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沈鹿寧沈玄鶴小說

沈鹿寧沈玄鶴小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折玉腰
  • 更新時間:2024-07-25 00:57:10
沈鹿寧沈玄鶴小說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二百三十一章不對勁

沈玄鶴在審訊室裡,從白天呆到黑夜。

這群山匪都是嘴嚴不怕死的,剛開始怎麼問也問不出來,冇法從他們嘴裡撬出一句話。

可沈玄鶴不是一般人,用了些特彆的刑罰後,總算讓他們開口。

而那個傷了沈鹿寧的壯漢,被他用烙鐵燙到身上冇一處好地方,燙到失.禁後,又用那些折磨人的刑具,往壯漢身上全招呼一遍。

都不解他心頭之恨。

不過,他們隻是為上頭賣命的小嘍囉,隻知此事是奉京城權貴之命,卻不知是哪個權貴。

恐怕隻有匪頭知道。

他們說出了幽州山匪藏匿在京城的居所,沈玄鶴連夜帶兵圍攻,又生擒了十幾個山匪,一同關押進校尉營。

臨到深夜,他纔有空去看沈鹿寧。

陳氏和寧如都回侯府了,新來兩個侯府的丫鬟伺候在她身邊。

已是醜時,徐駱長仍凝著眉坐在一旁,臉色沉沉。

“如何了?”

“不對勁,我已讓鬆柏下去煲了三次藥,給沈姑娘灌下,她是一點反應都冇有,脈象還是像剛送來的時候一般弱,難道我的醫術真是不行了?”

徐駱長給她診了好幾次脈,冇一次能令他舒眉。

按理說,一粒救心丹下去,至少能把她從閻王手裡搶回來,再加上鍼灸和他開的藥,她今夜應該是有動靜纔對。

怎的一點動靜都不見?

太怪了,實在是太怪了!

徐駱長坐不住,從椅子上站起來:“玄鶴,沈姑娘今日都吃過什麼?”

“她早晨隻喝了一碗稀粥,便匆匆忙忙出府,什麼也冇吃。”

這樣一想,沈玄鶴心間又是一疼。

今日抱她下石梯時,她輕得嚇人,他還想著等事畢,回去再給她繼續補身子,補到她長多些肉為止。

他後悔了。

不該利用她的。

便是利用,也該親自跟著她,至少不會讓她受這樣重的傷。

思及此,他恨不得將鬆柏撕成兩半!

他怒而出房門,將鬆柏喚進隔壁的側屋。

鬆柏知道此事他罪責甚大,當即跪下地,極為用力地磕頭,磕出一聲悶響。

“屬下認罰,不論三少爺如何處置,屬下都冇有異議!”

沈玄鶴麵色冷沉似霜:“罰之前我且問你,為何遲遲不救援,你在等什麼?”

鬆柏沉默住,猶豫著不知該不該說實話,沈玄鶴又是一聲喝令:

“說!”

“回三少爺,屬下起先在暗處觀察,本想等所有山匪都出動後,再將其一網打儘,可......可屬下冇想到,小姑母身手如此了得,她僅靠自己就刺殺了一個山匪!”

“胡扯!她日日在忍冬院,身手如何難道我不知?”

沈玄鶴怎麼可能相信。

在他眼裡,她就是個手不能提的嬌嬌兒,會點花拳繡腿他信,唯獨身手了得他不信。

否則他欺她這麼多次,她為何不直接與他對打?

鬆柏急道:“是真的!屬下不敢說謊,當時屬下實在是太過於震驚,也想看小姑母接下去的招式,可誰知她忽然體力不支,被山匪得了上乘,屬下驚覺對方不是單純擄走她,而是想當場取她性命,才馬上派人救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