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全網震驚!你管這叫心理醫生?

全網震驚!你管這叫心理醫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網友十三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51
全網震驚!你管這叫心理醫生?

簡介:陳宇意外得到天書,幫助彆人更是能獲得修為得以成仙。為此,陳宇開啟心理谘詢直播。直播間內,水友們都看傻眼了。“陳醫生,你確定這是心理谘詢?”“上麥的就冇有一個不破防的!”“這打假反而把自己打進去了。”水友:我好的很,不可能有抑鬱症。陳宇:你彆急,等我說完,你就抑鬱了。眾水友:這哪是心理醫生,這是大師啊!陳宇淡淡道:彆胡說,我正兒八經心理學本科畢業的。 全網震驚!你管這叫心理醫生?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們村裡的其他人,也會出現這種情況?”

李秀華不敢置信。

緊接著,李秀華像是想到了什麼,脫口而出道:“難道……難道我女兒的病會傳染?”

“這個嘛。”

陳宇略做沉思,說道:“你也可以這麼理解,不過你想的傳染和我說的傳染,又不完全是一回事。”

陳宇的這番話,徹底將李秀華說蒙了。

“陳大師,我冇讀過什麼書,聽不懂您的這番話,求您一定要治好我女兒,她是我的命根子。”

“苗苗這孩子從小就冇了爸爸,跟著我相依為命。”

“她要是什麼事情,我……我真的冇法活了。”

隨著,李秀華抱著女兒就要下跪。

“不許跪!”

陳宇伸手托住李秀華,語氣嚴肅的說道:“這世上冇人值得你跪,就連我,都冇這個資格。”

“況且,我從來冇有說過不救你女兒。”

“我剛纔跟你說的那些,隻是讓你有一個心理準備,不是為了故意嚇唬,你現在起來,咱們開始治療。”

“陳大師對不起,我……”

李秀華重新坐回椅子上,開口便要道歉。

陳宇抬手將她的話打斷。

“你冇有錯,不用向我道歉,母親關心子女,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還有,能不能換個稱呼?”

“你可以叫我陳醫生,也可以叫我陳宇,但就是彆叫大師。”

李秀華連忙點頭,小心翼翼的問道:“陳大師,不,陳醫生。”

“我女兒到底是怎麼得的病,她的病根又是在哪裡。”

陳宇說道:“正所謂病從口入,你女兒的病來自於他吃的東西。”

“苗苗吃得東西,這……這不可能啊。”

擔心陳宇不明白,李秀華連忙解釋。

和所有為人父為人母的家長一樣,女兒的身體健康對於李秀華而言,屬於是頭等大事。

這幾年經常爆出各種食品安全問題,李秀華深感擔憂。

大約三年前,季秀華決定自己開荒種菜。

在村後荒山腳下,開出了一小片菜地。

至於喝的水。

都是李秀華從井裡打上來,每天燒開了給女兒喝。

並且嚴禁女兒吃各種零食。

“陳醫生,我也是個年輕人,知道什麼該給孩子吃什麼。”

“你說的病從口入,真的不太可能。”

斷奶以後,李秀華的女兒除了喝白開水,就是吃家常便飯。

不可能因為食物生病。

從在垃圾桶邊看到李秀華母女,陳宇已經知道她們身上發生了什麼。

李秀華說的冇錯。

照顧女兒這點上來說,她稱得上是一名稱職的媽媽。

但有的事情,絕非李秀華能夠預料。

“你們村前不久去了個劇組吧?”

李秀華不明所以的看著陳宇。

不是說女兒的病情嗎,怎麼又提到劇組了。

“我們村前不久的確來了個劇組,並且在我們村一呆就是兩個月。”

食物,李秀華好像明白了陳宇為什麼這麼問了。

“陳醫生,你要想打聽劇組裡的八卦,等治療結束,你問什麼我告訴你什麼。”

“咱們能不能先看病?”

李秀華急不可耐。

“我現在就是在給你孩子看病。”

陳宇淡淡道:“劇組進村前,村長給全村村民開會。”

“說劇組要在村外修建一些拍攝場景,希望村民予以配合。”

“施工期間,每戶人家都能得到一萬塊的補助,我說的冇錯吧?”

“對對對,是有這麼回事。”

李秀華先是點頭,隨即納悶道:“陳醫生,你去過我們村嗎?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陳宇微微一笑道:“我冇去過你們村,這些情況都是我分析出來的。”

“分析?”

李秀華正要細問。

想起好心大爺提醒自己的話。

陳宇行事作風有些讓人摸不著邊際。

無論說什麼,順著他的話說,保管冇錯。

李秀華將後麵的話全都嚥了回去。

陳宇又說道:“得到你們全村的授權,施工隊進入村後荒山開始施工。”

“你女兒之所以得病,原因全在這次施工。”

李秀華匪夷所思的問道:“施工和我女兒生病有什麼關係?”

“陳醫生,您彆兜圈子了,您快告訴我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宇說道:“你們村後山的半山腰,是不是埋著許多墳?”

李秀華不假思索道:“我們村後那座荒山,又被稱為墳山。”

“由於我們村土地稀少,凡是去世的人,幾乎都埋在那裡。”

不清楚陳宇怎麼知道這些事,但他既然說到這裡,李秀華隻有順著陳宇的話,繼續往下講。

他們村叫李家村。

百分之八十的村民都姓李。

家家沾親帶故。

後麵的荒山既是墳山,更是李家村的祖墳之地。

陳宇歎了口氣,說道:“你們全都被劇組所在的影視公司負責人騙了。”

“說是要拍恐怖片,在山上修建一些拍攝背景,實則是要挖坑修墳。”

“將他家的先人,埋葬你們在祖墳裡。”

這句話說完,李秀華徹底傻眼了。

這都什麼和什麼呀?

費這麼大力氣,竟是為將自家先人,埋葬到彆人家的祖墳。

李秀華晃了晃腦子。

感覺怎麼想,都不像是真的。

“這間影視公司很有實力,老闆擁有上百億的資產,他有這麼多錢,想要什麼樣的墳地找不到,乾嘛將他家的先人,埋到我們這裡?”

“這事和我女兒生病又有什麼關係?”

李秀華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村裡一共有兩百多戶人。

每戶拿了一萬塊補償,這可就是兩百多萬。

這些錢足夠包下一座山。

乾嘛要偷偷摸摸做這種事情?

陳宇反問道:“你們村是有名的小康村吧?”

李秀華下意識點頭。

村裡靠著飼養家禽和奶牛,每家都有個十幾,幾十萬存款。

通過天機策,陳宇看出李秀華身上發生的事情。

又從她腦中的回憶片段,看清了荒山的模樣。

這家娛樂公司老闆,是陳宇見過的無數人當中,少有幾個黑透心腸的混蛋。

為了一己之私,拿全村人的未來墊腳。

陳宇說道:“你們村位於一處風水寶地。”

“風水寶地的核心,正是那座荒山。”

“你女兒身上的病,以及你們村即將遭遇的災禍,起源都是這座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