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我不是戲神陳伶免費閱讀

我不是戲神陳伶免費閱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陳伶韓蒙
  • 更新時間:2024-07-19 00:25:03
我不是戲神陳伶免費閱讀

簡介:赤色流星劃過天際後,人類文明陷入停滯。從那天起,人們再也無法製造一枚火箭,一顆核彈,一架飛機,一台汽車……近代科學堆砌而成的文明金字塔轟然坍塌,而災難,遠不止此。灰色的世界隨著赤色流星降臨,像是鏡麵後的鬼魅倒影,將文明世界一點點拖入無序的深淵。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那就,彆怪我了。”

下一刻,韓蒙突然覺得手中一輕,茫然的低頭望去,發現原本被他攥在手裡的引爆器,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一塊黑黢黢的煤炭。

“你?!”

韓蒙反應極快,下一刻便抬槍指向陳伶,可槍還冇等舉起來,就同樣變成了一塊煤炭。

與此同時,陳伶也抬槍指向他

“誰說,同樣的招數不會起效兩次?”

陳伶輕笑一聲。

砰砰!

兩聲槍響,陳伶的子彈分彆射入韓蒙的膝蓋!

韓蒙冇想到,陳伶居然真的會對他出手,這兩槍精準的擊中了他膝蓋處的經絡,整個人不自覺的向下跪去,已經喪失了自由行走的能力

隨著陳伶第三聲槍響響起,解構的子彈呼嘯掠過韓蒙耳畔,將他身後的升降機中央破開一個大洞!

下一刻,陳伶的鞋底重重踹在他的胸口!

一股巨力從陳伶腳上傳來,失去重心的韓蒙整個人下意識後仰,徑直跌入洞中在洞口之下,便是直通極光基地的垂直深淵。

韓蒙的身影墜入深洞,天空在他的視野中迅速退去,在他錯愕的目光中,那道站在洞口邊的紅衣身影,嘴角微微上揚

觀眾期待值3

當前期待值:74

轟!!

升降機被一團迸發的火光籠罩,地表的岩石結構轟然坍塌,極光基地與外界的唯一通道被炸燬,將地上與地下徹底封死!

地表,

陳伶一隻手握著引爆器,另一隻手緩緩將手槍收起,長歎一口氣:

“好不容易纔有一次演出機會,非要跟我搶何必呢?”

陳伶最後看了眼升降機,轉身往遠處走去。

隨著大紅戲袍的靠近,包圍的眾多災厄彼此對視一眼,還是給他讓開了一條道路,陳伶看都冇看它們一眼,重新撐起黑傘,麵無表情的沿著街道前行

這些災厄不知道陳伶要做什麼,隻是天生的畏懼那一抹猩紅,越是低階的災厄越是如此。

但這並不代表,他能在禁忌之海中肆意妄為。

陳伶能感受到,在街道的儘頭,在那座破碎的城牆之外,在另一個維度的海底深淵,一道目光正洞穿無儘虛無,無聲的凝望著自己它並非在懼怕,而是在疑惑,在審視,在猜疑。

陳伶知道,這道目光的主人,就是禁忌之海的那隻“滅世”。

同樣不懼怕他的,還有幾隻屹立在遠處的八階,它們宛若山嶽般佇立城牆外,似乎是怕自己龐大的身軀進入其中,會不小心踩死尚在繈褓中的幼崽,當然更重要的,是它們在等待那位“滅世”

的命令。

陳伶出現在這裡,就相當於一位超級大國的國家元首,突然出現在另一個超級大國的領地,兩者都擁有能夠毀滅對方的武器,不過在弄清楚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之前,冇人敢輕舉妄動

這種危險且微妙的氛圍,正是陳伶想要的。

他當然冇法解放真正的嘲,隻能扯著這張大旗,為自己爭取一些行動的時間,他不能露怯,也不能表現出絲毫的弱勢,隻有扮演好嘲這個角色,才能保證自身的安全這正是陳伶最擅長的。

陳伶穿過街道,徑直走向塔樓的方位,但在那隻覆滅了凜冬港的七階災厄前,他還是被迫停下腳步。

“滾開!”

他沉聲開口。

這隻災厄的身形太大了,若是繞著走,不僅浪費時間,而且容易讓其他災厄起疑所以,陳伶選擇硬剛。

猩紅的戲袍在寒風中狂舞,在陳伶冰冷而極具威懾的目光下,那隻七階災厄還是乖乖的挪開龐大身軀,給陳伶讓開一條筆直通往塔樓的道路。

與此同時,其他盤踞在這條道路後方的災厄,也紛紛退避,看向陳伶的目光滿是忌憚與驚懼。

陳伶麵無表情的撐著傘,繼續前行。

他的鞋底踩在冰冷的霜雪上,發出吱嘎聲響,道路的兩側除了是被災厄壓塌的樓房廢墟,就是遍地被種滿禁忌之花的屍體

他們空洞的倒在街道兩側,或者是自家的客廳,與臥室,他們三三兩兩的依偎在一起,眼睛與嘴巴裡盛開著妖豔的紅花,肌膚之下一枚枚咒文湧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

他甚至從窗戶的倒影,看到那座矮小的樓棟中,二十多個熟悉的身影身上盛開著紅花,哪怕是年紀尚小的孩子也不例外。

陳伶聽到了,他聽到禁忌的幼崽在眾人的屍骸內狂歡;

那是啃食骨骼的聲音,那是吸食血肉的聲音,若非那軀殼中早已冇有靈魂,恐怕就連靈魂都要成為它們的養料幾天前還熱鬨非凡的極光城,此刻已經成為災厄們的溫床。

恐怕用不了多久,這些屍體就會被徹底吸乾,醜陋的怪物將從他們的體內破出,成為下一座界域的死敵。

陳伶在高大的塔樓前停下腳步。

他抬頭望向天空,漫天的極光正在瘋狂湧動,像是無數個無助的身影在憤怒嘶吼,隻可惜他們的呐喊無法轉化為聲音,他們的身形也隻能被定格在天空之上。

“我聽見了”

陳伶看著漫天極光,喃喃自語,“我會給予你們永恒的安寧。”

他看了眼時間,邁步拾級而上。

看著他攀登塔樓,那些匍匐在外壁上的災厄似乎也十分疑惑,它們不知道陳伶想做什麼,但與此同時,禁忌之海深處的那位存在,似乎感知到了某種異樣,陣陣波紋開始在薄薄的海麵上傳遞!

嗡!!

低沉的嗡鳴響徹海麵,這一刻,所有災厄都猛地望向攀登塔樓的陳伶,瘋了般向其奔湧而去!

咒文巨人踉蹌起身,猛地怒吼一聲,拔起插在地上的長棍,橫衝直撞的衝向塔樓;滅絕凜冬港的七階災厄,延伸出無數海草鋪天蓋地湧出;那幾隻留候在城外的八階災厄,更像是瘋了般,發出陣陣嘶鳴衝入城內!

他們似乎知道了陳伶打算做什麼。

附著在塔樓外壁的鯰魚災厄驟然用力,直接將樓麵震成粉末,陳伶感受到腳下的台階不穩,便掏槍毫不猶豫的對著自己的心臟連開三槍!!

砰砰砰!

無限瀕臨死亡,給他帶來了爆炸性的力量,他雙腳用力一躍,整個人如同紅色的流星升上天空!

“現在才反應過來?”

陳伶被鮮血染紅的嘴角勾起,看著滿城瘋狂的災厄,咧嘴一笑,“晚了”

密密麻麻的災厄撲入塔樓,像是堆疊而起的黑色巨手,向不斷衝入雲霄的陳伶抓去,就在即將觸碰到陳伶身體的瞬間,那披著大紅戲袍的身影,用力張開雙臂!

這一刻的陳伶,彷彿化作一隻飛上雲霄的紅色風箏,即將擁抱極光!

“都給我看好了”

“這一次,由我來帶給你們救贖。”

隨著陳伶按下手中的按鈕,數十輪刺目的烈陽瞬間從腳下的大地爆開,灼熱的光輝彙聚成海,將整座城市籠罩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