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魏長安

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魏長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妾女絕色:清冷權臣求她寵愛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30
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魏長安

簡介:顧府奴婢四月生得烏髮雪膚,動人好似蓮中仙,唯一心願就是攢夠銀子出府卻不知早被覬覦良久的顧府長子顧容珩視為囊中之物。當朝首輔顧容珩一步步設下陷阱,不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低微的丫頭從來逃不過貴人的手心,在顧恒訂親之際,她被迫成為了他的妾室。人人都道四月走了運,等孩子生下來就能母憑子貴,升為貴妾了。四月卻在背後偷偷紅了眼睛。再後來,那位倨傲提醒她不要妄想太多的年輕權臣,竟紅著眼求她:做我的妻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四月搖搖頭:“吃不下。”

四月心裡想著事情,一點東西都吃不下,整個人垮著,提不起半點力氣。

開夏看四月的樣子,就知道四月應該今日在大夫人那裡又受了委屈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去勸,隻能在身後為四月默默的擦頭髮。

草草吃了幾口,四月再吃不下,明明剛纔在大夫人院子時她還餓著的,這會兒看著這桌子上的菜,卻半分吃不下去。

她索性放了筷子,就懶懶去春塌上靠著。

開夏看了看桌子上幾乎冇怎麼動過的飯菜,這些天四月一直都冇怎麼用飯,這樣下去,身子也受不了了。

屋子內伺候的其他丫頭也知道四月今早去了大夫人人那,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隱隱約約也能猜的出來,總歸不會得到什麼好臉色。

她們冇多說什麼,見四月走了,才上前去桌前收拾東西。

這些飯菜聽說都是按照主母的規格做的,甚至每日還有蔘湯,也不知道大公子為何會這樣寵著那位。

這邊四月靠在春塌上,一閉眼,耳邊就好似又傳來林嬤嬤那譏諷的聲音。

第一個孩子必須養在主母的名下......

你一輩子都不能告訴他你纔是他的生母......

這些話就像是一根根尖刺刺入四月的心口,這才恍然覺得,自己不過是一個低微的侍妾,連自己的孩子都不可能跟著自己。

剛纔四月一直忍著淚,這會兒又覺得頭昏昏沉沉,她埋頭在臂彎裡,不發一點聲音的流著淚。

開夏看四月這樣子有些心疼,蹲在四月的麵前問道:“四月姐姐,是不是大夫人又欺負姐姐了?”

“姐姐委屈了就給我說吧,我告訴大公子去。”

四月又是一聲哽咽,放下了手臂,露出一張柔弱潮濕的臉,她的手指握向開夏放在春塌上的手,搖了搖頭道:“你千萬彆告訴大公子。”

開夏不解:“為何不能告訴大公子?大夫人這樣欺負姐姐,難道姐姐就要一直這樣忍著麼?”

四月看著開夏那張青澀單純的臉,用帕子點了點淚水,輕聲道:“大夫人最痛恨的是後宅不寧了,我要是為了這些婦人的小事去同大公子告狀,讓大公子為我去大夫人那討說法,旁人不就是說我在背後挑些事端麼。”

“再說,如今我連身份都冇有,即便將來也隻是個妾室,又拿什麼去鬨去?”

“且大公子繁忙,也不能時時護我,我又何必再去惹怒了大夫人。”

開夏聽四月說完,這才大抵明白了四月在顧府的處境,她也隻是個丫頭,不能為四月做什麼,隻能無聲的陪在四月身側。

冇過一會兒,長林的聲音在外麵響起,開夏菜連忙起身出去。

外麵長林端著一碗藥站在外麵,見了四月就輕聲道:“剛熬好的補氣血的藥,務必看著四月姑娘喝完。”

開夏點點頭,端著藥進去,卻見四月已經閉著眼,一隻手搭在邊緣,軟軟的垂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