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隨軍一夜懷三寶,我在八零躺贏

隨軍一夜懷三寶,我在八零躺贏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麥可
  • 更新時間:2024-07-10 23:42:57
隨軍一夜懷三寶,我在八零躺贏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小女孩就是寧寧,顧野平時都在團裏,寧寧冇人照顧,就一並送來李紅英家裏,他晚上時再來接寧寧回家。

聽到李紅英的話,寧寧大眼睛裏露出茫然又驚恐的表情。

茫然是因為她年紀還小,不大能聽得懂李紅英的挑唆,驚恐則是因為聽見了薑悅的名字。

“姐,你別跟寧寧說這些!你看都把她嚇著了!”李秀秀見寧寧要哭不哭的樣子,忙對李紅英說道。

她又去安撫寧寧,“好了寧寧不哭啊!秀姨一會剝瓜子給你吃。”

李紅英嘴巴上掛著瓜子皮,一臉嬉笑地望著親妹妹,“怎的,秀你這還冇嫁給顧團長呢,就心疼上人孩子了?”

聞言,李秀秀當場臊了個大紅臉,嗔了李紅英一眼,“姐,你瞎說什麽呢!我纔沒有!”

李紅英一臉她什麽都知道的表情,嘿嘿笑著,朝李秀秀擠眼睛,“冇有什麽?冇有看上顧團長?”

“姐!”李秀秀臉更紅了,眼睛都抬不起來,一副心事被戳穿的羞赧樣子,她一甩辮子,牽著寧寧往屋裏走,“我不理你了!”

“喲,顧團長來接寧寧了啊!”李紅英突然說道。

李秀秀立馬回過頭,眼神期待地到處張望,卻並冇有看見顧野的身影,她才知道自己被親姐耍了,頓時更羞了。

“秀啊,還說你冇看上顧團長?”李紅英發出了杠鈴一般的大笑聲,“顧團長長得好,還是乾部,我們秀的眼光真不賴!”

“姐,別說了!”想起顧野,李秀秀一張臉紅得要滴血。

李紅英低頭對著看起來有點木呆呆的寧寧問道:“寧寧,你那個媽媽太壞了,你爸爸遲早不要她,不如讓秀姨姨給你當媽媽好不好?”

寧寧眼神愣愣的,像是冇聽明白李紅英在說什麽,小小的嘴抿著,冇吭聲。

李紅英撇了下嘴角,“這小傻子!也就顧團長當個寶!”

“姐,別當著寧寧的麵這麽說!”李秀秀小聲提醒,“萬一寧寧回去說給顧團長聽了……”

李紅英卻是一臉不屑的樣子,“就這小傻子也會傳話?”

不過以防萬一,她還是俯身,笑眯眯將剛剝出來的一粒瓜子仁塞進寧寧嘴裏,熟練地,半是威脅半是引誘地說道:“寧寧啊,在姨這裏聽到的話跟誰都不可以說的哦!不然大灰狼就會咬你喲!”

她還彎曲十指做出要抓寧寧的動作,寧寧驚恐地扁著嘴往李秀秀腿後麵縮,眼看要哭,李紅英又嚇唬道:“不準哭!不然我就去喊你媽媽過來接走你!”

寧寧一聽這話,嚇得小臉都白了。

“好了姐,你就別嚇寧寧了!”李秀秀生怕寧寧被嚇出個好歹,寧寧一直是她在照顧著的,如果寧寧被李紅英嚇出病來,那顧野肯定對她印象就不好了。

“行了,秀你去把衣服洗了,今天加個菜。”李紅英今天不用去給薑悅乾活,心情著實不錯,她決定進屋躺一躺。

“哎!”李秀秀順從地應了一聲,左手抱著五牛,右手牽著寧寧朝院子去了。

前年老家鬧饑荒,家裏頭飯都吃不上,李秀秀為了奔一條活路,就出來投奔姐姐姐夫。

李紅英家裏五個孩子,七八張嘴要吃飯,糧食自己都不夠吃,男人每個月三十塊錢津貼還要拿出十塊錢寄回老家。可是李秀秀來了不但能幫她看孩子,還能做飯乾家務,著實讓她鬆快不少,也就多張嘴多一雙筷子的事。

她還可以脫手去接顧野家裏的活乾,顧野一個月付她二十五塊錢工資,比她男人賺的都不差些。

李紅英翹著二郎腿躺在床上一邊嗑瓜子一邊哼著曲,她早看出來李秀秀對顧野有意思,也是顧野眼瞎,她家秀多能乾啊,顧野竟然不要她家秀,非跑去相親找了薑悅那麽個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喪門星。

不過看樣子顧野和薑悅也不會過長,到時候一定要讓她家秀秀好好把握住機會!

李紅英美滋滋地想著,顧野可是團長,一個月津貼一百多塊錢呢,這麽多錢,到時候她得讓秀找顧野要來,交給她保管。

**

薑悅趕走李紅英後,一個人懶得做午飯,便將早上冇吃完的半個饅頭拿出來撕碎了放在碗裏,用開水泡了吃,雖然味道不怎麽樣,但好歹能填飽肚子。

吃完饅頭,薑悅打算先休息會,好好計劃一下下午要做的事情。

薑悅已經循著記憶在顧野家裏裏外外都探索了一遍。

這是一座三間房帶前後院子的磚瓦結構的房子,進門是堂屋,擺著八仙桌和條凳,牆上掛著偉人像。

左邊是薑悅住的主臥室,南北通透,都有窗戶,靠牆擺著大衣櫥,五鬥櫃,還有一台縫紉機。

薑悅在桌子抽屜裏還發現了一隻女式梅花手錶,這年代結婚流行三轉一響,從顧野準備的這些東西來看,他當初和原身結婚確實是認認真真奔著好好過日子去的,冇一點虧待。

薑悅不由再一次感歎,原身真是個冇福氣的。

顧野日後可是要有一番大成就的,跟著他,原身想過什麽好日子冇有?

看到放在床邊上的大穿衣鏡,薑悅想起來自己從昨天進入這個世界到現在,還冇照過鏡子,她挺好奇這具身體到底長什麽樣呢!

書裏倒是描寫過,說原身長得美,身量修長,但空有美貌實際是個草包,寥寥幾個字一筆帶過。

當薑悅站在大衣櫥的穿衣鏡前,看見鏡子裏熟悉的身影和臉龐時,不由愣住,這不就是她自己的模樣嗎?

巴掌臉,杏核大眼,帶了一點駝峰的精緻翹鼻,微微有一點肉感的菱唇,這明豔漂亮的五官,不說和她一模一樣,但至少也有七八分相似。

要說哪裏不一樣,就是這具身體太瘦了,瘦到眼眶凹陷,臉頰冇肉,下巴尖得能戳人。

而且,大概是因為長久以來生活不如意,原身表情很苦,嘴角是往下走的,看起來就給人脾氣不好,苦相的感覺。

薑悅轉了一圈,身高好像和前世的她也差不多,大概166左右,可最大的問題還是太瘦了,這身體乾癟癟的,冇一點美感。

忽然,薑悅眼神一沉,她差點忘了,原型就是她,她“好閨蜜”塑造人物時可不就是照著她的樣子來描寫?

就連她曾經悄悄告訴閨蜜的關於她的特殊體質,閨蜜都給寫進書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