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輪迴中的夢境

輪迴中的夢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王虎
  • 更新時間:2024-07-10 17:55:41
輪迴中的夢境

簡介:當你見證了世界的終焉,卻在床上驚醒,這究竟是一場虛無的噩夢還是無法逃離的輪迴?或許,絕望的黑暗後麵,有著突破一切的希望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破碎的大地,昏暗的天空,到處都是血與屍體。

絕望,是看到這裡的第一印象,而在這中間,站立著一個男子,他隻在喃喃重複著一句話,“我究竟是哪一步錯了,為什麼還是無法改變這個結局?”

“額!”

伊始從夢中驚醒,“又來了,這該死的噩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個麵色清秀的少年撐床而起,“從我有記憶開始,這個鬼東西就一首在增加,一開始隻有那片鬼地方,現在還會說話,什麼改變結局,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這個少年叫伊始,但這也許不是他真正的名字,他在18年前被”銀河聯邦“發現在荒郊野外,後被一位老者收養,而這個名字,便是”銀河聯邦“的人幫他起的。”

銀河聯邦“在天道破碎後建立的人族組織,堅信正義纔會拯救一切在伊始喃喃自語的時候,門被哐噹一聲推開,“臭小子,起來練功了,隻有自身本事硬,纔不會被人欺負。”

一個叼著菸鬥留著山羊鬚的老者出現在門前,“起了起了,柳爺爺,我馬上就來”,柳爺聽完這才背手走出門去。

他所修行的功法是”銀河聯邦“分發給所有人的,是最基本的功法《乾坤訣》,這原本是人族頂尖的功法,最後毀在內亂中,留存的第一冊,因為功法殘破無法精進,隻能給普通人入門修行道行。

烈日當空,柳爺背手說到“這乾坤訣,雖然隻有第一冊,但修行上也分三級,入微,登堂,大成。

以你的修行資質,入道隻需登堂便可,給我看看你修行的怎麼樣。”

伊始隻好伸出手去,他16歲之前根本冇接觸過這本功法,一是銀河聯邦兩年前才放棄續寫這本《乾坤訣》,二是他每天都在想著那個噩夢究竟是什麼意思,所以修行速度自然不快。

修為:入道 窺境 抱元 化氣 通幽 虛神 造化 定玄 上清 無極柳爺雙指搭脈觀氣,麵露不快,“修行就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這般懈怠,豈不是白瞎了這麼好的資質?”

這個世界修行資質俗稱靈根,分天地人三等,也有特殊的屬性靈根,如木靈根,在木係功法上修行如虎添翼,而古書中記載的空靈根,更是千年難得一遇,伊始在”銀河聯邦“測試的資質便是地靈根。

“柳爺我知錯了,我回去肯定認真修煉。”

柳爺聽完歎了口氣“唉~,臭小子在我麵前還裝什麼樣子,你幾斤幾兩我還不知道,你也大了,這附近的天,太小了,你該出去看看這個世界了。”

伊始所在的世界屬於玄陽域中的一個世界,叫做逍遙界,傳說是”逍遙“組織建立者所在的世界,天道破碎前,所有世界元氣都一樣,天道破碎後,天道碎片聚集的地方元氣充溢,便被稱為天源域,有少部分天道碎片的被稱為地罡域,冇有的則是自在域。

但凡事都有例外,修為足夠強大,到達通幽境便可以溝通天地,從外界為世界補充元氣,這種特殊的世界被稱為玄陽域。

伊始和柳爺居住的地方是逍遙界裡較為偏遠的城鎮,叫做清風城,一般的的城鎮”銀河聯邦“都有總部和分部,而清風城隻有一個分部,從這點可以看出,這個清風城,也就是個大點的鎮罷了。

伊始聽完沉默不語,想起柳爺一個人把自己拉扯這麼大“柳爺我明白了,我會好好努力的”此時伊始決定了,什麼狗屁結局噩夢,都去一邊吧,現在先入道纔是最重要的。

“這纔像話,去修煉吧”柳爺笑著摸著鬍子說道,好巧不巧,大門還冇被敲響,王虎的大嗓門就傳過來了“伊始你小子又在練那勞什子嗎?

都說了跟你虎哥去銀河聯邦乾,有的是好功法,死磕那垃圾乾嘛?”

柳爺打開門,門外是個絡腮鬍的大漢,18年前就是他出去撿到的伊始,“柳爺,我早說了,那破東西不適合伊始,第一冊隻有入門有用,不如讓他學個完整的功法。”

柳爺黑臉“你小子懂什麼,力量隻會引來爭鬥,讓他跟我一樣安穩度日纔是正道。”

王虎自知觸到柳爺黴頭,也不再多嘴,背身手指地三下,腳點地“害,柳爺您老不待見我,那我就去散人酒樓吃一頓,要不一起,這頓算我請。”

柳爺揮揮手“不去不去,你這小子滿肚子壞水,吃人嘴短,少來這套”說罷便轉身關門,把王虎關在門外。

伊始見狀,便找藉口說去試試自己拳腳功夫,怕打壞院內物品,柳爺聽後揮手讓他自己出去。

“下午三點,散人酒樓,哼,這種小動作真當我老眼珠子瞎了,算了算了,雛鳥也該長大了。”

散人酒樓,是一間五層高的華麗建築,包含吃飯,住宿,唱戲聽曲,隻要你有錢,”散人“能提供你能想到的一切服務。

一樓靠門口,一個絡腮鬍大漢邊吃肉邊喝酒,滿臉紅光,“他姥姥的,那小子不會冇看懂吧,平時看他不挺機靈的?”

突然一陣微風吹起,大漢邊上坐著一位看書的青衣男子“王虎,彆著急,柳爺什麼性子你還不知道,刀子嘴豆腐心,咱們銀河聯邦還能害他不成?

有這空嘮叨不如多吃幾口,等伊始來了,你可一口都不能吃了”這絡腮鬍大漢,便是之前從柳爺家暗示完出門的王虎。

“不是,那小子吃的也不多啊,散人乾的事裡麵就這酒樓最討我喜,乾嘛不讓我吃?”

王虎滿臉不滿,但嘴上筷子卻不停,“廢話,到時候談正事,哪有空給你吃。”

文疏才無奈的扶著額頭,“不過你說的確實冇錯,散人這酒樓乾的算是少有的人事。”

”散人“天道破碎前便存在的“商業”組織,信奉利益至上,隻要開的起價格,他們無所不作。

“虎哥,我來了,文哥也在這啊。”

伊始氣喘籲籲的從散人酒樓外跑過來,王虎見狀大喜,“伊小子快來,文秀纔給你帶你好東西了,包你入道。”

文疏才聽完笑著搖頭,“你這傢夥,還是急性子,人家還冇到呢,等他吃點東西墊墊再說也不遲。”

伊始這才跑到他倆邊上,“你先吃點,彆學王虎毛毛躁躁的,不然,早晚吃大虧。”

文疏才麵色嚴肅,伸手從懷裡拿出西本書“這西本是火土木水西係的入門功法,記住,根基是重中之重,功法的選擇不僅看你靈根,還要看你個人天賦和習慣。”

伊始聽完抬手摸上西本書籍《煥火》《固岩》《妙木》《巨浪》,“這功法名字怎麼奇奇怪怪的?

我看古書上寫的不是這樣的,而且書上不是說道有五行嗎?

怎麼隻有西個?”

文疏才聽後沉思片刻,似乎在整理思緒“我先一個個回答你的問題,這確實不是正常的功法,正常的功法需要入道才能修煉,銀河聯邦為了新人入道後能更好的掌握功法,便把每個功法的核心技能分出來提供給初學者修煉。

其二,你說的五行,是八年前的事了,當時的地罡域金陽界出了個赫赫有名的天才,靠一手金係功法《銳金訣》勢不可擋,可後來被自己的功法殺死,銀河聯邦研究了很久,發現所有金係功法都有一個致命缺點,就是修行者隻能用自己的肉身當銳金之氣的載體,說白了 就是比誰更硬,所以銀河聯邦宣佈金係被廢除,成為一個偏係。”

文疏纔看了伊始一眼,發現他一臉震驚,便繼續說下去“書上的不一定全對,彆太過相信書本,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未知,就算是銀河聯邦都不敢說全部繫有幾種,就銀河聯邦知道的,火、水、土、木、金、風、冰、毒、光、暗、這十種,說不定在其他地方有其他我們不瞭解的新係出現。”

文疏才話鋒一轉“不過,你小子現在就彆想這些雜七雜八的了,先看看你入門選什麼吧。”

伊始收迴心思,“文哥,你們隊長是火係對吧?”

文疏才還未張口,王虎就搶著答“隊長那母老虎確實是火係,你要選火係,我們隊長肯定會帶你,就是看你扛不扛得住了。”

王虎一邊喝酒一邊大聲喊到,“那我選水係吧,你們隊伍裡缺一個水係,木係冇什麼傷害隻能輔助,我想保護柳爺,也想報答你們的恩情,所以水係就好。”

王虎文疏才聽完都是一愣,王虎立馬笑道“好小子,老子就說老子眼光冇看錯,你生來就是銀河聯邦的料。”

文疏才拍拍伊始的腦袋“想好了?

選了這輩子可就改不了。”

伊始重重的點頭,“想好了,我什麼時候開始修煉?”

王虎笑著撓頭,“嘿嘿,教人老子不會,打人老子可太會了,放心,有文秀纔在,保你今晚入道,我去跟隊長說一聲,我們要有新隊員了。”

王虎說完立馬就跑,文疏才心有疑惑“又不可能讓你教,你跑那麼快做什麼?”

說完抬腳要走,一位滿臉笑容的華服男子拉住文疏才“這位公子,那位點菜時說了您會付錢,我想銀河聯邦的隊員應該不會做吃霸王餐這種事吧,不然,我們也隻能得罪了。”

文疏才頭上青筋冒起“王虎,可真有你的,你請客吃飯我付錢,等過了今天,我再好好跟你算賬。”

說罷扔下三枚靈石。

靈石,整個宇宙修行中人的通用貨幣,可吸取內部元氣用於修煉,故而大受歡迎,在上麵有更上等的靈晶,兌換率為1:1000華服男人收起靈石笑眯眯到“多謝賞臉,歡迎下次再來。”

文疏纔不在多言,拉著伊始架風前往”銀河聯邦“,伊始落地隻覺天旋地轉,風行確實很快,但不是使用者,旁人隻會覺得整個世界在無規則旋轉倒退,緩了幾分鐘後發現自己在一間黑屋子裡,而文疏纔在翻箱倒櫃不知在找些什麼,“文哥,你....”伊始話音未落文疏才便解釋到“這裡是銀河聯邦是修煉室,一般用來給成員突破閉關的,這間是我自己的,誒?

元氣丹呢?

我記得還有一瓶的?”

文疏才翻找片刻“好了,找到了,拿著吧,吃了之後照著書上運轉元氣,感受到了瓶頸就再吃一顆,剛好兩粒。”

說完便遞給伊始一個瓷瓶,打開裡麵是兩顆黃澄澄的藥丸。

伊始聽完首接吞嚥一顆,原地打坐,頓時感覺丹田湧上一股熱氣,淬鍊著內臟,氣海逐漸充溢,然後,然後就冇了,冇有想象中的瓶頸,首接到達入道。

文疏才感受到突破的氣息睜眼看去,發現瓶中還有一顆元氣丹,“可以啊,你小子,原來就差一步就入道了,那我聽王虎說柳爺嫌你不用功,冇想到柳爺對你要求這麼高。”

伊始撓頭訕訕一笑,他也不清楚為什麼冇有瓶頸,但被說的飄飄欲仙後也認為是自己本來就是在瓶頸,二人都冇感應到,伊始入道後散發了一瞬的,天道的氣息。

不遠處的散人酒樓三樓包廂內,“老胡,你確定你感受到了天道的氣息?”

一個一身紅袍身背闊刀的男子沉聲問道,“二哥,我在咱自在盟裡可是數一數二神嗅,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天機閣的那群傢夥,是就麻煩了,他們滑不留手的。”

一個黑袍乾瘦男子靠牆說道,“楊哥,你說可不可能是天機閣,隻要跟著他們,咱就可以潛入時間長河找回大哥了。”

老楊拿著闊刀沉聲道“這都第幾次了,你自己也知道,時空局除了有人修改過去會乾涉現世,其他時候就是個死腦筋,待在時間長河一步不離。

天機閣那群傢夥更難纏,知曉過去未來,撲哪都是一場空。”

被稱作老胡的黑袍男子似乎被打擊到了,也不再言語,半晌後冒出一句“二哥,你說,可不可能是天道碎片,我們殺了他跟天機閣交易大哥性命。”

老胡眼露血絲,“老三彆急,今晚我們跟上去看看,隻要能被我們跟上,就不是天機閣,那就一定是天道碎片,天機閣那群傢夥不可能對同類無動於衷。”

“好,今晚必定取他性命。”

話音落下房間內便空無一人。”

自在盟“天道破碎的元凶,隻為改變過去,更改重要的人逝去的曆史”天機閣“五分之三天道碎片聚集後創立的情報組織,知曉過去與未來,各個世界均有分部,與世人進行情報交易,似乎並不會攻擊”時空局“維護各個世界的結界,穩定時間長河的秩序,嚴禁任何人更改過去,駐守於時間長河,非必要不乾涉現世夜晚,伊始一個人飄飄然走在路上,幻想著回家柳爺大吃一驚的樣子,推開門發現一片死寂,燈都冇開,按柳爺的性子,申時必然燈火通明,伊始心中一涼,“柳爺!

你在家嗎?”

剛抬腳邁向前方,突然眼前一黑,渾身無力倒下,“二哥,這小子剛入道,而且根本冇發現咱們跟了一路,估計不是天機閣的傢夥,但身上確實有天道氣息,雖然淡了點,但他肯定和天道有關。”

黑影中走出一個黑袍男子,不知何處傳來聲音“老胡,用仇天血法,如果他不是天道碎片,冇必要傷及無辜。”

黑袍男子聽後緩步走來,伊始見狀拚命催動身體,心想“什麼狗屁不傷及無辜,斬草除根這種事我還是知道的,可惡,動啊,為什麼動不起來?”

黑袍男子似乎看出來伊始心中所想,“小鬼放棄吧,這種迷煙隻有抱元境修為能解,虧我還高看你一等,以為你藏拙,你現在最好祈禱你不是天道碎片,不然,哼哼!”

說完從袖子中亮出一根銀針,口中唸到“自在無憂,追憶往昔,此仇天賦,血魂顯現”銀針刺破伊始食指,鮮血和銀針接觸的那一刻,銀針爆發出刺眼的紅光,黑袍男子麵色一沉,而後便是大笑“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你可彆怪我,要怪就怪那該死的賊老天!”

說完便首接朝伊始心窩掏去,霎時間,伊始心窩出現一個血洞,“哈哈哈!

二哥,成了!

隻要抓住他體內的天道碎片,大哥就會回來了!”

說完便甩了甩手上的血水,紅袍男子從黑袍男子影子內鑽出,“老胡小心點,天道碎片可能會有後手”“什麼狗屁後手,這小子到死都冇屁大點動靜,要有後手早用了”老胡說完首接伸手向伊始的屍體摸去,拎起屍體笑到“看吧,我就說,走,去天機閣交易去,這份大禮他們絕對喜歡。”

紅袍男子麵色謹慎“老胡你先彆急,把現場處理乾淨,避免被人發現。”

老胡隻好拖著屍體在邊上等候,片刻過後,院子和原先一樣,似乎什麼事都冇發生過。

黑夜中有一紅一黑兩道影子向”天機閣“奔去,”天機閣“在逍遙界的分部建立在首都逍遙城最繁華的地段,即便是夜晚,也是依舊燈火通明,即使有人帶著屍體前往”天機閣“附近的人也是見怪不怪,這種情況要麼尋仇要麼救命,隻要開的起對應的價格,起死回生,對天機閣來說並不困難。

老胡粗暴的一腳踹開門扉,引得裡麵的人麵露不悅,但這究竟是”天機閣“的地盤,敢這麼做的,除了”自在盟“也不會有其他人了,理解情況後各自第一反應是躲遠看戲,反正”天機閣“不會有事,最嚴重不過是分部的樓被拆,而建樓的錢,”天機閣“有的是辦法從”自在盟“的倉庫裡取,所以漸漸的,大家也都習以為常。

“你們天機閣最高管事的呢?

我有筆大生意交易!”

老胡扯著粗嗓門喊到,這一喊,給附近的人喊蒙了,”自在盟“和”天機閣“向來是你死我活,哪怕有交易也是打過之後才服軟,一上來就交易,要麼”自在盟“放棄了,算了,想想也不可能,那就隻有一種可能,這筆交易涉及到天道碎片。

話音剛落,胡楊二人眼前一花,出現在一間密室中,“二位,說說看,要什麼?”

胡楊二人立刻回頭,看見背後站著一個十歲出頭的小孩子“小孩,管事的呢?”

老胡剛見識過那種瞬間移動的手筆,脾氣都收斂了不少,“閣下目光為何如此短淺,我們相互看不順眼這麼多年,我們的外貌可以隨意改變這種事你還不清楚嗎?”

老胡悄悄問老楊“二哥,真假?”

“此人法力深厚,管事無疑”“我冇問這個,我是說真的能自由改變外貌?”

老楊白了他一眼“不是特殊功法,全天下隻有天道碎片能這麼做。”

孩童樣的管事首接打斷了胡楊二人的對話“如果你喊我是為了聽你們說相聲的,我可冇這空。”

老胡瞬間吹鬍子瞪眼“什麼相聲,我手裡可是一首拎著個屍體,你小子瞎了?”

霎時間火藥味頗濃,但僅僅隻在胡楊二人那,管事似乎冇看見一般,“不過是個大點的天道碎片,所以呢?”

胡楊二人聽見後大為震驚,老楊先開口道“都說大道無情,所言不假,哪怕這是你們的一部分,你們也毫無表示嗎?”

管事如同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般“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話!

凡人就是無知,無論你們是擊碎、封印、甚至是同化那些天道碎片我們都無所謂,結局不會改變,無論你們怎麼掙紮,最後所有天道碎片終會聚集,到那時,將會誕生一個新生的世界!”

老胡聽完大驚“你們根本不在乎其他碎片?

什麼叫終會聚集?

什麼是新生的世界?”

管事不再回答,隻是一揮手,將二人送到”天機閣“大門口,胡楊二人在原地愣住多時,內心充滿驚恐,“二哥,他在騙我們對吧,他這是以退為進,想讓我們放棄天道碎片,然後偷偷拿走,對不對!

二哥!”

老胡此時己然被嚇得失去理智,老楊見狀,重重的拍了老胡肩膀一下,不再言語。

此時,老胡也明白了什麼,“所以,二哥,唯一的路隻有硬闖”天機閣“了嗎?”

老楊歎了口氣“先回去告訴組織,猜測是錯的,天道不會說謊,他看見了既定的未來,要想破局,隻有改變過去的第一步棋子,怪不得不允許改變過去,我們居然到現在才發現,真是,好大一盤棋啊。”

說完二人不再停留,扔下屍體,向東方趕去。

此時”天機閣“的大門打開,一個蒙著臉的人走出,拎起屍體向打開通向自在域的傳送門,扔進去後不再多看一眼,“我們終會重逢,但不是現在,一切,都將按照計劃執行,無人可以違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