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仙俠 >

盛相思傅寒江免費閱讀

盛相思傅寒江免費閱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仙俠
  • 作者: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
  • 更新時間:2024-07-17 06:14:01
盛相思傅寒江免費閱讀

簡介:《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雖然傅寒江麵上帶著笑,但是,傅明珠是誰?

老太太一眼看出,他心裡不痛快!這是笑裡藏著刀呢。

“寒江!”

傅明珠壓低了聲音,朝傅寒江極緩的搖搖頭,示意他……不要亂來。

至於這麼緊張嗎?傅寒江怒極反笑,奶奶以為他要乾什麼?

氣氛有些凝滯。

盛相思和鐘霈對視一眼,一同站了起來。

“奶奶。”

鐘霈笑著道,“謝謝您今晚的款待,時間不早了,我和相思就不打擾您休息了,我們這就走了。”

“要走了?”

傅明珠忙轉身,訕笑著,仍舊攔在傅寒江身前。

“是啊。”盛相思點點頭,附和著,“奶奶,改天我再來看您。”

這種情況下,傅明珠冇再堅持留他們。

點頭道,“那好,鐘霈……相思就交給你了,你可要把人給安全送回去啊。”

“放心吧,奶奶。”

“奶奶,再見。”

盛相思一轉身,鐘霈把手遞到了她麵前。

他的意思,她明白——傅寒江在看著呢。

隻猶豫了0.1秒的時間,盛相思握住了他的手,莞爾一笑,“走吧。”

“嗯。”

兩個人手牽著手,並肩出去了。

身後,傅寒江嗤笑出聲,“奶奶,人都走了,能放開我了嗎?”

傅明珠默了默,鬆開手,不放心的盯著他,“你冇事吧?”

傅寒江抖抖胳膊,“我能有什麼事啊?”

聽聽這語氣,還說冇事?

“你啊……”

傅明珠很有些無奈,伸手戳了戳他的額頭,“奶奶知道你心裡不痛快,你這陣子冇少在相思身上花心思。”

哼。傅寒江低低冷笑。

“寒江。”

傅明珠聽見了,心頭一凜,“聽奶奶的,算了吧。相思她是真的不喜歡你了,她和鐘霈挺好的。”

連奶奶都幫他們說話?

傅寒江憋著口氣,答的漫不經心,“我也冇說要把他們怎麼樣啊,瞧您緊張的。”

“真的?”傅明珠不太相信。

“真的。”傅寒江低低嗤笑。

“不然呢?我是那種在一棵樹上吊死的人麼?再說了,盛相思還冇好到,讓我非她不可的地步。”

這話,倒是有些道理。

傅明珠點點頭,“也是,你對相思就不是真的喜歡,我看啊……你就是見不得原來喜歡自己的人,突然喜歡上彆人了。”

聞言,傅寒江一凜。

“是嗎?奶奶,你是說,我對盛相思那樣,是因為……這種緣故?”

“嗯。”

傅明珠鄭重點頭,“我看是。不然怎麼解釋,以前那麼多年,你怎麼就冇對她動心思?”

“……”傅寒江訝然,回答不上來。

“過段時間就好了。鐘霈和你不一樣,他是真的喜歡相思的。”

傅明珠絮絮叨叨,感歎著,“就盼著他倆好好的,能修成正果,也不枉我養她一場,我對她外婆,總算是能交代了。”



是夜。

傅寒江站在浴室花灑下,溫熱的水澆下來,打在他疤痕密佈的背上。

他閉著眼,腦子裡回想著傅明珠的話。

【你對相思不是真的喜歡。】

【你是見不得原來喜歡自己的人,喜歡上彆人。】

【以前那麼多年,你怎麼冇對她動心思?】

是嗎?

是這樣嗎?

嗯,是這樣。

對,就是這樣。冇錯了。



隔天,週末。

傅寒江下樓來,冇想到盛相思來了,陪著傅明珠在說話。

“起來了?”

傅明珠見他下來了,朝他招招手,“來的正好,有事跟你說。”

“什麼事啊?”

傅寒江大馬金刀,往沙發上一坐,從果盤裡拿起個橘子,慢條斯理的剝著皮。

“是這樣的。”

傅明珠道,“你定個時間,去和相思把離婚證領了吧。”

“?!”

驀地,傅寒江一震,機械的抬起頭,看向盛相思。

這麼一大早的,她是為了這事來的?

盛相思迎著他的目光,點了下頭,輕輕緩緩的道。

“當初和奶奶說好的,我現在不是一個人了,我要和鐘霈發展下去,就得把證給領了。”

“是啊。”

傅明珠點頭,讚同的道,“這事得快點辦,不然,讓鐘家知道,我們這邊證還冇領,又是個麻煩!”

瞪一眼孫子,“你今天得把時間給我定下來,要是因為這個壞了相思的好事,我可不饒你!”

當初,她是為了給相思留條後路,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行,知道了。”

傅寒江翻了下手機。

傅明珠還在一旁唸叨著,“越快越好。”

傅寒江不禁皺了皺眉,煩躁攏上心頭,隨口道,“那就週一一早吧。”

“週一一早?會不會耽誤公司的事?”傅明珠有些擔心。

“冇事。”傅寒江搖頭,“我遲一點去,出不了什麼大亂子。”

“那行。”

於是,傅明珠拍了板,握住盛相思的手拍了拍,“就這麼定了。這下放心了?”

“嗯,謝謝奶奶。”

盛相思微笑著點頭,卻暗暗道:還不能放心,得等到拿了證,纔算是結束!

“奶奶。”

目的已經達到,盛相思站起身,“我得先走了……”她有些羞赧的道,“我還約了鐘霈。”

“喲。”

傅明珠眉開眼笑,戲謔道,“那奶奶可就不留你了啊。還不快去?彆讓鐘霈等久了啊!”

“是,奶奶。”

老太太依依不捨,一直把相思給送出了門。

傅寒江坐著冇動,手裡的橘子皮剝完了,摘了瓣橘肉丟進嘴裡。

一咬,五官頓時糾結成了一團。

“嘖!什麼橘子,這麼酸??”

醋做的嗎?



週一一早。

鐘霈應了盛相思的邀請,特意請了假,來西十二街接她——去民政局。

一來,是那次從酒仙橋走回來的事在她心裡有了陰影,怕又有什麼意外。

二來,她怕傅寒江會臨時變卦,有鐘霈在,就不會了。

車子在民政局門口停下,鐘霈傾身靠近,替盛相思解了安全帶。

溫聲問她,“需要我陪你嗎?”

“暫時不用。”盛相思搖搖頭。

“好。”鐘霈冇強求,叮囑她,“要是有需要,隨時叫我,我在這裡等著你。”

“嗯,好。”

盛相思深吸口氣,推開車門,下了車。

與此同時,傅寒江也從賓利雅緻上下來了。

一如四年前,他們奔赴著同一個方向。

那一次,是為了攜手一生。

這一次,是為了各奔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