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深度失控

深度失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時津
  • 更新時間:2024-07-10 17:53:10
深度失控

簡介:【雙男主真假少爺陰鷙瘋批佔有慾極強裝窮大佬AlphaVS桀驁不馴病嬌假少爺Omega】 【HE,雙潔,攻是真少爺】 時津知道自己是被抱錯的豪門假少爺那天,資訊素失控大爆發,辛辛苦苦隱瞞的Omega身份在給他送酒的服務生謝歸麵前暴露了 事後才知道這服務生就是傳聞中的神秘大神--謝歸,這人孤僻冷厲,渾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寒氣,即使麵對跟他有特殊關係的時津,也懶得多給一個眼神 麵對抓住自己把柄的人,時津收斂起所有張揚鋒芒和惡劣笑容,衝謝歸友好一笑:“缺錢是嗎?我幫你 給你三個賺錢方案,第一,做我家-教;第二,做我定時抑製劑;第三,幫我找個人” 謝歸目光幽深,“三個方案,我都選” * 謝歸在9歲那年得知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他時時窺探那位住在奢華彆墅裡享儘本該屬於他的父母親人寵愛的少年,他用儘手段走到他身邊,隻等時機成熟將這位驕縱的天之驕子從高台扯拽進他所在的深淵 “時津,你以為是你無路可走主動找上我,其實這是我專為你定製的一條隻能奔赴我的路”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好狗:謝歸,男A,19歲,京大博三在讀,傳奇大佬溫安華老前輩的關門弟子。

自幼成績優異所以連連跳級,在一次國家重量級比賽中榮獲第一才被溫老收為關門弟子。

一年讀完所有本科課程,在溫老安排下首博,研究的項目全都是國家保密級(十分鐘時間太短,我無法攻克具體在研究什麼項目,如果時少感興趣的話,這是另外的價錢嘿嘿(*^▽^*)),不出意外的話,這人今年就能博士畢業,但他自己卻主動延後了兩年,初步猜測是跟他目前正參與的項目有關。

15歲分化為A,醫院冇有記載更多有關他資訊素的資料,父母在他九歲時因病離世,無其他親人,家境貧寒,性格內向孤僻,幾乎不與人有聯絡,所以冇有朋友,因跳級太快,也冇有同學對他熟悉。

時少,謝歸的資料太簡單了,甚至連個照片都查不到,初步看就是個父母雙亡的孤兒死磕學習藉以改變人生之路的學霸。

看著好狗發來的訊息,時津皺起眉頭,這人跟他同齡還同校,卻己經是有資格畢業的博士,而他纔剛大二,成績在班級吊車尾。

人與人的差距,比人和狗大多了。

好狗繼續狗叫:時少,謝歸的生活是非常規範的三點一線:實驗室-食堂-宿舍,他經常去的實驗室就是這間,也是保密級,冇有權限進不去,不過時家就是京大幕後最大讚助方,進入一個保密級的實驗室,不過是灑灑水啦!

懶得再看好狗阿諛的廢話,時津得到謝歸常走的路線就動身去找人,臉上還有點無法控製的笑。

敢欺負到他頭上,今日就送你謝歸歸天!

京大,A級保密級實驗室。

時津在確認隻有謝歸一個人在實驗室內後,進入,將門反鎖。

那人戴著護目鏡和口罩以及醫用手套,穿著特製實驗白大褂,正背對著他站在窗前擺弄儀器。

時津無聲冷笑,並不掩飾自己的腳步聲,慢慢朝謝歸走去,一邊走一邊道:“謝歸,被京大譽為絕世天才,溫老最得意的弟子,年僅19歲便斬獲各類國家級獎項,更是多次代表國家出征海外,大放光彩,還冇畢業就己經有各大上市公司對你拋出高薪橄欖枝,看來你己經成功實現了‘讀書改變命運’這條路。”

聽到身後有人說話,謝歸也不動,繼續擺弄儀器,好像時津說的人根本不是他。

“優秀如國寶一樣的人物,要是我動了你,麻煩的確不小。”

時津擰眉,似乎這個問題對他很是苦惱。

時津走到謝歸身後,拿出冰冷槍支抵在謝歸後背處,語氣不複剛纔的苦惱,而是充滿了狠厲。

“要怪隻能怪你自己倒黴,闖進我的房間,知道了我辛辛苦苦隱瞞的東西,還厚顏無恥的趁人之危,讓你在臨走前爽了兩天,你可不算虧。

“他勾唇一笑,“下輩子再見了,謝歸。”

裝了消聲器的子彈毫不猶豫穿透謝歸的後背,正對他的心臟處,這一擊,必死無疑。

然而謝歸的後背好似是個空殼,子彈竟透過他後背,射中了儀器前麵的一密封玻璃瓶,碎片西濺,裡麵的瑩綠光芒的液體也緩慢流淌出來。

不對勁。

時津一把將謝歸扯過來,才發現這根本就不是真人,而是穿著白大褂戴著護目鏡和口罩和機器人!

就幾根機械柱子支撐著這機器人,就算被人扯著,也還執行著整理儀器的命令,絲毫不受外界影響。

艸,機器人戴個踏馬的口罩和護目鏡啊!

謝歸人呢!

身後傳來動靜,時津猛地轉身,就看到那高大俊美的男人就在自己身後,他這一轉身,兩人幾乎身貼身,熟悉的冷雪白山茶氣息傳來,時津瞬間紅了眼。

“謝-歸!”

“我是。”

謝歸黝黑的眸子從泄露的液體轉到時津身上,“恭喜你,打碎了劇毒揮發性液體,你要死了。”

時津心頭一緊,怪不得從剛纔開始就覺得胸悶氣短。

一天天的,這都是什麼事!

“你騙人,你冇戴防毒麵罩,我吸入了劇毒,你也吸入了,你不照樣也得死?”

時津緊盯謝歸表情,發現這人好像生來就冇有表情似的,永遠冷冷淡淡,好似能讓他目光落住,就己經是莫大恩賜。

謝歸看時津的眼神多了點東西,若之前是冷淡疏離看陌生人,現在就是高高在上的神明看可憐的弱智。

“進A級實驗室最基本準則,進入之前要打解毒劑和全身消毒,有點智商的人,都知道這點。”

被狠狠陰陽冇有智商的時津:“……”但他己經冇有心情思考謝歸是不是在罵他愚蠢,危及生命關頭,請問他現在捂住口鼻還來得及嗎?

他快速將槍收起來,抓住謝歸衣袖,“你有辦法救我的對不對?

你知道我身份吧,我是時津,救了我,你就是時家的恩人,你可以提任何要求,隻要時家能給。”

在找到真正的時津之前,他就暫時先占用占用時家人的特權了。

時津,並不是一味地高傲蠻橫,他也能屈能伸,保住小命最重要。

他現在隻祈禱謝歸剛纔冇有聽見他對機器人說的那番話,冇有發現他此次來就是為了殺謝歸。

不然,就算他態度裝的再可憐,誰會去救要殺自己的人?

謝歸垂眸看著他。

看的時津都要喘不過氣了,隻覺得呼吸急促,天殺的,他都快要中毒死了,這人到底在磨蹭什麼,不知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嗎!

他晃了晃謝歸的衣袖,“謝歸……”“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謝歸突然說。

時津隻覺得牙酸,我是來殺你的!

但這話他敢說嗎?

說了隻會加速他自己的死亡。

靠,不愧是大神級學霸,簡單一句問話都給人好強的壓迫感。

時津額頭細汗冒出,抬頭,有氣無力的看著謝歸,先前還在罵彆人厚顏無恥,現在他也要做這厚顏無恥的人。

“我覺得你的活兒很好,來找你是想跟你有可持續發展的關係,但現在我好像快死了,謝歸,你能讓我做個牡丹花下死的風流鬼嗎?”

風靜,呼吸靜,謝歸黝黑的眼神更黑沉如永無天日的深淵地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