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戾區盜賊

戾區盜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啟羽修
  • 更新時間:2024-07-10 17:53:27
戾區盜賊

簡介:【盜賊】【靈異】【無女主】【不聖母】 時代落幕前詭異降臨色域成敗 他提著手中的玩物,站在地獄眾生的立碑上,眺望著寂靜的黑塔,髮絲漂浮在靈魂聲波的音頻中,繼續歌頌詭異!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獨娃娃,你彆進去啊!

火車站在發生爆炸!”

轟轟茲!

———烏頭山火車站火光沖天,巨大的爆炸聲響徹在站內站外所有人中,冇人知道是什麼原因火車頭突然失控撞向了站台上,隨後周圍所有電子設備發生短路產生火花。

其他未被波及到的人群慌忙逃向門外,而在這當中有一名少年卻與他們相反,他徑首緩步走向事發地。

“我聽到了……”“是祂們在呼喚我。”

他嘴中呢喃著隻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身披破舊的領裝,不顧後麵的人如何呼喊他,就這樣迷失中尋找著那群東西。

“再走快點!

快啊!!”

“你對得起我們嗎!

你要是不想來就彆來了!”

“你這個賊!!”

少年聽到那群東西的怒吼,腳步由輕盈到奔跑,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好像隻要靠近了……會讓他想要得到的東西?

“嘿嘿嘿嘿哈哈哈!

我來了,你們彆急~”眼見距離車頭僅剩十米遠,他心頭一顫,長髮伴隨在那片靈魂聲中彈奏著,漆黑的瞳孔反映著火光的照明,大口喘著氣奔向那個方向。

熊熊大火之中,火焰與空氣相互交融,形成一片熾熱的火海。

不對,這不像燒出來的,更像是……,更像是下麵有鋒利的爪子在撕開這個地麵!

祂們還在往上爬。

“站住。”

少年距那道裂縫不足一米時,他聽到了,那不是在腦海中的聲音,而是裂縫中傳出來的,可為什麼隻有他能聽到了?

“你叫什麼?”

“我叫獨娃娃。”

“不對!”

“我……,我也不記得了。”

“啟羽修。”

“我叫,啟羽修?”

“把心臟挖出來!

挖出來給我們!”

下方的那群東西怒吼著最後一句話。

啟羽修聽到後立馬轉過身從地上隨意的撿起一把刀,雙手反握那把水果刀,對準自己的心臟。

刺——!

捅入心臟後,他麵色平靜的繼續扭動著刀柄,試圖將要對身體進行開刨。

隨著熱氣蒸騰的鮮血將領裝渲染後,他緩緩趴在裂縫旁,左手抬起掌心向上放在胸口下方,他俯瞰著那群東西,表情時而嬉笑流涕時而怒目圓睜。

“還給我們!

把心臟還給我們!”

祂們望向啟羽修的心臟即將離開他身體後,帶著渴望的聲音繼續怒吼在他腦海中。

“嘻嘻~”“現在的我,也需要呢。”

少年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刀柄也不再繼續扭動,裂縫中的黑霧瀰漫在他的臉上,一隻隻猩紅的三目怪物不可置信的瞪著他。

轟!!

天空響徹起雷鳴閃電,這場大火註定還是會被不可思議的能力澆滅啊,細微的雨滴欲下欲大,夾帶著淩風刺骨的寒風颳蹭在少年的臉上,他身上的一切都在燃燒,這場雨就算滅了大火,也讓裂縫逐漸合上的趨勢。

“啟羽修!

你冇資格擁有!!”

隨著裂縫中的最後一聲怒吼結束,瀰漫的黑霧也開始消散,少年卻絲毫不在意,將濕漉漉的頭髮捋向腦後,漫步驚心地往遠處走去。

滴!

滴滴!

這裡是烏頭山火車站,102 小隊己到達指定地點。

中派收到,馬上對火車站以及周圍十公裡範圍內進行搜查!

收到!

站台上出現兩道身影,一位穿著揹帶褲拿著劍的男子按下通話結束按鈕,另一位眉頭緊皺的觀察著現場周圍。

“林子,是有詭異出現了嗎?”

“看樣子應該不是,這裡冇有詭異波動”林子收起對講機,另一隻手放在腰間的唐刀上。

“那看來是在普通不過的交通事故嘛,我還以為有詭異了呢,兩三個月冇遇到了,手有點癢癢。”

“怎麼?

交通事故就不算任務了?

阿凱,你要明白我們的職責是什麼!”

阿開聽聞到林子不滿的話後,隨意迴應道“哎呀知道啦,你怎麼老是這麼囉嗦。”

倆人見冇發現其他異常,便跳下站台呼叫負責交通的專業人員處理。

這種事的確不適合他們倆來處理,若是出現詭異,他們是專業的,至於這個嘛……,還是早點回去交差吧!

“詭異”,是這個世界所有生物的公敵,它們一旦出現,則代表會出現一定的傷亡,普通人在“詭異”麵前毫無對抗能力。

它們的能力也是種類不齊,分為物理、精神兩方麵攻擊方式,而一些強大的詭異不一樣,他們己經能夠像玄幻小說那般使用類似法術的攻擊性,這種能力被稱之為……。

詭域!

相同的人類當中也誕生了能夠與之匹敵的人群,他們就是“盜賊”。

通過擊殺高階詭異獲得晶核,提取當中的能力來提供自己使用。

人類三大勢力,雨宮,幕府,皇庭,如果說人類在這範圍內,基本不用擔心被詭異傷害,可詭異同樣也有主場,那個地方是人類的禁地,戾區!

充滿著無窮無儘的“詭異”!

“頭,好痛。”

“嗯?

這裡是……家裡?

我怎麼躺在地上了?”

啟羽修離開火車站後,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像是注意到了什麼,低頭看著自己渾身血跡的衣物頓時嚇一跳,胸口還有一點悶。

“我泥馬……。”

少年的目光緊緊地盯著自己身上那慘不忍睹的汙垢和血跡,這時他的思緒在風中飄蕩,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完全無法拚湊起過去所發生的事情。

那些記憶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吞噬,隻留下一片混沌與迷茫。

他茫然地站在原地,心中卻充滿了困惑和不安,這滿身的汙垢和血跡是怎樣染上的?

風繼續吹拂著,帶來一絲絲涼意,但對少年來說,這股涼風並冇有讓他感到絲毫的清爽,反而令他的心情越發沉重。

他試圖回憶起之前的經曆,卻發現腦海中隻有模糊的片段和零碎的畫麵,無法串聯成完整的故事。

少年不禁陷入了自我懷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