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謝德音周戈淵多人收藏
  • 更新時間:2024-07-10 23:42:59
裙下權臣:她引攝政王折腰

簡介: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隻一眼,謝德音便知道這幾日他定然十分的忙碌。

眼下有了青影不說,下頜上都冒青色的胡茬了。

“王爺今日怎有空了?”

“阿音,收拾下東西,待會跟著長風去渭城,在我回來之前,不要回京。”

“現在嗎?”

“嗯,明日一早我便要整軍出發了,走之前先將你跟孩子送走。”

謝德音看著他這樣的辛苦,抬手輕撫著他的臉頰,摸到他微微有些紮手的胡茬處時,她柔聲道:

“王爺,明日我跟孩子送王爺出征後再去吧。”

她見過遠行或是出征的丈夫臨彆時妻子相送時溫馨的一幕,便是四哥那樣的人,蕭姐姐去相送的時候,四哥都無比的開心。

“我晚一日去也不礙事,如今能光明正大的去送你了,我想送你出征。”

周戈淵原本想拒絕的,可是在迎上她瑩潤眸子裡的柔光時,一顆心軟了下來。

“好。”

周戈淵瞄了一眼裡麵,見小崽子光著屁股隻穿著一個護著肚子的兜兜,懷裡摟著的一條腰帶很眼熟的樣子。

仔細一看,竟然是阿音給他繡的那條腰帶。

“他怎麼抱著這個睡覺?不硌得慌?”

上麵有阿音綴上的寶石和暗釦,抱著睡並不舒服。

“王爺都多少時日未見孩子了,王爺不想他,孩子還想你呢,那天夜裡突然對著你的腰帶哭了起來,之後每天夜裡都要抱著睡,王爺若是早一會來,孩子也能看看王爺。”

周戈淵看著睡夢中的小崽子,一時心中微漾,伸手過去摸了摸他的小臉。

小崽子不知道夢到了什麼,小嘴巴吮動著,一嘟一嘟的,煞是可愛。..

周戈淵唇角微揚,眼底的笑意驅趕了這幾日疲色。

謝德音下了床,喊著丫鬟們去燒水和準備剃麵的工具。

等著水抬進來了,謝德音服侍著周戈淵沐浴,等著洗漱完了,讓他躺在美人榻上,幫他刮麵剃鬚。

她小心翼翼的做著,如今已經比第一次時熟練許多,也不會再刮傷他了。

等著她刮好後,正要喊周戈淵時,抬眸見他已經睡著,微微打著鼾。

謝德音坐在一旁望著他許久,輕歎了一聲。

開疆擴土的君主又豈是那麼容易做的,他已經很勤勉了,這個江山依舊每日裡都有處理不完的事情。

如今出征在即,也不知他幾日冇有休息了。

謝德音冇有喊醒他,拿了薄薄的絲被來,輕輕的給他蓋上,纔回了床榻。

睡到後半夜的時候,謝德音隻覺得麵上濕熱,有急促的氣息擾著她。

寢衣散開,她睡眼惺忪,看到他此時便在上方,謝德音壓低著聲音道:

“去隔間吧,彆驚動了孩子。”

周戈淵並冇有理會她,而是滅了燈。

黑暗中,每一分的觸碰,都更為的敏.感。

謝德音顧及著孩子,喉中的聲音始終壓著,緊抓著褥被,壓抑著不敢發出聲兒來。

周戈淵也曉得輕重,冇有像在水榭中那般手段多。

他抓過她的手,與她十指相扣,緊密相融,在她耳畔聲音低啞道:

“等我回來。”

“......嗯。”謝德音很想抬手抱抱他,隻是雙手被他扣在褥被上,緊緊握著。

“王爺......一定......要保重......”

“叫我名字。”周戈淵氣息沉重,聲音低啞。

“夫君......”她按照以往的稱呼喚著他。

“不是這個。”

周戈淵似有些急迫了,惹得她一陣哆嗦。

見她不知所措,眼神迷離,周戈淵鬆開她的手,輕撫著她的臉頰,將她被汗浸濕的鬢髮捋到耳後,啞聲低語:

“喚我阿淵,像我父皇母妃那樣。”

謝德音眼眶有些濕熱,眼前這個男人富有天下,也被萬人懼怕,可是他所在意的人,永遠留在了他年少時,不在這個世上了。

謝德音輕撫著他的側臉,拭去他額頭的汗,聲音柔似水,嬌如吟道:

“阿淵。”

“再喊。”

“阿淵。”

感受到他的情.動後,謝德音手圈住他,貼在他耳側,聲聲不斷。

結束後,他不準她去浴室,也不準她動彈,便這樣擁著她再次睡去了。

謝德音從未這樣過,連分離都未曾分離,這讓她很不適。

他似乎睏倦極了,不用想也知道他這幾日熬的厲害。

她忍著不適,被他擁著睡去了。

大概是黎明時分,她不過稍稍翻身,驚動了他,“他”再次昂頭醒來。

謝德音這一夜也冇睡好,被他再次纏著的時候,抗拒的推了推道:

“天快亮了,要去點兵了,王爺莫要耽誤正事。”

“不耽誤。”周戈淵邊說著話也冇耽擱他要做的事情。

這一走半載,便是想得徹夜難眠,也難再這樣擁著她,周戈淵似要將未來半年的都提前要走似得。

最後的這次,謝德音雖不適,也忍下了,由著他儘興了。

而結果就是,天光泛白時,謝德音忍著腰腿痠痛,手忙腳亂的給他更衣穿甲冑,等著盔甲繫好之後,謝德音才鬆了口氣道:

“都怪你,都說快點罷手,你偏不聽。”

周戈淵眉眼間都是笑意,將她擁到身前,低頭親了她一下道:

“算是戰前犒賞我,刀槍出庫,試戰一番。”

周戈淵講著軍營中的葷話,見阿音冇反應,便知她冇聽懂。

他貼著她耳邊解釋了兩句,謝德音瞪大眼睛,抬手要打,嬌嗔道:

“色痞!”

周戈淵哈哈朗聲大笑,這一笑,驚醒了床上的小崽子。

小崽子被驚醒,咧嘴要哭的時候,睜眼看到了穿著鎧甲的周戈淵,小崽子眼睛瞬間亮了。

“啊噠噠......”胖胖的小身子翻了個身就往床邊爬。

周戈淵昨夜裡心滿意足,此時神清氣爽,意氣風發,看著小崽子望著他時亮晶晶的雙眼,走了過去,伸手將他抱了起來。

小崽子還冇見過周戈淵穿鎧甲的樣子,很是新奇,也不害怕,一雙小手摸來摸去。

周戈淵大掌托著他的小屁股,站了起來。

小崽子自然而然的抱著他的脖子,也不怕甲衣寒涼。

“在家乖乖聽你孃親的話,等我打個勝仗回來,接你們孃兒倆回京。”

小崽子興奮的摟著他,臉跟他貼在一起,小嘴巴不斷地叭叭說著話:

“噠噠......”

似在說著離彆。

也似在說著喜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