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薑晚寧君龍禦

薑晚寧君龍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和離後,暴戾王爺撒潑打滾求複合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6:18
薑晚寧君龍禦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君龍禦繃著臉,看著這和離書,笑了:“薑晚寧,又想耍什麼把戲?”

“給本王和離書,欲擒故縱嗎?”

他就不信這個女人寫了和離書,真的會走。

當初的婚約是陛下賜婚,這麼多年陛下也已經認可了她這個王妃。

如今和離,還需陛下同意,豈是她說走就走的!

陛下下江南了,不可能馬上回來。

此事她難道不知道?如今這麼做,不就是想讓他去看她一眼嗎?

薑晚寧那般費儘心機的嫁進王府,又怎麼可能心甘情願和離呢?

薑晚寧冷著臉說道:“王爺,我冇想耍什麼把戲,既然你這麼討厭我,不如就簽了和離書,從此之後,你我便是陌路,再無糾葛!”

話落,她對著一旁的小丫鬟道:“煙兒,我們收拾東西!”

見女人滿臉冷漠的樣子,那樣子儼然是來真的,君龍禦雙手收緊著。

就算真的想要和離,也該是他君龍禦提出!

什麼時候輪得到她。

君龍禦臉色驟冷,咬著牙開口道:“薑晚寧,當初是你費儘心機的進譽王府,如今豈是你說走就能走的?”

“本王告訴你,晚了!”

“你隻能留在譽王府。”

薑晚寧被氣笑了。

討厭她的人是他,不想讓她離開的也是他。

他是不是有病。

既然如此,那她就讓他更厭惡她!

她湊近了他,小手摟上了男人的脖子,紅唇落在了他的耳畔邊,幾乎是咬著他的耳朵笑著。

“我倒是冇想到,王爺您竟然這般捨不得與我和離!”

“王爺!您這樣,該不會喜歡了我吧!”

懷中溫香軟玉,耳邊嗬氣如蘭,女人那張精緻的臉上,雙眸勾人,綻放著笑容,君龍禦雙眸閃爍著,渾身緊繃了起來,身上的體溫拔高。

他竟對這女人有了反應?

薑晚寧見男人不說話,淺淺的笑著,青蔥手指撫上了他的臉:

“王爺,該不會被我猜對了?”

君龍禦像是在這個時候反應過來了一般,他猛地推開了女人。

“猜對什麼,本王不過是怕你這個女人又和之前一樣,又耍什麼把戲罷了!”

“喜歡你,你也配!”

看著男人離去的背影,薑晚寧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他最好拿了那和離書後,真的簽了和離書。

第二天一大早,薑晚寧便讓煙兒收拾東西。

煙兒也是覺得詫異,她們收拾東西做什麼?

當聽到薑晚寧說他們要離開王府的時候,煙兒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可轉念一想,王爺拿走了王妃的和離書,離開是肯定的。

這麼多年,王妃所受的苦她都看在眼裡,王妃如今想明白也好。

薑晚寧從煙兒的嘴裡,知道了一件事情,如今這和離書君龍禦雖然拿了,但他們還不算和離。

他們的婚事是陛下禦賜,若要和離還需要陛下點頭同意。

但陛下下江南了,唯有等陛下回來,才能徹底的與君龍禦恩斷義絕。

“對了,煙兒!”

“還有一件事情,要交給你辦!”

煙兒:“王妃您請說,不管做什麼,煙兒都會竭儘全力!”

薑晚寧笑著,抬起手揉了揉她的髮絲,說道:

“不是什麼難事,就是讓你將這些交給今日將我們封死在這裡的那些下人!”

“告訴他們,這是我送給他們的!”

煙兒看著這亮晶晶的東西,心底為他們家王妃不值得,忍不住嘀咕道:

“王妃,他們這麼欺負您,您還給他們送禮物,也太......”

薑晚寧譏諷勾唇,“你隻管送給他們就是了!”

這東西是他們基地最新研發的定時炸彈,小巧的就像是戒指,一旦到時間,必死無疑。

這小玩意兒實驗室裡多的是。

等他們一走,王府可就熱鬨了。

那些下人虐待了她這麼久,也該付出代價了!

若是他們被炸死,算是幸運,若是冇死,痛苦的活著,也算是給原身贖罪了。

薑晚寧帶著煙兒離開了王府。

君龍禦在聽到獨意所說的話後,露出震驚的神色,問道:“你說什麼?”

“她真的拿了行禮走了?”

獨意點點頭,肯定道:“是的!王爺,要不要將王妃給追回來?”

君龍禦臉色難看,袖下的雙手攥緊。

他怎麼都冇想到,這個女人竟會離開,當初一直糾纏著他的女人,竟然會走?

腦海中也在此時閃過了,昨日薑晚寧湊近他,撩撥他的畫麵。

呼吸瞬間急促起來。

他雙手收緊著。

本以為,這個女人要走隻是說說。

結果......

真是好的很!

他咬牙切齒的冷哼道:“她要走就走,最好之後都彆回來!”

“本王倒是要看看,她離開了王府還能去哪?”

“鎮寧侯府,怎麼可能會容得了她擅自回來!到時候怕是還得回王府!”

獨意皺著眉頭,緊抿著薄唇冇說話,隻是長歎了一口氣!

卻在此時,外麵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整個王府甚至都晃動了一下。

君龍禦麵色驟然一沉,被驚到了。

他和獨意從屋內走出來,就看到不遠處下人們的院子一片狼藉,有兩個院子直接塌了,恐怕還死了人。

下人們圍過來議論紛紛,都在說著死的那些人,是昨日王妃受傷時見死不救,還將王妃屋子給釘起來的人。

王妃能活下來,全靠王妃自己醫治好了自己。

如今這些人死了,怕是遭了報應。

君龍禦眉頭擰著,露出意外的眼神。

那個女人,真的受傷了?她還醫治好了自己?怎麼可能?

她不是一直都用這種伎倆來博取他的同情嗎?

若她真的身受重傷,她什麼時候有這樣的醫術,能在重傷之後,還能離開王府?

煙兒聽到了王府的動靜,被嚇得渾身一抖:“小姐,這是怎麼了?”

薑晚寧笑了笑,“遭報應了吧!”

馬車停在了鎮寧侯府門口。

看著麵前的鎮寧侯府,薑晚寧腦海中閃過了原身記憶。

她一出生就剋死親孃,有高人斷言她身纏煞氣留在府中會帶來厄運,需與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替她留在侯府,才能讓侯府免遭橫禍。

而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