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盛相思傅寒江抖音

盛相思傅寒江抖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
  • 更新時間:2024-07-17 06:14:00
盛相思傅寒江抖音

簡介:《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盛相思皺了皺眉,答應了,“好。”

起身,跟在傅寒江身後,一前一後,出了病房。

“快到中午了。”傅寒江抬起腕錶看了看,“正好,一起吃個飯吧?榮福居,好不好?”

盛相思側首看他一眼,“好。”

到了榮福居,要了個包廂。

“吃什麼?”傅寒江把餐單遞給她。

“隨便,都可以。”盛相思喝著水,擺擺手。

“那好,我來點。”

傅寒江招手叫來服務員,報了一串菜名,“先上這些……記住,不要香菜,不要蔥薑蒜。”

“好的,小傅先生。”

盛相思斂了斂眉,都是她愛吃的,還有,她絕對不吃的。

她放下水杯,抬頭看著他。

“不是有話說?說吧。”

傅寒江勾勾唇,“先吃飯,吃完了再說。”

他說先吃飯,還真就先吃飯。

菜上來後,傅寒江隻顧著給她夾菜,“這道鹿肉,你很喜歡吃的。”

“謝謝。”

盛相思看看麵前堆成小山的碗,低下頭,不緊不慢的吃著。

傅寒江靜靜的看著,喃喃:“吃的真好。”

等她吃的差不多了,又給她盛了湯,“有點燙,慢慢喝。”

“嗯。”盛相思點點頭,小口小口喝著。

“相思……”

“嗯?”她抬起頭,終於要說了麼?

傅寒江眨眨眼,微微笑著,“我雖然離開傅家了,但是,我給你的卡,還能繼續用,不受影響。”

他說的,是他給她的副卡,用作君君撫養費那張。

“哦。”盛相思點點頭。

“以後。”

傅寒江心上酸澀的厲害,努力扯著嘴角,“要記得好好吃飯,減肥可以吃減脂餐,不要餓肚子。”

“……”盛相思頓住,杏眸望進他眼底。

“要是遇到什麼問題,自己解決不了,千萬不要自己扛著。去找大哥,大哥會幫你的。”

“?”盛相思杏眸圓睜,眼底鋪滿疑惑。

他……為什麼這麼說?

傅寒江深吸口氣,“我都知道了,齊承誌……是你弟弟。”

“!”盛相思眸光一震,他怎麼知道的?齊承誌告訴他的?

傅寒江偏了下臉,再看向她時,眼底通紅的一片。

“齊承誌說的對,我不配喜歡你。十年了,我對你一無所知,有什麼資格,再纏著你?”

這會兒,盛相思已經說不話來。

“湯喝完了?”傅寒江看一眼,她的湯碗,“我再給你盛一碗……”

伸出的手,被盛相思給擋住了。

“相思。”

“不用了。”盛相思溫溫淡淡的看著他,微微笑著,“我已經飽了。”

到了此刻,她終於明白。

“這是頓散夥飯?”

傅寒江狠狠閉了閉眼,心尖擰著圈的疼,艱難點頭,“是。最後一次了,今天,你從這扇門出去,我不會再以任何理由糾纏你。”

“哦。”

盛相思淡淡一笑,“倒也不必這麼隆重,這不就是一句話的事?”

“最後一次了……”傅寒江搖著頭,“我想再好好看看你。”

“嗯。”

盛相思點點頭,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正視著他,“看好了嗎?我吃飽了。”

言下之意,她就要走了。

“看……”傅寒江如鯁在喉,卻不得不點頭,“看好了。”

“嗯哼。”盛相思彎彎唇,拿起包站了起來,“那,我走了。”

“好。”除了這個字,傅寒江彆無他說。

盛相思背起包,朝他揚起抹笑,“走了。”

邁開步子,冇有‘再見’。

一步,兩步。

她還冇走到門邊,突然,身後貼上具精實的身子,盛相思脊背一僵,整個人挺直了。

是傅寒江,自後抱住了她。

盛相思呆怔著,一動不動。

“相思!”傅寒江環抱住她,臉頰搭在她肩上,聲音沙啞的不成樣子。

“我忘了跟你說,對不起!十年了,我纔剛剛喜歡上你,太晚了,對不起。”

盛相思眉目不動,緩緩開口,“冇什麼可對不起的,我已經說過,喜歡這種事不能勉強,我理解。”

“相思。”

有些話,太過無恥,當著她的麵,傅寒江問不出口,隻能這樣背對著她恬不知恥的問一問。

“你以前很喜歡很喜歡我的,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當初,我冇有讓你去費城,你現在,應該還是喜歡我的,是不是?”

“如果?”

盛相思挑挑眉,語調裡帶了點戲謔的笑意。

“已經過去的事情,假設其實冇有任何意義……”

傅寒江默然,以為,她不會回答了。

可是,卻聽她說道,“不過,我想,應該是的。”

頓了頓,繼續道,“如果我們一直一直在一起,直到現在,我應該是……還是,喜歡著吧。”

假設的問題,那她就假設的回答吧。

說著,拉開傅寒江的胳膊,“走了!”

看著她的拉門出去,傅寒江卻好似被剪斷線的木偶,失去了重心,連連後退,最後重重跌坐在椅子上。

喜歡!

相思的回答,竟然是喜歡!

然而,冇有,如果!

外麵。

盛相思揹著包,一直走到大門口,才放緩了腳步,紛亂的思緒,在她腦子裡、胸腔裡,胡亂衝撞著。

快要承受不住!

忽而,盛相思抬起手,捂住了眼睛。

喃喃低語,“如果我們一直一直在一起,直到現在……一直一直在一起,直到現在……?”

手心裡,漸漸潮濕,濕噠噠的。

淚水,從指縫裡溢位。

“然而,冇有,如果……”



兩天後,白冉手術。

盛相思把家裡安排好,手術這天,她天冇亮就到了醫院,幫著白冉做術前準備。

她到的時候,傅寒川已經在了。

坐在沙發上,一貫的沉默做派,見到盛相思,微一頷首。

“大哥。”

盛相思冇多說,立即去陪著白冉。

白冉拉著她,小小聲,“相思,你來的正好。有件事拜托你。”

“什麼?”

“就是……”

白冉‘看’了‘看’傅寒川的方向,“傅大少幫我這麼多忙,我的眼睛馬上好了,我想送他個禮物,表示下感謝,你知不知道他喜歡什麼?”

“送大哥啊?”

盛相思心道,你送大哥根稻草,他也會喜歡啊。

開口笑道,“貴的東西就不必了,大哥最不缺錢,送心意吧?心意越重,大哥越開心。”

“心意?我想想啊。”白冉皺著眉,苦惱的很。

“彆想了,先準備手術吧。”

“哦,好。”

與此同時。

山海城,套房裡。

傅寒江是被手機給震醒的,宿醉後頭疼的厲害,隨手劃開手機接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