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沈鹿寧沈玄鶴

沈鹿寧沈玄鶴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折玉腰
  • 更新時間:2024-07-25 00:56:46
沈鹿寧沈玄鶴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六百一十五章像上回在靈堂時那樣?

正當沈鹿寧陷入沉思,她的臉上忽然多出一隻大手,輕輕地替她擦拭臉上的淚水。

沈鹿寧回過神來,淚眼朦朧間,窺見一張熟悉的臉。

“哭了這麼多日,還在哭,你的眼淚還真是跟山泉似的,流也流不儘。”

“三少爺,你怎麼來了?”

“事情辦完,來看看袁老先生。”

“袁老見到三少爺,定會很高興。”

沈玄鶴眯了眯眼,有些不敢相信這句話會從她嘴裡說出來。

人人都覺得他凶氣駭人,就連她也畏懼他,袁老見到他怎麼可能會高興?

可他即便知道她說的是奉承、恭維的假話,心底卻也莫名滋生出一抹欣喜。

“不問問寧弈的結果?”

“何時問斬?”

“已經死了。”

沈鹿寧不由得一怔,死了?

怎麼會這麼快?

便是犯了事的囚犯要問斬,也得等聖上批奏,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行刑。

莫不是他擅自用了私刑......

“三少爺前途無量,步步走過來皆是辛苦,犯不著因為這種人渣而惹得聖上不快!私自處死新科狀元,是在折聖上的顏麵!”

沈玄鶴看著她一臉著急,心底的那抹欣喜更甚:“擔心我?”

沈鹿寧想起他在生辰夜裡做的事,輕輕地點了點頭。

她這一舉動,直接叫沈玄鶴愣住。

他原本隻是想故意逗逗她,以為她會怒而反駁,不料她竟點頭承認自己在擔心他。

他甚至不知該作何反應。

盯著她的眉眼看了許久,他輕聲道:“不必擔心,他是染上天花疫病而死,朝廷對外也會這麼說,否則他犯下的罪行影響皇家和朝廷的顏麵。”

“寧弈的天花不是控製住了麼?”

沈鹿寧明明記得寧弈的天花已被徐駱長治好,隻是身上遺留下來的疤痕冇法消去,不可能因為天花而丟命。

沈玄鶴擦乾淨她臉上的淚,把給她用過的帕子又收回懷裡:“這些你不必管,總之他死了,死得很痛苦,你今後在侯府無需提心吊膽。那些害你性命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下一個要死的人,便是蕭王。

沈鹿寧算是聽明白了,寧弈根本不是因為天花而死,是沈玄鶴動用的私刑,天花隻是維護皇家顏麵的藉口。

她雖不知為何在五皇子的眼皮子底下,沈玄鶴還能動用私刑,但他的行事定是受五皇子默許。

不論如何,寧弈的死,讓她心中一快。

若不是寧弈利用老管家綁架她,她還能見袁老最後一麵,能與恩師好好告彆,不至於落得個遺憾收尾。

他該死,千刀萬剮死不足惜!

見她情緒不對,似乎又要哭,沈玄鶴眼底閃過一絲疼惜,直接將她整個人扶起來。

“你去邊上眯一會兒,我來替你守靈。”

“這怎麼行!”

“怎麼不行,”他說著湊近她耳邊,故意沉下聲音,“怕我會趁你睡著動手動腳,像上回在靈堂時那樣?”

腦子裡閃過那時候的記憶,沈鹿寧瞬間紅了耳根:“不、不是!”

沈玄鶴輕笑:“放心,袁老和那老東西不同,我和那時候的我也不同,不會再欺負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