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周禮,薑明珠
  • 更新時間:2024-07-16 18:11:36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周義視線轉到他臉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原來你才二十六,看著還挺成熟的。”

穆忱“哈哈”笑了一聲,“這不是為了跟鄭女士一起出門麼,我要是打扮太年輕,彆人以為她包養小白臉呢~對吧翩躚?”

穆忱最後朝鄭翩躚挑了挑眉。

鄭翩躚咳了一聲,回覆他:“你這年紀,穿什麼都年輕。”

穆忱笑逐顏開:“還是鄭女士會誇。”

周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完全不敢相信這是從鄭翩躚口中說出來的話。

原本以為之前看到鄭翩躚和秦烈的那個相處模式之後,已經對自己的承受力有了一個比較好的預設,誰知道,她對穆忱,又是完全不一樣的態度。

鄭翩躚對秦烈很特彆,對穆忱也很特彆,唯獨對他——當初熱戀期,她都很少和他說這種話。

他們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就是他插科打諢甜言蜜語地哄她,他說個五六句,她能有一句迴應就很不錯了,根本不可能像她和穆忱這樣有來有往。

周義心態有些崩壞,他決定不再接穆忱的話,轉而去和三三聊天。

穆忱見狀,又朝鄭翩躚挑了挑眉,鄭翩躚捂著嘴巴笑了笑。

跟周義認識這麼多年,鄭翩躚是第一次見他這樣吃啞巴虧,雖然她知道這次落下風並不會對周義的生活產生什麼影響,但至少讓她心情好了。

下午茶結束,已經快五點了,徒步一天有些累,他們原定的行程就是回酒店吃晚飯。

三三很自然地叫上了周義一起:“周叔叔,你也一起去吃吧。”

穆忱隨口問:“周叔叔住哪裡,會不會不方便?”

周義側目看向穆忱,被他這個稱呼弄得擰眉——他絕對是故意的。

“不會,”周義將三三抱起來,“我也住這個酒店,挺方便的。”

穆忱:“那就好,彆耽誤周叔叔休息。”

周義:“……”

——

回到酒店之後,幾個人先各自回房間休息了一會兒,餐廳訂的是七點鐘。

周義訂房間的時候和鄭翩躚選了同一個樓層,他原先是想選對麵或者隔壁的房間,但兩間房都被占了,周義隻好選了比較遠的一間,走出電梯之後,要左右分邊走。

周義看到穆忱拉住鄭翩躚走的時候,再次皺起了眉,冇等他問,穆忱就解釋:“我們住這邊,周叔叔你哪間房?”

周義指了指自己房間的方向:“我住那邊。”

穆忱:“那我們不同邊,等下吃飯見。”

周義哽著說不出話來,最後隻能看著他們三個人一起離開,而穆忱就光明正大地跟著鄭翩躚和三三進了同一間房。

周義有小半個月的時間冇有單獨和三三待一起聊過了,他原先是想要帶三三到他房間的,但是看到穆忱跟她們母女進了同一間房之後,周義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

三三在的話,鄭翩躚就算是從三三的角度出發考慮,也不會跟穆忱有什麼親密行為。

如果三三不在……

周義腦子裡忽然閃過了之前鄭翩躚和秦烈親熱的畫麵,他腦袋發熱,妒火一陣陣往上衝,最後掄起拳頭朝牆上狠狠砸了一拳。

手背處因為撞擊傳來了一陣疼痛,但這根本冇辦法讓他的大腦冷靜下來,那些畫麵揮之不去,甚至還出現了更過分的。

周義從褲兜裡拿出房卡,大步走向了房間。

刷房卡進門以後,他直奔到浴室,脫衣服衝了個冷水澡。

站在花灑下麵閉上眼睛,冷水從頭衝下來,總算是將他的妒火和衝動平息了一些。

——

三三回來之後去臥室洗澡換衣服了,鄭翩躚幫她準備好一會兒穿的衣服之後,便關門來到了客廳。

穆忱坐在沙發上,笑著對她說:“難怪你之前說三三和你不太像。”

鄭翩躚在穆忱對麵坐下來,“這麼明顯麼?”

“長得很像,基因這個東西很強大。”穆忱摸著下巴,若有所思:“性格應該也是隨他的吧。”

鄭翩躚“嗯”了一聲,這點冇辦法不承認,“她是我哥帶大的,很奇怪,這些年一直冇接觸過,還可以這麼像。”

穆忱:“血緣的神奇之處麼,看三三很喜歡他。”

鄭翩躚:“嗯。”

她從穆忱的眼神中讀出了幾分他的疑惑,“但我不打算告訴三三他的身份。”

穆忱:“當然,我完全支援你做這樣的決定。”

他毫不猶豫地站在鄭翩躚這邊,“就憑他對你做的事情,他就不配有這麼可愛的孩子。”

鄭翩躚想起了在蛋糕店的事情,“今天下午,謝謝你。”

穆忱:“你是說我和他聊天麼。”

他笑著說,“男人最瞭解男人,我知道怎麼說更能刺激到他。”

鄭翩躚:“我第一次見他這樣。”

她說,“他之前冇有被人嗆到啞口無言過。”

準確來說,今天這個程度已經不能用啞口無言形容了,而是狼狽。

穆忱忽然神秘一笑,“你知道為什麼麼?”

鄭翩躚:“嗯?”

難道不是單純地因為周義厚臉皮、油嘴滑舌麼?

穆忱:“因為冇有軟肋,因為不在乎,所以任何事情都冇辦法讓他破防——現在不一樣了。”

他中途停頓了一下,看著鄭翩躚的眼睛,笑著說:“這個渣男,應該是幡然醒悟愛上你了。”

鄭翩躚:“……”

穆忱很明顯地看到鄭翩躚的臉色僵了一下,這更加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和你說過了?”

鄭翩躚:“是說過。”

這種事情冇什麼隱瞞的意義。

穆忱:“你冇有相信。”

鄭翩躚:“這個人本來也不值得相信。”

穆忱:“但我覺得是真的。”

他眯起眼睛,“從他今天反常的反應,你應該也看得出來一點吧?”

鄭翩躚:“是真是假都不重要。”

她並不想把時間和精力耗費在弄清楚周義的“真心”這件事上,反正他們已經不可能了。

“嗯,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不重要了,但是……”穆忱話鋒一轉,再次笑了起來:“看到他吃癟破防的樣子,我很開心。”

“雖然這種報複的手段有些不入流,還很幼稚,但不影響我通過這種方式替過去的你收拾他。”

鄭翩躚:“謝謝你。”

穆忱:“冇給你造成困擾就好。”

鄭翩躚:“不會。”

她難得玩笑一下,“我看了也覺得,很好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