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四合院我何雨柱是廚神

四合院我何雨柱是廚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敦而敏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3:46
四合院我何雨柱是廚神

簡介:簡介:關於四合院我何雨柱是廚神:現代人穿越成為何雨柱,他不當舔狗,更不會給一群無關的人養老。何雨柱不僅是四合院戰神,還是廚神。東坡肉、宮保雞丁、回鍋肉、麻婆豆腐、東坡肘子、夫妻肺片……香真香,饞死你們一院子禽獸。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何大清卻搖搖頭說道:“傻柱,有些事情你還不太懂,我留在保定一是確實看著你白姨可憐想幫幫她。

另外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我不知道除了許富貴以外,還有人掌握我的證據冇有。

我不在京城,那些人就不會對付我,要是我去了京城,真的怕有人給我出壞。

所以我還是留在保定好一點,這樣不但我安全,你和雨水也不會受到牽連!”

何雨柱環視了一下四周,看到四周冇人,纔好奇地問何大清道:“照片上的人是誰啊?”

何大清一聽苦了臉:“哎,那時光頭手下的一名將領,我當時跟他做過幾次菜,並冇有太深的交情。

隻是那時候我覺得他是個大領導,還跟他照了次像,我覺得有些榮幸呢。

我也曾經給人看過我跟他的合影,還讓許富貴幫忙洗了幾張照片。

誰知道冇過幾年光頭就倒台了,我害怕被他牽連纔想離開京城的。”

何雨柱這才知道何大清離開京城的真正原因,這肯定是何大清當年得瑟才惹出來的禍。

不過何雨柱也聽明白了,這件事何大清讓不少人都知道了,想到過幾年時局的風雲變幻,何大清躲在保定未必不是一個好的保命方案!

“哎,爹,你可真夠坑的!”

何雨柱也打消了勸何大清回京城的打算,隻是小聲地埋怨了幾聲何大清。

“嘿嘿!隻要我不在京城,又冇有照片作證,以後不會有人拿這件事來難為你!

還有雨水你要給我照顧好,要是出了差池,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何大清顯然對何雨水的感情更深厚,一直要求何雨柱要對何雨水好一點。

“好了,雨水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隻要按時給我們寄錢就可以了!”

何雨柱白了一眼這個不靠譜的便宜老爹,他直接拿起驢肉火燒啃了起來。

天黑的時候,何雨柱已經回到了京城,他一進大院就遇到了三大爺閻埠貴。

“柱子回來了!”

閻埠貴笑眯眯地跟何雨柱打著招呼,他湊近何雨柱說道:“柱子,你還是考慮一下,讓三大爺照顧雨水吧,我保證一定會好好對待雨水的!”

很顯然,閻埠貴對照顧何雨水的事還不死心,他今天在院子門口等著,就是想再做做何雨柱的工作。

“三大爺,你這事就不要再操心了,我既然把雨水交給了二大爺,就不會改變主意!”

何雨柱根本就冇有給閻埠貴一點希望,直接拒絕了閻埠貴。

閻埠貴的笑容一下就消失了,他像怨婦一樣幽怨地看了一眼何雨柱。

“哦對了,我看易中海那老傢夥也在找你,看他的架勢好像是有急事!”

何雨柱聽後搖搖頭,他顯然知道易中海為什麼會找他。

明天就是易中海認聾老太太乾孃的日子,易中海顯然還是想免費用他當廚師!

“三大爺我知道了,我去看看易中海找我有什麼事!”

何雨柱藉口擺脫了閻埠貴的糾纏,他邁開大步就往中院走。

剛進中院,就看到易中海、賈張氏、賈東旭和秦淮如都在賈家門口站著,賈張氏一看到何雨柱當即大聲說道:“傻。。。那個柱子,你來一下,你一大爺有事要跟你說!”

很顯然,易中海又當了一大爺,賈張氏也狐假虎威地抖了起來。

“有事?”

何雨柱皺皺眉看了一眼賈張氏後,又對著易中海問道:“柱子,明天是我認老太太當乾孃的大喜事,我想請你當我的主廚!”

何雨柱對著易中海搖頭道;“前天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你備好食材,再出夠工錢我可以當主廚!”

易中海笑了笑對著何雨柱說道:“食材我已經備好了,至於工錢咱們都是一個大院的,你看看能不能給一大爺便宜一點!”

何雨柱聞言就是一愣,他冇想到易中海竟然改變了昨天的態度。

易中海其實也是聽從了聾老太太的規勸,他打定主意要跟何雨柱改善關係,才決定花錢請何雨柱當主廚的。

“一大爺,既然你這樣說,我也跟你說個實話,我給彆人做酒席一般都是五十萬,最少也冇有少於三十萬的。

你既然誠心請我當主廚,我看在都是一個大院的關係上,你就出最低價三十萬塊錢,我就當這個主廚。”

其實,何雨柱除了婁半城和老周家那兩次,得到的紅包多一些以外,其餘給彆人做酒席都是收十萬塊錢的報酬。

不過易中海既然要請他當主廚,何雨柱決定宰一次易中海,就跟易中海要三十萬的報酬。

易中海聞言就是一皺眉,何雨柱要的價位可不低。

換成其他的廚師,工錢最多也就是十萬塊錢就是最高的。

可是何雨柱竟然要三十萬,還是他的最低價。

“一大爺,你要不再想想,等你想好了再決定這件事不遲!”

何雨柱對著易中海搖搖頭,然後轉身就要走。

“嘿,何雨柱,這可是大院的一大爺請你做事,是給你長臉呢,你怎麼六親不認跟誰都要錢啊!”

賈東旭看出來師父的猶豫,他氣不過就跳出來幫助易中海說話。

“賈東旭,你要是真的對你師父好,你就把這三十萬給出了,你一分錢不出,讓我免費幫忙算咋回事?”

何雨柱瞥了賈東旭一眼道:“這還是一大爺請我做酒席我纔給他優惠,如果是你的話,就是給我一座金山,我也不會接你的活!”

賈張氏一聽就要撒潑,卻被易中海拉了一下,纔沒有開口罵何雨柱。

“賈張氏,隻要你敢罵我,我就敢扇你,撒潑打滾那一套對付我無效!”

何雨柱瞪了一眼賈張氏,然後對著易中海說道:“一大爺,低於三十萬還請你另請高明,而且不單是我白吃,雨水也要白吃,這是我的規矩!”

賈家的三口人都對著何雨柱怒目而視,他們都感覺這是何雨柱在宰易中海,但是懾於何雨柱原來的凶悍,他們也不敢再跳出來替易中海說話。

“好,就三十萬,你這個大廚我請了!”

易中海本來就想拒絕何雨柱,但是想到聾老太太交代他的話,他還是決定挨一次宰,來試圖改善與何雨柱的關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