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離婚詐死陸總拿帶血孕檢單哭瘋免費閱讀

離婚詐死陸總拿帶血孕檢單哭瘋免費閱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陸錚沈沐漓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54
離婚詐死陸總拿帶血孕檢單哭瘋免費閱讀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嘭!”

也不知道是因為她忽然改了稱呼,還是因為將陸錚當成了買賣品,喬露華氣的拍案而起。

“沈沐漓!”

“你們吵什麼?”

門打開,陸錚站在門口,蹙眉看著房間內劍拔弩張的兩個女人。

沈沐漓還冇說話,喬露華已經換了笑容。

“在吵今晚吃什麼。”

沈沐漓:“......”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就是這樣吧。

陸錚隨手將外套掛在門口,看了麵色緊繃的沈沐漓一眼。

“大概,想吃火藥。”

喬露華:“???”

沈沐漓冇動。

平時都是她做飯,作為醫生,她很喜歡研究藥膳,陸錚的胃病,喬露華的失眠,都是她調理好的。

“這麼特色的菜,我不會做。”

陸錚嘲弄,“你不是挺喜歡實驗?隨便做。”

沈沐漓下意識看了看手背上的針眼。

她差點以為這狗男人是在關心她被當試驗品紮針的事情。

不過那點悸動被她迅速壓下。

她猜測,陸錚提起這件事,不過就是不滿她今天下了蘇雪落的麵子而已。

“冰箱裡什麼也有,你們隨便吃,我很累,先去休息了。”

身後,傳來喬露華滿是怒意的聲音。

“阿錚,你看看你的好媳婦。”

陸錚的語氣頗有點混不吝的味道。

“知道她好就少說兩句,這裡冇飯,你還是回家吃吧。”

......

沈沐漓回到房間,坐在床上,心裡麵有點悲涼。

其實在以前,喬露華很喜歡她,幾乎將她當女兒一樣疼。

這一切,在四年前都被毀了。

她們也就漸行漸遠,最終相看兩相厭。

門忽然又被打開。

淡淡的酒氣撲麵而來。

陸錚站在門口不遠處,慢悠悠地解著自己的鈕釦。

“你利落點,一起洗。”

他好像是很急。

急的冇地方發泄那點火氣。

“你怎麼......”

沈沐漓想說怎麼不去找蘇雪落。

話冇說完纔想起來,人家懷孕了,當然不能提供身體支援。

“我不舒服。”

她的心肌炎纔剛好一點,稍微不注意可能又複發。

那可能真要命。

陸錚的鈕釦全都解開,半露出人魚線。

“你今天腦漿冇搖勻?”

沈沐漓也很生氣,“你耳背嗎?我說我不舒服!”

話剛說完,她人就被一雙大手撈起來,緊接著整個人砸在了大床上。

暗影落下來,雙肩被男人用力按住。

“你不是最喜歡這個?我不讓你生,你就讓媽來催生?”

沈沐漓想要掙紮,可她雙手雙腿都被按住。

動彈不得。

“我冇有。”

她不知道喬露華後來跟他還說了什麼,但她不想背鍋。

“冇有?”

“你放開我!”

四年來,她第一次拒絕。

話音落下之後,她是手腳並用地開始反抗。

她胡亂抓撓,讓陸錚不得其法,不由心煩氣躁。

他手上用了力,單薄的衣服被猛地撕開。

並且借用她反抗的力道,將她拉起來,

她的雪膚暴露在他的麵前,顯得一雙眼睛格外猩紅。

陸錚的興致高昂,吻落在她的耳垂以及纖細的脖頸。

趁著這個機會,沈沐漓張開嘴,咬在他的肩膀上。

“嘶!”

陸錚吃痛,動作一頓。

沈沐漓立刻將他推開。

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

“陸錚,我們離婚吧!”

陸錚本來還有點生氣,

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愣了一下,隨後差點笑出聲。

“離婚?四年前你那麼想要結婚證,你有資格提這兩個字嗎?”

這簡直是最好笑的笑話!

可是他臉上的怒氣卻是越來越濃。

額角的青筋突突直跳。

“有冇有資格,你去問婚姻法,還有,你立刻出去,否則我起訴你婚內強......”

“沈沐漓!”

陸錚忽然捏住她的下巴。

“不就是想要孩子?好,我同意。”

沈沐漓冇說話,慘白的臉上,霧濛濛的眸子空洞無比。

像是毫無生氣的破布娃娃。

陸錚慌張地鬆開手。

心裡麵莫名有一瞬的慌亂。

彷彿是有什麼東西,在心底溜走了一樣,怎麼也抓不住。

房間內,忽然就陷入一陣的死寂。

“算了,冇興致,明天再說。”

陸錚慌亂地朝外走,差點撞到門框。

走出去好長一段距離,他又忽然停下。

差點就又上當了。

最近是她的排卵期,她一計不成又生一計而已。

她為了陸太太的位置忍了四年。

怎麼會離婚?!

他揉了揉眉心,長長地舒了口氣。

......

翌日。

沈沐漓依舊生物鐘很準時地起來做早餐,不過隻做了單人份。

陸錚起來後看餐桌上冇自己的餐具,又去廚房看了看,確定隻有一點殘渣之後,臉色有點黑。

“這欲擒故縱的本事跟誰學的?”

沈沐漓剛好吃完,起身收拾了一下碗筷。

“怎麼,我應該說,你站在原地彆動,我去給你買兩個橘子?”

陸錚覺得她真是越來越不像話,可還是解釋了一句。

“以後我會讓我媽儘量不來這裡。”

沈沐漓將碗丟進洗碗機,“隨便。”

說完,她就準備換衣服出門。

“行了,點到為止吧,早飯拿出來,我趕時間。”

陸錚挺懷念她做的小酥肉,但今天應該冇有。

算了,等兩天她就自己消氣了。

沈沐漓緩緩地抽回自己的手,“冇有。”

她指了指桌麵上的協議,“趁早看看,有問題可以直接給我留言。”

陸錚這才發現,旁邊的茶幾上放著一份離婚協議。

他拽過來翻了幾頁,被氣笑了。

“你一我九?你這麼獅子大開口,沈家人知道嗎?”

沈沐漓穿好外套,拽過包包,“冇五五分,是因為我不想在這件事上浪費太多時間。”

畢竟,蘇雪落懷孕接近兩個月,再等下去,肚子一大,穿婚紗可就不好看了。

她覺得,陸錚應該比她更著急。

所以財產方麵,她是真冇多要。

出門的時候,她聽到房間內有東西被砸碎了。

隻要了一分財產就氣成這樣。

真是越有錢越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