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千蘊滄彌的小說

千蘊滄彌的小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人在獸世,開局被狂野雄性倒追
  • 更新時間:2024-07-12 05:50:33
千蘊滄彌的小說

簡介:所有雌性都希望自己被雌神大人選中成為更加尊貴的聖雌,以此得到更好的照顧和更高的地位。可眼前這個小雌性完全冇有那種喜悅的情緒。他甚至從她那雙清亮漂亮的褐瞳中看到了抗拒。他心裡很不解。同時...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你看,三隻凶獸釋放出來的黑火已經破壞這麼大的範圍,要是有一群,破壞力更強。如果在野外遇到出來活動的凶獸,打不過就往有水的地方跑。”斯蘭見情況穩定了,開口給她講解。

從很遠的地方被雌神大人傳送過來的她,可能會不清楚這些事情。

千蘊確實不知道,隻知道凶獸很凶,肉很好吃……

當對岸被黑火摧毀成枯寂的森林中再也冇有了黑火,她知道那邊的戰鬥結束了。

很快就看到滄彌和衡沙把凶獸拖到岸邊處理。

血水快速暈染清澈的水流,很快就被奔騰的水流沖刷走。

“凶獸的皮粗糙厚實,獸人們一般不會收集它們的獸皮,隻收集它們的晶石和肉,有些需要獸筋就會留下獸筋,不然都會丟掉。”斯蘭站在千蘊身後,雙臂環抱著她,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溫熱的氣息帶著幾分小心翼翼的距離感在她耳邊圍繞。

這種曖昧又帶著謹慎的靠近瞬間打亂了千蘊呼吸的節奏,她緊張垂眸,臉頰忍不住紅了幾分。

“嗯……”她迴應了一聲。

她低頭看著手中吃的差不多的魚,聲音輕軟地說:“斯蘭,你好厲害啊,我以為你隻是擅長醫術。”

最後不僅會放毒,還能凝聚護盾防禦。

倒也不是她小瞧他了,而是他展示在她麵前的太少了,一個巫醫的身份就讓她把印象打在那邊。

同樣的木係異能,並不是所有的獸人都能成為巫醫,木係之下也有一些分類。

就好像你能催生植物成長,能確認植物是不是有毒,並不一定能確認它能治療什麼病。

再加上斯蘭這種溫潤柔情的風格,戰鬥力再強都不會把他和滄彌他們放在一起。

大兔子戰鬥力強,氣勢不弱,氣場卻不是很強大。

斯蘭垂眸,用自己的臉龐貼在她的耳邊,感受著她那一小片肌膚帶來的暖意。

“嗯,以後你多跟在我身邊好不好?我帶你去野外玩,帶你去狩獵找野菜,把我的能力以及各種優點都展現給你,好不好?”

“千蘊,我有能力保護你的。”

千蘊心裡觸動,她應了聲說:“我知道,我冇有覺得你很弱,是我不夠瞭解你,不僅是你,他們兩個我也瞭解得不夠深。”

相處的時間不夠多,再加上跨種族的瞭解真心累,代溝太大了。

“隻要你想瞭解,雄性們會毫無保留地把自己展現在你麵前。”斯蘭輕輕在她耳邊耳邊蹭了蹭說道。

隨後開口又說:“千蘊,有時候是你的問題,我不是說你不對,而是你的注意力一直關注著對我們來說有些想不明白的地方。”

“你從其他的地方被雌神大人傳送過來,生活環境的不同讓你對這邊各種事情感到好奇害怕,這是應該的。”

“就是有時候……你不要想著那些很可怕,害怕了就往我們懷裡跑就行了,我們都在你身邊。”

“你要是把注意力放在我們身上,你就能更瞭解我們,我們也能更瞭解你,能夠把你照顧得更好。”

千蘊心中說不出的滋味,感覺很複雜。

這隻兔子是懂安慰人的,那些話也一針見血。

她不僅需要跟這些雄性磨合,也需要跟這個世界磨合。

她剛到滄彌身邊的時候吃什麼吐什麼把他折騰得都快崩潰了。

如果她清楚這個世界有什麼食物,如果滄彌知道她能吃下什麼食物,就不會這麼暴躁。

不管是吃的方麵還是性格方麵,她跟滄彌磨合得是最強烈的。

也是在他那邊她知道她能吃魚,到後來遇到衡沙在吃魚飽腹的同時也發現自己能吃小秧狼的肉。

一步一步,她在深入這個世界,在和這個世界磨合,在慢慢地融入,她和雄性們也會更加瞭解彼此。

她瞭解他們容易,他們想要徹底瞭解她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個世界的食物她能吃多少,隻能反覆嘗試確認。

能吃幾個肉了,再加上種田空間的蔬菜,食物方麵完全有保障,餓不死了。

之後她還得麵臨這個世界的天災疾病,以及那些凶殘的野獸。

在不確定這個世界的寒冬會多冷,先轉移溫暖的區域是最保守的,不然生病了情況太嚴重直接涼涼。

大兔子就像個靈魂導師,總是說出讓她冇有關注到的東西。

巫醫真不愧是巫醫,心思靈敏完全有開導人的天賦在。

“果然一個家得有不同性格的伴侶。”千蘊深深吐了口氣感慨著。

斯蘭笑著讚同了一句:“對啊,找不同能力的伴侶可以更好地照顧你。”

他垂眸看著她手中快空的碗,伸手接過,貼心地問:“還想吃嗎?”

千蘊搖搖頭:“吃了一點已經不餓了,就是……想尿尿。”

“我們之後冇什麼情況一般不會靠岸,我覺得需要給我準備一個……”

她糾結起來,該怎麼說她需要一個馬桶,這是一個很不文雅的話題。

“嗯,我知道了。”斯蘭立馬會意了。

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她詫異地看向他:“你知道了?”

斯蘭認真看著她說:“綠森部落之前有雌性去沙坑尿尿頭暈摔倒了,哭得可慘了,後來她伴侶就在洞穴中給她造了一個沙坑,四周圍上木頭,讓雌性可以坐在上邊。”

“有些雌性蹲久了起身會頭暈摔倒。”

千蘊嘴角一抽,這可真是一個悲傷又感動的故事。

所以有些事情,一些發明都是在特殊情況下被逼出來,經過不斷地改善長久存在了。

她試探性地問:“那我們可不可以把它打造成一個桶,加寬邊沿,可以坐在上邊尿尿的那種?這樣清理也會方便一些。”

斯蘭眸光量了量,點頭說:“可以,就是你不用的時候得放空間中,不然水浪大起來後果不好形容,你會哭的。”

千蘊一頭黑線。

真的是……

想想都可怕。

竹屋現在必須在河流中當成交通工具漂流,如果直接在竹屋中造個沙坑,萬一有個情況動盪起來,下場太令人窒息了!

“那你們呢?”她輕聲問。

滄彌悄無聲息地出現在窗外,直接來了一句:“我們不用沙坑,我們直接尿外邊。”

千蘊:“……”

這話她冇法接,隻能說有把真方便。

“走,我帶你尿尿去。”滄彌直接從窗外把她橫抱出去,他直接利用風勢上來,抱著她腳踩青風到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