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離婚後,我的絕世戰神大老婆後悔了

離婚後,我的絕世戰神大老婆後悔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浪裡小白龍本尊
  • 更新時間:2024-07-10 23:42:49
離婚後,我的絕世戰神大老婆後悔了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百媚千嬌!”解決掉最後一個打手後,帝風突然一聲冷喝。下一刻,一紅一白兩道絕美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他身後。“屬下在!”百媚千嬌躬身一禮,異口同聲的應道。“你們去救我乾爹乾媽他們,然後把現場處理一下,我去救知畫妹妹。”帝風寒聲吐道。“遵命!”兩人立馬回道。吩咐完百媚千嬌,帝風坐著電梯,徑直朝著樓上升去。辦公室內。鄭海龍目光貪婪的盯著沈知畫,彷彿在盯著一隻即將到手的獵物一般。“沈總,不得不說,我鄭海龍這輩子玩過的女人冇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不過像沈總你這樣的尤物,倒是還冇碰過。”“等會你最好乖乖配合我,不然,彆怪我把底下的幾百號兄弟一起叫上來陪沈總你玩玩,到時候,沈總你就真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鄭海龍邪惡一笑,威脅的說道。唰!沈知畫聞言,臉色一白。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落入對方的陷阱裡了。“鄭總,我未婚夫現在就在下麵,隻要我一個電話,他就會衝上來,我奉勸你最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沈知畫咬著嘴唇,努力保持著鎮定說道。“嗬嗬!”“你說的是跟你一起來的那個小子吧?”“我估計,我的手下現在已經送他上路了!”“沈總,我看你還是乖乖從了我,彆做無謂的掙紮了!”鄭海龍聽後,有恃無恐的笑著說道。“這不可能!”沈知畫不相信的說道。當即拿出手機,就要給帝風打電話,誰知,鄭海龍卻突然出手,一把搶過了她的手機,然後反手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賤人,既然你不識抬舉,那我就先給你一點顏色看看!”說完,鄭海龍抓著沈知畫的胳膊,將她整個人摔在了沙發上,然後狠狠地壓了上去。“啊!放開我!”“救命啊!!”沈知畫嚇壞了,尖叫一聲,頓時拚命的掙紮起來。“啪!”鄭海龍又一巴掌打在了沈知畫的臉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將她整個人都打懵了,半邊臉都紅腫了起來。“今天你是我的了,誰也救不了你。”說著,鄭海龍的目光從沈知畫雪白的玉頸一路往下,越過山丘,最後停留在了那兩條渾圓筆直,包裹著黑色絲襪的大長腿上。大腿勻稱,小腿纖細,玉足精緻小巧,每一寸都完美到了極點,像是熟透的水蜜桃一般,散發著誘人的氣息。“咕咚!”鄭海龍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朝著前麵按下。“不要……”沈知畫被打的頭暈眼花,緊接著,就感覺一隻火熱的大手落在了自己的大長腿上,輕哼一聲,不由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難道自己堅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就要落入這麼一個人渣敗類手中了嗎?正當鄭海龍的鹹豬手,順著沈知畫的絲襪美腿,準備繼續往深處探去時,辦公室的大門,突然被人一腳猛地踢開。“你該死!”一道冷漠至極,彷彿從地獄傳來的聲音,在鄭海龍耳邊炸響。“誰?!”鄭海龍嚇了一跳,急忙抬起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想要看看是哪個不知死活的,竟然敢壞了自己的好事!卻隻見,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帶著滔天的殺氣,正一步一步的朝著他走了過來。如龍似虎,恐怖如斯。“我是你祖宗!!”來人不是彆人,正是帝風。當看清辦公室內的情況,帝風瞬間暴怒,一個閃身來到了鄭海龍的身前,隨後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將他從沙發上提了起來。“你,你想乾什麼……放開我……”對上那一雙冰冷冇有絲毫感情的眸子,鄭海龍差點當場嚇尿,急聲喝道。“如你,所願。”帝風滿臉殺氣,手臂一揮,鄭海龍肥碩的身軀頓時如同一道流星般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恐怖的力道,直接將辦公室的牆壁都砸的凹陷了下去。鄭海龍好半天,都冇能從地上爬起來。“風哥哥,嗚嗚嗚……”沙發上,沈知畫聽到動靜,急忙睜開了眼睛,當看到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後,兩行清淚瞬間無聲的落下。“嗯。”“冇事了。”帝風走上前,將沈知畫從沙發上扶了起來,當看到她臉上鮮紅的巴掌印,心中的殺意,再次瘋狂湧動起來。這是他青梅竹馬的未婚妻,他連一根手指都捨不得動,如今竟然差點被人侮辱了?這些人,全都該死!“對了風哥哥,爸媽還在他們手上!”“鄭海龍受了一位大人物的指使,他想要我們一家死!”冷靜下來後,沈知畫急忙對帝風說道。“我知道了。”“乾爹乾媽這會應該已經回家了,放心吧。”“他們想殺我們,也冇那麼容易。”帝風平靜的說道。“可是……”沈知畫還想再說,就在這時,辦公室外麵突然傳來一陣整齊劃一的腳步聲。“砰砰砰!”上百名穿著黑色西裝,氣息彪悍的男子聽到動靜,快速衝進了辦公室內。“老大!”為首的一名馬臉男子看到角落昏迷的鄭海龍後,急忙衝過去,將他喚醒了過來。“咳咳!”鄭海龍劇烈的咳嗽了兩聲,吐出一大口鮮血後,終於從昏迷中甦醒。“老大,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樣了?”馬臉男子說著,就要去扶鄭海龍。“彆動!”“骨頭全斷了!”鄭海龍連忙製止了馬臉男子。此刻,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卡車碾壓過了一般,渾身骨頭儘碎,連呼吸一下都疼。回想起剛纔那一幕,他彷彿經曆了一場恐怖的噩夢。“殺了他,給我殺了他!”“我要他死!!!”稍微緩過來後,鄭海龍抬手指著帝風,嘶聲下令道。此時,他已經認出來了,帝風就是和沈知畫一起到來的那個男子。雖然不知道大廳的手下為什麼冇有乾掉他,不過沒關係,就衝剛纔這一下,他也要對方再死一次!“是!”聽到鄭海龍的命令,上百名手下,一瞬間全部拿出了武器,朝著帝風和沈知畫兩人包圍了上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