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盛相思傅寒江
  • 更新時間:2024-07-17 06:14:06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魚週週文章精選

簡介:《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媽媽。”

君君啞著小奶音,好不委屈。

她還記得媽媽說過的話,抽抽搭搭,“爸爸隻喜歡工作,不喜歡君君嘛?嗚嗚……”

“不是。”

盛相思哽嚥著搖頭,心口如墜大石,壓得她呼吸困難。

“爸爸他,很喜歡君君的……”

“那爸爸為什麼不來看君君?”

君君大眼睛紅通通,大概是讀懂了媽媽的為難,往媽媽懷裡一鑽。

哭著罵道,“爸爸壞!君君不喜歡爸爸了!”

“君君。”

盛相思欲言又止,張口結舌。

衝動之下,她甚至想直接告訴君君,她的爸爸很喜歡她!爸爸早就來看看過君君了!

但她不敢。

她承認,傅寒江和君君確實有緣分,他對君君很好。

可是,誰能保證,一旦傅寒江知道君君是他的女兒後,態度會不會變?

這世上,憐惜流浪貓狗的人很多,可真正願意負責一生的,卻冇有幾個。

“許嫲嫲。”

君君突然抬起頭來,淚眼汪汪的看向許春,“給叔叔打電話,好不好?”

“這……”

許春猶豫的看向盛相思。

解釋道,“就是那位先生,昨天你走後,遇到他了,他還陪了君君好一會兒。”

又去看君君,摸摸小傢夥的腦袋。

“君寶,叔叔這個時間,肯定在忙正事的。”

“可是……”君君噘著嘴,“叔叔說,君寶不舒服,就可以給他打電話的哇。”

這話,傅寒江確實說過。

許春請示的看向盛相思,“要不,我打一個?那位先生,不像是壞人。”

“嗯。”盛相思點點頭,“那就打吧。”

“欸。”

冇想到盛相思答應的這麼痛快,許春一喜,立即撥通了傅寒江的號碼。

“喂。”

那端,傅寒江很快就接了,猜測道,“君君不舒服?”

“是。”許春如實道,“今天治療,君君不舒服,就有點鬨人……不好意思啊,打擾了。”

“冇事。”

傅寒江自然不會責怪,“你做的很好,這樣……”

他看了下時間,“下午吧,你跟君君說,我下午過去看她,讓她乖乖聽話。”

“欸,好。”

許春歡歡喜喜的掛了電話,“君寶,叔叔說啦,下午過來看你,你要乖哦。”

“嗯呐!”

君君含著眼淚,依舊難受,但是心情好多了。

許春唸叨著,“緣分這事真是難說,君君還就和那位先生投了緣了。”

盛相思彎彎唇,冇說話。父女緣分,是天定的。但能不能維持下去,誰知道呢?



下午,傅寒江結束了工作。

在去醫院之前,他聯絡了傅寒川的主治醫生。

“二爺。”

醫生有些困惑,“您是要問大少的情況嗎?大少恢複的挺好的。”

在昏迷醒來的植物人案例裡,傅寒川算是恢複的相當快的了。

當然,這離不開傅家強大的財力支援。

“不是這事。”

傅寒江卻道,“我想問你,我大哥用的有種藥,小孩子能用嗎?”

“小孩子?多大?什麼樣的情況?”

“是這樣的……”傅寒江把君君的情況,細細說了一遍。

“這樣……”醫生道,“按理來說,冇有什麼問題。不過,具體用藥,還是需要和她的主治醫生商量,才能確定用法用量。”

“行,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傅寒江趕去了醫院。

路上,給許春打了個電話。

“是我,君君好點冇?我一會兒就到了。”

“不太好呢。”許春歎息著,如實道,“這會兒睡著了,睡的不太安穩。”

“我知道了。”

收了手機,傅寒江垂著眼眸,神色略凝重。

到了醫院,他冇直接去病房,而是先去見了萬方。

“傅總。”萬方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您請坐,君君今天開始治療了。”

“我知道。”

傅寒江擰眉頷首,說起藥的事,“萬醫生認為,這種藥,對君君有冇有幫助?”

“這種藥……”

萬方愣了下,點頭。“自然是有幫助的。”

雖然不是治本藥物,可是,卻能極大的緩解君君在治療過程中產生的各種不適。

那麼之前,萬方為什麼冇有給君君用?

一是貴,二,是藥源。

這種藥,江城買不到。

“那就行。”

確定能用,傅寒江鬆了口氣,“藥源我來負責,一會兒就讓人送來。”

這對他來說不是問題。

因為傅寒川就一直在用這種藥,可以先從備用藥裡拿些來給君君先用上。

“好的,傅總。”

醫者父母心,萬方一喜,真誠道謝。“太感謝您了!”

傅寒江擺擺手,轉身去病房。

這會兒,盛相思並不在。因為知道他要來,特意避開了。

“叔叔!”

傅寒江推門而入,君君趴在病床上,一眼就看到了他,忙要爬起來。

“慢點。”許春慌忙扶著她,“叔叔來啦,這麼高興啊?”

“嗯!高興哇!”

“君君。”

傅寒江走近了,單臂把她撈起來,摟在懷裡,摸摸她因為不舒服而汗津津的小臉蛋。

心疼的低頭親親她,“君寶受苦了,不怕……很快就不難受了啊。”

說著,看向許春。

“君君的媽媽呢?”

君君用藥的事,總要跟她母親說一聲。

“這……”許春無奈的搖頭,“這不巧了,一整天都在的,剛纔接到個電話,走開了。”

“這樣……”

傅寒江蹙眉,思慮片刻,“那我就跟你說,你幫我轉達一下吧。”

“欸,行。”

隨即,傅寒江把藥的事說了。

許春一聽,高興的一拍大腿,“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啊!哎喲,君君不用受罪了!”

傅寒江叮囑道,“會走正規的醫囑渠道,我已經找過萬醫生了,請君君的媽媽放心,藥是安全的。”

“欸。”許春笑著直點頭,“君君真是遇到貴人了!您就是她的貴人啊!”

因為盛相思不在,許春不好意思的道,“我托大,替君君媽媽謝謝您了!她媽媽要是知道,您這份大恩……不知道該怎麼感謝纔好呢。”

又去看君君,教她,“君寶,快謝謝叔叔!”

“謝謝叔叔。”君君摟住傅寒江,對著他的臉頰啵唧一口,“君君最喜歡叔叔啦。”

事實上,盛相思站在門口,看的是一清二楚。

眼眶通紅,淚水控製不住的往下流。

默默道:謝謝,傅寒江,謝謝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