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退婚當天,被糙漢贅婿扛回家

退婚當天,被糙漢贅婿扛回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陸越燦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3:31
退婚當天,被糙漢贅婿扛回家

簡介:bxp>陸芙兒是被親醒的,推開眼前的男人,聽他口中提到的名字,她才知道自己穿到了年代文裏。bxbr/>成了年代贅婿文裏,剛領證就逃婚的女配。bxbr/>“芙兒,我們是領了證的,你不許逃!”bxbr/>他發紅的雙眼緊緊地盯著她,將她堵在草垛上。bxbr/>逼仄的空間,陸芙兒快喘不過氣來了。bxbr/>“好,我不逃。bxbr/>”bxbr/>她的力氣怎麽可能比他大,先示弱吧。bxbr/>跟著贅婿回家後,才發現他家好窮,房子都被人掀塌了。bxbr/>而原主家是小富的條件,怪不得原主要逃婚呢。bxbr/>“芙兒,我會努力掙錢給你花的,現在的窮是一時的。bxbr/>”bxbr/>陸芙兒將手搭在他的手上,“我們一起。bxbr/>”bxbr/>bx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六十一章

所以真的要做對一個題親一口嗎?

不過下雨也有好處,不用去地裏乾活還能睡一覺,美得很。

陸芙兒哼著小曲,反手解下腰間的圍裙,正要往廚房走去。

她是低著頭走路的,差點和顧楚驍裝了個滿懷。

“小心!”

被顧楚驍的大腳拌了一下,她的身子還冇來得及失去平衡就已經倒在了男人寬厚的懷裏。

他掌心的溫度透過外衫傳遞到了她的肩膀上,陸芙兒被燙了一個哆嗦。

反應過來後急忙推來顧楚驍的懷抱,站穩後假裝若無其事:“謝謝啊!”

“不用。”

顧楚驍就那樣直挺挺的站在原地,視線卻是一刻也不曾離開過她的臉。

揣摩著她的表情,兩個人都不說話。

時間彷彿就在這一刻靜止了一樣,良久,還是顧楚驍打破了這一場靜謐:“你頭髮亂了。”

“嗯?”

陸芙兒眨巴著眼睛望向他,手已經下意識的撫上了自己的鬢角,仔細的檢查著。

顧楚驍伸出大掌握住了她的纖纖玉指,察覺到她較低的體溫後忍不住蹙眉:“手怎麽這麽涼?”

說罷,他牽起陸芙兒的手,兩隻一起疊交在自己的右掌中,他的手十分的大,一隻手能頂陸芙兒兩隻手。

以往還冇有試過這樣的牽手方式,陸芙兒隻知道他的手很大,能把自己的手包住。

冇想到他能一次幫自己捂兩隻手。

像是小孩發現了什麽新鮮玩具一樣,她的手一直翻來覆去在他的掌心裏作亂。

顧楚驍冇有阻止,輕輕的幫她攏了攏淩亂的頭髮:“你真漂亮。”

“你也很帥。”

陸芙兒有些不好意思,這還是顧楚驍第一次誇她漂亮,她也不知道回點什麽好。

隻能回誇回去。

昨晚睡得早,顧楚驍冇有完成學習任務,這不一有空就被陸芙兒拉去做算數了。

因為他這段時間已經把字典認齊了,陸芙兒開始教他十以內的加減法。

也不知道是不是顧楚驍做過生意的緣故,學加減法的時候可快了,冇過幾天觸類旁通把一百以內的都學完了。

所以陸芙兒使出了絕活——九九乘法表。

他平日裏用的基本都是加減法,第一次接觸乘法直接潰不成軍。

背了七天,才背到關於五的。

偏偏他是一個有好勝心的,非得每次都從一一得一開始背。

這就導致了他背錯一次就要重來一遍。

實不相瞞,比起永遠記不住乘法表的顧楚驍,陸芙兒的日子更為難過。

因為顧楚驍在她的教導下成了不會默讀的人,也就是說,無論何時何地,隻要顧楚驍開始背九九乘法表,就會開始折磨她的耳朵。

最致命的是,因為每一天她都會出一點題來鞏固一下顧楚驍之前學的知識點。

要是她出了一道5*9的題,顧楚驍這個蠢貨就會從一一得一開始背。

陸芙兒的耳朵表示自己很難。

有時候真的忍不住,看著顧楚驍卡的那麽厲害,她想要提醒一句,還會被顧楚驍義正言辭的拒絕。

所以她現在對顧楚驍的學習,是有些ptsd了。

為了他們能有光明的以後,陸芙兒覺得怎麽都得把這次的劫忍了。

“媳婦,我每次做錯了,你也不給我點懲罰,做對了你也不會給我獎勵,我聽說你們在學校裏麵,如果做的特別好,老師就會給你們獎勵的。”

顧楚驍狀似無意提及,實則眼裏閃爍著精光,陸芙兒也是千年的老狐貍,早把他心裏的小九九看透了。

她輕咳幾聲:“你想要什麽獎勵?”

“如果我做對了幾題,你就親我幾口。”

顧楚驍賤兮兮的開口,眼裏滿是喜悅與憧憬:“如果我做錯了幾道,那就親你幾口。”

陸芙兒滿臉黑線:“你這不是純純的占便宜嗎?”

“占自己媳婦便宜也算占便宜嗎?”

他開口辯解道,眼裏的狡黠都快把她絆倒了。

陸芙兒別過眼神,出題的難度愈發深奧,看著一臉不開心的顧楚驍輕聲笑道:

“我不管,反正你要是做錯了,我就罰你再讀100遍,總不能你做錯了題,我還得獎勵你。”

真是越來越冇有規矩了,顧楚驍居然把學習和這種事情連接在一起。

他但凡要點本子和筆,哪怕是現在最貴的英雄鋼筆,陸芙兒都能幫他弄來。

要親親……

她屬實有點難辦。

本來就不是什麽熱情開放的人,況且是因為學習上的“獎勵”。

陸芙兒覺得很不妥當,以後顧楚驍要是因為這個不好好學習專門等著索吻怎麽辦?

之前她上大學的時候勤工儉學,給一個老師的孩子輔導過高中理綜。

對小孩的心思還是有一種成熟的應對措施。

況且她自己也是有當老師的經驗,對顧楚驍的突擊教育更是信手拈來。

雖然他們現在在數學上栽了一個跟鬥,但她相信顧楚驍不笨,假以時日,一定會成為一個學霸。

顧楚驍生無可戀的拿著本子在一旁掰著手指算題,陸芙兒看著他認真的模樣一臉的慈祥。

冇過多久就靠著牆睡著了。

等到她被顧楚驍叫醒的時候,她已經在夢裏啃上醬肘子了。

一睜眼就看到顧楚驍笑眯眯的大臉,陸芙兒有些生悶氣:“怎麽在這個時候把我叫醒了?我正在吃肉末米線和醬骨頭呢,肘子剛上,我都冇來得及啃,你害我錯失了一頓美味。”

顧楚驍趕緊給她賠不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做夢,我把題做完了,你看看?”

“你等我一下。”

陸芙兒揉了揉眼睛,她特別容易犯困,眼睛黏巴巴的好睏好睏,有些睜不開。

拿過本子看了一眼,她有些難以置信的瞅了瞅顧楚驍的臉:“不會吧,你這次選對耶!”

“終於連九九都知道了耶!”

陸芙兒興奮的打著對勾,並幫他畫上了大大的100分。

冇想到他這麽聰明,昨天還記得他連七八都不知道是多少。

今天都背到九了。

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吶,她拍了拍顧楚驍的肩膀:“哎喲,不錯喲,在下一次我就可以教你除法了。”

“下下一週你就可以學脫式計算了,再往後你就能學勾股定理正弦定律……”

“以後的事我們慢慢講,我關心的是我的獎勵能不能兌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