,標紅的地方是敵軍易突破的,插旗的位置是佈防。呈倒三角的位置,是我軍進可攻退可守的位置。”

謝德音抬手觸摸著那張輿圖,畫的很是精緻,臉山勢的起伏都用紅泥做了出來。

每一個關卡之間遙相呼應,又能誘敵深入,謝德音不由得讚歎。

“王爺打仗時,必然是運籌帷幄,決勝千裡。”

是否是由衷而發,周戈淵還是分辨的清楚。

很明顯,謝德音這話出自真心。

比她之前說過無數句恭維的話,都讓他舒坦多了。

“自然。”他垂首,見她盯著這輿圖眼神晶亮,一時間胸中湧現萬丈豪情般,握住她的手,帶著她的手描摹著比前朝更遼闊的疆域邊防線,聲音裡滿是男人的豪邁不群,“不然,哪有這萬裡江山。”

謝德音此刻能明白為何皇權之路總是千萬白骨堆積,卻又有無數人前仆後繼了。

這疆域,代表的便是至高無上的權利。

謝德音收起了眼底的野心,微微側仰著頭,雙眸晶亮的望著他,問道:

“王爺,我的家鄉在何處?”

周戈淵被她這樣的目光取悅了,似有了無限的耐心,帶著她走到另一張輿圖前,找到一處,點了點。

“此處便是。”

謝德音看著那裡,雖然這一世她隻是出嫁了四個多月,但那裡是她很多年未曾回去過的故鄉。

她手指一寸寸的撫摸著,不知道父母如今如何了,上次見大哥時間短促,冇來得及問家裡的情況,如今他們可好?

出嫁時,大嫂已經懷孕了四個多月,此時怕已經要臨盆了。

大嫂已經三個兒子,一直盼著有個女兒,還說,若是女兒長得像姑姑便好了。

前世大嫂也如願了,隻是那時她困在謝家,始終冇再回去過,不知道與她血脈相連的小侄女,是否長得像她。

還有後來,陸元昌抄家的時候,可曾看著稚子年幼,饒過他們?

周戈淵見她不再說話,隻一點點的撫摸這屬於她家鄉的地方。

“想家了?”周戈淵不自覺間,聲音柔和了三分。

他的話剛說完,他抬手想去握住她輿圖上的手,剛抬起,手背上被滴落溫熱之感。

周戈淵微怔。

他抬手扶著她肩膀,稍稍用力,將她轉過來。

謝德音站在他麵前本就嬌小,此時低著頭輕抵在他胸前,無論如何也不肯抬頭。

“你哭了?”周戈淵伸手將她的臉捧起,見她眼眸微紅,淚痕斑斑,頗有一種淒美的破碎之感。

“為何?想家?”連他自己都未曾留意到此時的音色輕柔似水。

謝德音眼眸瞥向彆處不肯看他,嗓音有些哽咽道:“冇有。”

“那是為何?”周戈淵指腹抹去她眼角落的淚。

“不為何。”謝德音任性著不可肯說。

“陸家人欺負你了?”他皺眉,雙眸黑沉。

周戈淵提起陸家的時候,謝德音有些哽咽,抬手想要將他的手推開,奈何冇有他的力氣大,隻能被迫仰頭看著他。

謝德音抬眸終是迎上了他的目光,聲音依舊哽咽,唇瓣剛動,淚先湧了出來。

“我大嫂即將臨盆,她曾說想要個女兒,盼著女兒長得似我這般。那時我聽後極為歡喜,如今卻滿心苦澀,若是生的我這般容貌,便是謝家萬貫家財,那些皇權貴胄手握大權的男人看上了她,謝家又如何能護得住她?還不是成為權貴手中的玩物。”

周戈淵的目光點點的暗沉了下來,泓邃的眸子裡深濃,似雲封霧繞的深淵般不可測。

“你在責怪本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