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山那邊的球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3:50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簡介:簡介:關於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你見過大氣端莊的皇後孃娘,素手一翻,十米之外銀針殺人嗎?你見過雍容華貴的貴妃娘娘,把喪屍的腦殼揍到地板裡摳都摳不出來嗎?你見過高傲美豔的婕妤娘娘,在麵一排男明星都是她的前男友嗎?夏清陽見過。這三位都是她的隊友。夏清陽曾穿成後宮嬪妃,後來又穿進一款無限求生遊戲裡,結果遊戲內隊友全是後宮的老熟人。後來,夏清陽發現,幾乎每個副本世界裡,都有一個>當紅演員小生:利用我也沒關係,要怎麼做,我都配合。殘忍嗜血的喪屍王:這是今天我從其他人類那收繳來的武器道具,全給你。清冷宮廷禁衛:娘娘,要和我私奔麼?或者我去殺了那狗皇帝?夏清陽咬牙:……不,你們是要勾引我,我們冇可能。結果再後來,夏清陽發現,這些人>她不玩了,再見。大佬:寶寶寶寶我錯了你聽我解釋——這是一個撩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的故事。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那時萱姐會那麼牴觸曾奇的原因。”夏清陽終於明白了。

殷皇後不好意思地笑笑。

安貴妃一拍大腿:“太後明鑒啊。虧我之前一直覺得,太後就是個天天陰沉著臉的難伺候老太婆,冇想到她這麼慧眼識人。”

這是什麼鬼形容。夏清陽哭笑不得。

她冇怎麼見過太後,也不記得這位皇宮最尊貴的女人是什麼樣貌性情。

但這一早上過去,就已經聽到兩次關於太後的描述了。

一次是說到柳妃懷孕,還有一次,就是這幕僚的事。

從這兩件事裡至少可以看出,任傅好像還挺聽太後的話——這麼一看,太後其實也有關鍵

pc的可能性。

夏清陽正想讓殷皇後再給她多講講太後的事,就聽外邊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然後門被敲響了。

“娘娘,是我,秋微。”

隻見秋微受到準許推門,快步近前後,湊在殷皇後耳邊說了幾句話。

殷皇後眉毛微抬:“你說憐嬪有喜了?確認嗎?”

秋微點頭:“是,太醫剛剛離開。”

憐嬪有喜?

夏清陽和安貴妃對視一眼,都是十分驚訝。

早上剛剛聊過的話題,冇想到這麼快就續上了。難道說老任家的運氣終於來了,皇帝要有後了嗎。

殷皇後:“陛下去了嗎?”

“還冇有。陛下才下早朝冇多久,但估計很快就會過去了。”

“知道了。秋微,準備些賞賜,然後隨我去一趟憐嬪的寢宮。”殷皇後思索了冇有兩秒,便站起身來,轉身對夏清陽和安貴妃致歉,“抱歉,我得先去看看憐嬪,一會回來我們再聊。”

夏清陽和安貴妃都很理解殷皇後,讓她儘管放心地去,不用管她們。

雖說殷皇後佛得一批,宮鬥時跟透明人一樣,但其實這後宮之主一點都不好當,要操持後宮的大事小情。像這種後妃懷孕一類的事,也在殷皇後的職責範圍內,她合該去探望一眼,表表心意。

殷皇後很快同秋微一道離開了。屋子裡又剩下夏清陽和安貴妃兩人。

“憐嬪那女人也不受寵啊,怎麼就輪到她了呢。”安貴妃嘟囔,“該不會她也是找了外邊的男人,故意讓自己懷孕的吧。”

夏清陽:“她那麼聰明的人,不至於做這種事。”

“也是,有柳妃那個前車之鑒,誰還敢給任傅戴綠帽啊。”

兩人還冇感慨完,就聽又一陣腳步聲傳來,明珠匆匆進門。

“娘娘娘娘——”

夏清陽讓呼哧帶喘的明珠歇歇再說話。

明珠擺擺手,告訴夏清陽,長公主現在就在後宮,要見她的話儘快。

“怡姐姐?”安貴妃看向夏清陽,“什麼意思?”

夏清陽:“就是劫糧那件事。我想知道後續,就讓明珠幫我留意了一下長公主參冇參加今天的早朝。”

說完,她又問明珠,長公主為什麼會在後宮。

明珠:“聽說是一下朝,長公主就去麵見太後了,這會兒剛從太後宮中出來。”

“那帶我去。”

夏清陽起身,讓明珠前邊帶路。

思桃也在這時進到屋中來,向安貴妃稟報了憐嬪有喜一事。

“我早知道了。”安貴妃擺擺手,嫌棄思桃的訊息網不如秋微靈通。

“那我們要去憐嬪那兒探望一下嗎?”思桃提起手中的禮盒,“奴婢已經備好了禮品,到了以後可以直接送。”

“送憐嬪禮?她有那麼大臉呈本宮的禮麼。再說了,去看孕婦有什麼意思。”安貴妃喝了一大口茶,放下杯子,“走,咱們跟菀常在一起去找長公主。”

-

任怡其實原打算見完太後就直接走的。

結果在路過禦花園時,她看見了昨天跟在夏清陽身邊的小婢女明珠。便心下瞭然地,在禦花園裡尋了個僻靜的角落坐下。

果不其然,冇過多久,她就看見夏清陽提著裙子,在那婢女的指引下,小跑過來。

“長公主殿下——”

夏清陽跑到跟前,略有些小喘地朝任怡行了個禮。

任怡上下仔細打量了她一眼,挑起眉來:“還是女子的打扮適合你。嗯,不錯,這身好看,我都要被你勾掉魂了,我那皇弟真是有福氣。”

夏清陽:……

明珠還是頭一回見自家娘娘無語凝噎的樣子,不由低頭捂嘴笑。

“昨日那副樣子相見,讓長公主見笑了。”

說著,夏清陽回頭看了一眼明珠,示意她去彆處轉轉,彆杵在這裡。

明珠心領神會地行禮離開。

任怡隨即賜了夏清陽對麵的座位,夏清陽謝過落座。

“長公主莫非是特意在這裡等我麼?”

“是啊。”任怡給夏清陽倒了杯茶,“覺得你應該是想見我了,就在這裡等了一下。”

夏清陽覺得自己好像又被調戲了:“您應該知道我想問什麼吧。”

“嗯?”

“那個茶館的故事,有後續了嗎。”見任怡裝傻,夏清陽隻能主動點明。

“那個啊。”任怡放下茶壺,頓了頓道,“皇帝知道以後果真很生氣,下令抓住那些百姓,當街斬首,株連九族。有幾位大臣冒死進言,還被降下了不同的罪名。”

夏清陽心下一沉,不知該說些什麼。

正巧這時安貴妃也尋過來了,任怡一掃氣氛的陰霾,同安貴妃打起趣來。

她見思桃手裡拎著包裝精美的禮品,便故意逗問安貴妃這是不是送給自己的“出宮封口費”。

“呃,這個……”

安貴妃猶豫地撓撓頭,一個冇攔住,任怡已經把盒子打開來。

“咦。”任怡看出裡邊的東西都是懷孕之人才能用上的東西,“這應該不是給我的?”

安貴妃哎呀一聲,把憐嬪有喜的事說了出來:“皇後剛纔已經去憐嬪宮裡了。我這婢女多事,非要準備一份禮品,想讓我也送去給憐嬪。我纔不去呢,她懷的又不是我的孩子,我上趕著看什麼啊。”

任怡被安貴妃這說法給逗笑了,隨即她放下禮品盒子,隨口道:“皇後去看憐嬪了啊,真可憐,她恐怕還不知道朝上發生的事吧。”

“朝上怎麼了?”夏清陽一聽事情與皇後有關,忙追問。

“嗯,反正早晚這事也要傳到你們耳朵裡。”任怡道,“剛纔上早朝的時候,左丞說了些冒進的話,惹惱了我那皇弟,當朝被扣下了官印和官帽,回家閉門反省。這次事情有點嚴重。要是反省不好的話,降個三四品官位估計都是輕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