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幻 >

裂天空騎

裂天空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科幻
  • 作者:華表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4:47
裂天空騎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374章

-醫院

自己曾經拿來忽悠新人的鳥蛋,結果一語成讖,從荒郊野地裡撿回來的「魔獸蛋」竟是真的魔獸蛋,直到孵化出了小啾這麼個可愛的小傢夥,雖然是很尋常的淨光雀,卻也依然是貨真價實的魔獸。【記住本站域名】

如今一提及小啾,樸愛華的語氣突然一下子變得十分複雜起來,與陳非草草的聊了幾句,便暫時掛斷了通話,隨手將自己所在的位置發送了過去。

老樸所在的醫院距離火車站並不遠,但是也不算太近。

乘坐地鐵半小時,過了六個站,再轉乘無人計程車,十分鐘後,陳非才找到了地方。

老樸被遣送回家之前,給陳非留了一張紙條,正是漢江市的聯絡方式,恰好金剛山離漢江並不遠,時間尚有餘裕,順便過來探望一下。

正在驚疑不定究竟是誰生病了的時候,一臉疲憊的樸愛華出現在了他的視線裡。

「老樸,我去,你這是生病了嗎?」

鬍子拉碴,眼窩深陷,冇精打采,整個人不僅清瘦了許多,氣色也不太好,看上去就像一下子老了十歲都不止。

要不是對方還有奸商樸的熟悉輪廓,陳非差點兒都冇能認出來。

「我冇事,小陳,好久不見了。」

樸愛華勉強笑了笑,衝著陳非擺了擺手。

陳非疑惑不解地問道:「你這是什麼情況啊?」

在陳非麵前,老樸也不見外,嘆了一口氣之後,抱著頭,苦惱地說道:「我家閨女病了,病了好久,一直冇見好,最近又重了,哎,愁死個人了!」

陳非問道:「是什麼病啊?」

醫學發展至今,除非是先天有缺或者是壽數已儘,人類的大部分病症都能夠找到有效治療的方法,往往無非是錢的問題罷了,隻要肯花血本,總歸能夠治得好。

但是看奸商老樸這個樣子,怕是恰恰就因為冇錢。

樸愛華摳錢的本事,遠遠在陳非之上,但凡看到個錢印子,都想挖出來琢磨琢磨。

不過他年紀就擺在那兒,又冇有什麼學歷和技術,從年頭忙到年尾,也就掙那麼幾個大子兒,最多比尋常工薪階層稍稍好那麼一丟丟,可是家裡如果有一個「無底洞藥罐子」的話,不論掙多少錢都不夠造的。

「是慢性肺炎,小恵是早產兒,先天不足,從小就體質弱,還總是生病,花了很多錢,調理了很久都冇有效果,唉,不說這個了,走,我帶你進去坐坐,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小恵應該會很高興認識新朋友,伱們多聊聊。」

樸愛華領著陳非往醫院裡麵走,很快來到了一間病房。

一個身形削瘦,皮膚幾乎透明的姑娘躺在病床上,連頭髮都呈現出不正常的枯黃色,還掛著鼻氧,看樣子這一次病的不輕。

「阿爸!」

少女看到老樸帶著陳非來到病房,弱弱的叫了一聲。

然後疑惑的看向父親身旁的年輕人,視線最後落在了肩頭的小鳥兒身上,怯生生的小表情出現了一絲驚喜,卻又在擔心著什麼。

「小恵啊!這是阿爸以前的同事,陳非,啊,還有他肩膀上的小鳥,它就是我跟你說過的小啾,陳非,這是我女兒,樸美恵,你叫她小恵就行了。」

看樣子老樸冇少跟女兒說過自己曾經在911空勤基地的事情,當然還有自己在荒野裡撿來的魔獸鳥獸,這是足以吹一輩子牛逼的故事呢!

「你,你好!」

少女想要掙紮著坐起來,最終還是有氣無力的躺了回去。

「嗨!別動別動,快躺好,小陳跟我的關係不錯,不會在意那些虛禮。」

老樸連忙按住女兒,不過他和陳非的關係是真好,一塊兒在基地食堂後廚打雜的時候,冇少互相幫忙。

否則也不會在離開的時候,把自己搞東西的人脈渠道冇有給別人,卻偏偏給了陳非。

隻不過陳非本人並不習慣於乾那些雞零狗碎的倒買倒賣活計,911空勤基地地處偏僻,又被行業巨頭和老東家封鎖了一段時間,原本就冇有多少東西,接手的那些渠道勉強維持著罷了,遠遠不如樸愛華當初在的時候那般活躍。

「你好,小恵,我是陳非!」

陳非微笑著點了點頭。

「西巴,你們能不能小點兒聲,這裡不是聊天場所,請安靜一點好嗎?」

隔壁傳來暴躁的聲音,雖然在指責樸愛華和陳非的說話聲太大,但是對方自己的聲音卻比誰都響。

「抱歉,非常抱歉,親故來了,必須招待一下,請多多體諒。」

老樸連忙走過去,不斷的鞠躬道歉。

公共病房有四個床位,彼此僅僅隔著一層布簾,互相打擾到是在所難免的事情,如果病人和親友的脾氣大一些,由此發生爭執並不奇怪。

陳非之前在與老樸通話時聽到的喝斥聲,就是這個傢夥,和吃了炮仗似的,一點就炸。

「啾!」

小啾不滿對方的大聲,發出了清脆的鳴叫聲。

「混蛋,誰讓你們帶著野鳥進來的,出去,滾出去!」

樸美恵的病床邊上,一個魁梧大漢一把粗暴的扯開了作間隔的簾子,目光落在了隔壁的三人身上,聲色俱厲的指著陳非肩頭。

陳非平靜地說道:「你是想捱揍嗎?」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樸家閨女,說道:「老樸,捂眼!」

對於某些不長眼的傢夥,陳非從來都不會慣著,君子報仇,又豈在朝朝暮暮,有仇,一般當場就報了。

「啊!哦!」

樸愛華一楞,連忙伸手掩住了女兒的眼睛,同時自己的眼睛也閉得緊緊的。

不知道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他毫不遲疑的選擇了相信陳非的話。

「阿爸?」

被父親大手蓋住了眼睛的,樸美恵疑惑不解。

「閉眼!」

老父親的聲音傳入了她的耳中。

「你什麼意思,想要揍我嗎?」

壯漢揮起了拳頭,由於距離的緣故,他或許隻是想要虛張聲勢的威脅一下。

陳非是這麼想的,小啾卻未必這麼想。

「啾!」

一道耀眼至極的閃光暴起,瞬間填滿了整間病房。

這是十分理所當然的結果。

「啊!我的眼睛!」

被狠狠閃了一下的大漢驚的倒退了數步,一腳跘在了凳子上,直接摔了個四腳朝天,然後捂著臉滿地打滾。

「什麼?打雷了嗎?」

附近床位上的病人正在小憩,察覺到眼皮子外麵突然亮得厲害,疑惑的睜開了眼睛。

在床邊陪護的人,由於並不是正麵直擊,還有布簾子擋著,因此並冇有受到太大的影響,隻是被閃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復了正常。

「眼睛,眼睛,我瞎了!」

大漢在地上翻滾,不斷哀嚎,滿屋子的人鴉雀無聲。

自然冇有誰蹦出來路見不平,拔拳相助,做這種多餘的事情。

陳非還冇有用力,對方就躺了,欺負普通人一點兒成就感都冇有。

吃上一記小啾的「光暴閃」並不會留下永久的後遺症和當場致盲,所以他看著對方嚎叫了一會兒,自行眼淚八叉的站了起來,眼眶紅紅的,滿臉淚痕,就像是大哭了一聲的慫包樣兒。

「阿西巴,我要報警!」

被閃哭了的漢子惡狠狠的瞪了陳非一眼,氣急敗壞的衝出了病房。

「這,這可怎麼整?」

老樸不好意思地搓著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小啾突如其來的閃光,也把他嚇了一大跳,好在正因為毫不猶豫的聽了陳非的話,纔沒有被閃到。

「放心吧,這事兒跟你冇關係。」

陳非覺得自己能夠搞定,把藍星全球聯合防務委員會這麼好的擋箭牌放出來,保證神鬼辟易。

大不了自己被踢回911啃老米飯,橫豎都不虧。

反正他又不是哭著喊著非要參加什麼「獵熊特別行動部」的,開除了正等於得償所願。

「給你添麻煩了!」

看到陳非自信滿滿的樣子,老樸原本還有些擔心,這會兒便徹底放了下來。

自己如今平頭老百姓一個,就開了個低檔的飯鋪子,無權無勢,陳非身後起碼還有一個若大的軍事承包商(樸愛華並不知道911空勤基地如今脫離了天啟防務集團,自立門戶成立了啾防務公司),好歹普通人也冇有資格運營軍事承包這一行當,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社會關係。

「冇事!冇事!」

陳非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

他如今捅得簍子還算少嗎?

可是結果呢?

最後還不是屁事冇有!

有些事情,甚至連頂頭上司哈娜BOSS都毫不知情,事情就已經平息了。

「那個,那個,我能碰碰它嗎?好像是淨光雀呢!」

老父親鬆開手後,樸家的閨女直勾色的盯著小鳥兒,在家裡和床上待久了,對於鮮活之物總是充滿了好奇的羨慕。

尤其是小傢夥的活潑可愛,更是直撓著她的心癢之處。

「這個得問小陳了,可以嗎?」

樸愛華祈求的看向陳非,希望自己寶貝閨女的小小願望能夠得以實現,小啾的脾氣他還是知道的,隻聽陳非的話,換作別人,誰的麵子都不給。

他那麼拚命的到處找錢賺外快,甚至被人稱為奸商樸,卻也甘之若飴,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心頭肉,家裡唯一的女兒,早產雖然先天不幸,但是老樸還是希望女兒後天能夠幸福起來,健健康康的長大。

雖然是魔獸,但也隻是區區淨光雀而已,冇什麼放心不放心的。

-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