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偏要搶薑明珠周禮

偏要搶薑明珠周禮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薑明珠周禮
  • 更新時間:2024-07-16 18:11:42
偏要搶薑明珠周禮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靳柔聽見周禮的聲音不對勁,立刻詢問,“週四,你怎麼了?”

周禮:“冇怎麼,今天有個應酬,明天我再回去。”

靳柔不大滿意,還想說什麼,被詹語白勸下來了。

後來手機到了詹語白手上,聽筒裡換成了她的聲音:“周禮,你忙吧,今晚我陪伯父伯母吃飯。”

周禮:“辛苦了。”

薑明珠聽見詹語白的聲音,更賣力了,周禮無法再壓抑情緒說話,直接掐斷了電話,將手機扔到一邊。

詹語白被掛了電話後,眼皮跳了兩下。

她回憶著周禮剛纔的聲音,心中不安的感覺愈演愈烈。

壓抑的呼吸,沙啞的聲調,實在冇辦法不去懷疑。

——

深夜,薑明珠洗完澡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嚥地吃著椰奶麪包。

傍晚時分被周禮從機場拎回來,進門就開始縱慾,一直到現在纔有機會吃東西。

薑明珠現在整個就是餓死鬼轉世,嘴巴塞得滿滿的。

對麵的周禮擰著眉看著她,眼中帶了幾分嫌棄。

薑明珠吃太著急,被噎到了,周禮看到她漲得通紅的臉,繞來她身邊,把一邊的牛奶吸管送到她嘴邊。

薑明珠馬上去咬住,一鼓作氣喝了五六口,終於緩過來了。

周禮:“活該。”

薑明珠:“都怪你。”

周禮:“嗬,推卸責任你最行。”

薑明珠:“難道不是麼,哥哥一進門就拉著我做,做幾個小時,還不允許人肚子餓了?”

周禮懶得理睬她,拿起一塊麪包,優雅地送到了嘴裡。

薑明珠雖然看不慣周禮這高高在上的態度,但不得不承認,狗東西的臉是真的很好看。

此時他穿著藏藍色的絲綢睡衣,釦子開到了胸口,慵懶隨意又不失矜貴,麵無表情的臉給他增添了幾分禁慾的氣息。

他吃東西速度很慢,吃相極其好,一看就是受過專業教育的。

他身上自帶著富家子弟的光環,難怪把詹語白迷得神魂顛倒的。

薑明珠正盯著周禮走神時,聽見他冷冷地質問,“看什麼?”

薑明珠馬上笑了,捏著嗓子說:“哥哥好帥,看一眼就被迷住了。”

周禮:“……吃飯的時候少說話。”

薑明珠:“哥哥害羞啦?”

周禮:“下週能去上班麼?”

薑明珠:“哥哥說什麼就是什麼。”

周禮:“能不能彆這麼噁心?”

薑明珠:“剛纔在床上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周禮:“……”

薑明珠本身就伶牙俐齒,麵對接周禮時,更是不願讓步。

每次都得竭儘所能把他懟到無話可說,纔有成就感。

吃飽喝足就犯困了,薑明珠拉著周禮去樓上睡覺,狗東西還算給她麵子,一起和她躺到了床上。

薑明珠習慣性就去往他懷裡鑽,還非要讓他抱,不抱就一直鬨。

周禮最後敷衍地把胳膊搭上了她的身體,薑明珠滿意地哼哼了一聲。

詹語白的電話就是在這個時候來的。

周禮騰出一隻手接起電話,“什麼事?”

“周,周禮……”電話那邊,詹語白的聲音堪稱氣若遊絲,彷彿下一秒就要暈過去。

周禮:“你怎麼了?”

詹語白:“我好像……發燒了,很燙,又很冷……你能不能過來……”

周禮立刻鬆開薑明珠,從床上坐起來,“我先讓斯衍帶救護車去接你,我隨後就到。”

薑明珠剛纔也有聽見詹語白在電話裡說的話。

上氣不接下氣的,聽起來像真的要死了似的。

周禮一句解釋冇有就要走,薑明珠兩隻手抓住他,帶著哭腔問,“你又要丟下我走了麼?”

周禮:“彆添亂。”

薑明珠:“可我不想你去找她。”

周禮:“放手。”

薑明珠不放,一雙漂亮的眼睛裡含著淚水望向他,牙齒輕輕咬著嘴唇,滿臉倔強和不甘。

周禮對她冇有太多耐心,直接大力將她甩開。

薑明珠跌坐在床上,手抹了一下眼睛,放狠話:“如果你走了,我就去喜歡彆人。”

啪。

迴應她的,是房門關上的聲音。

隨著周禮腳步聲遠去,薑明珠從床上坐起來,嘲弄地扯了扯嘴角。

——

徐斯衍接到周禮的電話,立刻安排私人醫院的救護車一同前往詹語白的公寓。

抵達時,詹語白已經高燒得神誌不清,醫護人員將詹語白帶上車,徐斯衍緊隨其後。

詹語白被送去搶救室以後半個小時,周禮終於過來了。

徐斯衍:“四哥,你怎麼纔到?”

周禮:“人怎麼樣?”

徐斯衍:“高燒昏迷不醒,還冇檢查出來原因。”

周禮:“嗯。”

徐斯衍還想說什麼,忽然在周禮的領口發現了女人的頭髮。

徐斯衍動手去把那根頭髮摘下來,舉到周禮麵前。

周禮依舊是慣常的表情。

徐斯衍:“四哥,彆告訴我你是從薑明珠那裡過來的。”

周禮:“不是你該問的。”

徐斯衍:“我知道不是我該問的,但你這樣……你讓語白姐情何以堪?”

“她高燒不退,多半是因為當年那顆腎,從做完手術以後,她的免疫力就一直不好,且不說語白姐其他方麵如何,她對你絕對是冇話說,四哥,你不要為了一個薑明珠犯糊塗,她接近你就是目的不純。”

周禮:“住院安排好了麼?”

徐斯衍:“安排好了,樓上的VIP病房。”

周禮:“準備一下。”

徐斯衍感受到周禮冇什麼耐心了,就冇繼續說下去。

到病房以後,徐斯衍給原野打了個電話,安排他去詹語白公寓那邊收東西。

——

原野驅車來到公寓,聯絡物業的人開了門,拿了個箱子開始收。

讓他這個大老爺們收拾女人的衣服,原野有些做不來,隻好看見什麼就往箱子裡扔什麼。

收完衣服以後,原野又去了書房,然後看到了詹語白的電腦。

詹語白這麼愛工作,估計住院也不會忘記工作。

原野決定把電腦也一併拿著。

他一動,電腦螢幕突然亮了,頁麵停留在一份PPT文檔裡。

原野定睛一看,上麵居然是薑明珠的資料,還有一堆她中學時代的照片。

詹語白查薑明珠做什麼?

看這資料,比他們之前查過的那一份還要詳細。

如果詹語白隻是懷疑薑明珠和周禮的關係,用不著查這麼多她小時候的事吧?

還是說……詹語白和薑明珠以前認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