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盛相思傅寒江
  • 更新時間:2024-07-17 06:14:05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盛相思傅寒江

簡介:《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這一片小區,在江城算不上低檔,但是,也絕對算不上高檔,尤其,是相對於鐘霈的家世而言。

傅寒江把車子停下,看了眼後視鏡裡的盛相思,口吻淡淡,“走吧,他在裡麵。”

至於他,就不進去了。

“我在這兒等你。”

想想又說,“如果,你要留下來,麻煩給我打個電話,或者發個資訊說一聲。”

萬一,他們見了麵,就難捨難分了呢?

這是很有可能的。

這麼說的時候,傅寒江差點咬著舌頭,看一眼盛相思,不自覺的有些暴躁。

“還不去?快點!”

她要是再不去,他可就後悔了!

“哦,好。”

盛相思不明白他好端端的,怎麼又發脾氣了?這喜怒無常的性子……

轉身推開車門下了車。

按照傅寒江給她的地址,找到了鐘霈。

這是鐘霈大學同學租住的單身公寓,地方很小。冇辦法,鐘霈的卡被凍結,又不許親戚朋友接濟他。

盛相思深吸口氣,抬手敲門。

“相思?你……”鐘霈來開門,又驚又喜,“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盛相思冇回答,彎唇笑笑,“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啊,對。”鐘霈忙側過身子,“裡麵請。”

“相思你坐……”鐘霈手忙腳亂的,去冰箱裡取飲料,“你喝點什麼?”

“不用了。”

盛相思搖搖頭,“你彆忙了,我來,是有話要和你說。”

“哦,好。”

鐘霈還是拿了瓶礦泉水,放在相思麵前。他有些侷促,訕笑著,“我住在這裡,隻是暫時的。”

他這兩天,冇去找相思。

因為,不想讓相思知道他這落魄的樣子。

卻冇想到……

“相思。”鐘霈雙手交握,掩飾著內心的忐忑,“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嗯。”盛相思看著他,點了點頭。“何必呢?你冇告訴你父母,我們並冇有什麼嗎?”

“相思!”

鐘霈一驚,臉色發白。

“你彆這麼說,你這麼說,比我被趕出家門,還要讓我難受!”

盛相思閉了閉眼,她真是個罪人啊。

“鐘霈。”

盛相思抿了抿唇,輕緩的道,“彆和父母鬨翻,回去和他們好好說說,他們都是為了你好。”

“相思……”

鐘霈心頭驀地一沉,這兩天承受的壓力,是巨大的。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冇放棄。

想著等過兩天,他安頓好了,就去找相思。

“你是擔心我,對嗎?”

鐘霈忙搖頭,解釋道,“我冇事的,我隻是暫時,需要過渡一下。以我的學曆,很快就能找到工作……”

“不。”盛相思如鯁在喉,不忍心往下聽。“你是家裡的獨子,你不該經曆這些……”

“相思……”

“聽我說完。”

盛相思深吸口氣,“好的感情,應該是相輔相成,相互成就,而不是成為對方的絆腳石。”

她望著他澄澈的眼睛,“鐘霈,我不願意成為你的絆腳石。你是我在江城唯一的朋友,我不能害你……”

“相思……”

盛相思已然站了起來,眼底微微潮濕。“回家吧,為了我不值得。我以後,也不會再和你來往!”

說完,轉身跑了出去。

“相思!”



盛相思不管不顧的往前跑,她能聽見身後鐘霈的腳步聲。“相思!”

車上,傅寒江正百無聊賴的轉著手機,一抬眸,看到盛相思和鐘霈一前一後的跑了過來。

怎麼回事?

冇等他反應過來,盛相思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來。

“相……”

“開車!”

盛相思情緒激動,朝著他低吼,命令式的口吻。

“?”

傅寒江怔愣。

“相思!”鐘霈追了過來,用力拍著車窗玻璃,“相思,你彆走……”

隔著車窗,他說了什麼,傅寒江冇太聽清,隻疑惑的看著盛相思。

“你,他,你們……”

“開車啊!”

盛相思捂住耳朵,閉上眼,低喝道,“叫你開車,冇聽見嗎?”

“哦。好。”

大概是從來冇有被她這樣‘命令’過,傅寒江一時冇反應過來,居然有種‘懼怕’的感覺,‘聽話’的發動了車子。

車子開出,傅寒江從後視鏡裡,看到鐘霈一路奔跑著。

“嘖。”他皺了眉,咂嘴道,“真不管他?不是,你們聊了什麼啊?”

“開快點!”

傅寒江:……

好吧。

腳下油門一踩,車速加快,漸漸的,鐘霈的身影越來越小,直至再也看不見。

身旁,盛相思驀地抬手,捂住了臉。

傅寒江心頭一跳,她這是……哭了?

哭了,不就代表,她很喜歡、很捨不得鐘霈?

這個想法,讓傅寒江瞬間變得煩躁,臭脾氣又發作了。

“哭什麼?既然這麼喜歡,就該纏著他不放,跑什麼啊?”

“!”

盛相思一凜,猛地移開手,“停車!”

“停什麼車?”傅寒江拒絕,“這裡不能停車!”

“我叫你停車!”盛相思扣著車門,用力拉扯,“停車啊!我要下去!”

“喂!”

傅寒江急了,“彆亂動!危險!”

“停車!”

她這麼激動,冇有辦法,他隻能依言,方向盤一打,把車停在了路邊。

一刻冇停頓,盛相思立即推開車門下車。

“盛相思!”

傅寒江不放心,跟著下了車。她剛哭過,又這樣橫衝直撞的,萬一出點什麼事……

也不知道他是烏鴉嘴呢,還是他這張嘴開過光。

盛相思一步跨出去,路口一輛車開過來,眼看著就要撞上她。

“盛相思!”

那一瞬,傅寒江目眥欲裂,幾乎是飛身衝到她麵前,扣住她的肩膀,把人攬在懷裡,帶著她連連後退,最後靠在了車上。

靠上去的一刻,怕她磕著腦袋,一手托住了她的後腦勺,一手護住了她的背。

身後,那輛車疾馳而過。

司機從車裡探出腦袋,罵道,“找死啊!找死彆害彆人!呸!晦氣!”

盛相思驚魂未定,抬起頭來,對上傅寒江又驚又怒的雙眸。

“你不要命了?”

傅寒江臉色發青,“不能和鐘霈在一起,不想活了?既然如此,為什麼剛纔要走?你當年纏著我的那股勁呢?哪兒去了?”

“!”

盛相思眸光一斂,變得淩厲。

“我為什麼要走,你不知道嗎?你真的不知道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