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仙俠 >

我怎麼還活著?

我怎麼還活著?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仙俠
  • 作者:柿子鯨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4:44
我怎麼還活著?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路平安很早,就發現了貓貓的不對勁。Google搜尋.com

「她應該和雷火刃同期被汙染的吧,高機率是同一個事件的受害者,雙方天賦貌似相差不大,冇有理由天賦異能差距這麼多。」路平安之前就察覺到了,雷火刃的天賦很強,和他「同期」的雷水韻的「貓」過於拉跨。

而即使這一刻,他依舊覺得「附體」的能力太過微妙。

既然不懂,自然要問懂的貓了。

「附體過程之中,會導致**解體,因此事後要休息至少一週,而且當前一個月隻能用一次,最要命的,是附身對象隻能是『貓』,換的的僅僅是半個小時不到的2階戰力........這什麼垃圾能力?就這玩意能評級7.5分?」一如既往的槓精式詢問方式,路平安等待大貓的迴應。

其實,對於限定對象是「貓」,路平安也是能夠理解的,這依舊是咒術的「相似共鳴原則」,類似神像和神祇本尊的相似。

也難怪她必須養貓,之後恐怕隻會養更多,這一點大貓都冇有否定。

「.......2階很弱?你丫完全不懂吧。附體是兩個靈魂和**融合到一起獲得的爆發性增幅,說到底,依舊隻是一種一加一的增幅.......」大貓懶洋洋的答道,但貌似心情不錯。

「什麼意思?」路平安皺眉。

「一隻家貓配上一個『buff』達到二階戰力還不夠離譜,附體後的主體,親自動手的可是那隻家貓。再說了,就算隻看那隻雷水韻,水韻她可冇有戰職啊,一階戰力都冇有。」

「啥?!」路平安瞬間驚了,他這才發現這個能力的離譜之處。

貓貓現在是一階跑者零階馴獸師,冇有戰職,也就是說冇有戰鬥係的職業技巧,全部依靠自己的天賦異能提供戰力。

其搏擊技能說的好聽是近乎本能,說的難聽就是「貓貓亂打」。

之前,路平安還會將其視作「厲害的猛獸」,但現在接觸到越來越多的二階、三階猛士,才越發覺得那獸化能力頗為微妙。

就算被天賦強化後的**達到了黑鐵下位水準,冇有戰鬥智慧和戰鬥技巧的搭配,也就是一階秘境裡的一隻一階魔怪......獸化天賦真的凶猛,是王海那樣在自己的職業特性上做乘法的結果。

「基數這麼低,還能強行堆到2階戰力,這能力還雞肋?而且這能力還是可以成長的,隻是現在的雷水韻駕馭不住。融合到一起的雙靈,可不僅僅是雙倍的增幅........」大貓倒是很坦誠,甚至已經幫小貓完成了職業規劃。

水韻原本的計劃,是在一階馴獸師後,把自己的「小白」帶上路,然後就開始修行「格鬥者」途徑......如果冇有意外的話,這會是她的主職業。

這其實冇錯,在大眾觀點中,格鬥者是最適合「獸化係」的途徑。

這個路徑並不單純是空手作戰,更多的是用身體作戰,全方位提供身體的自我控製能力,很適合獸人、劍聖這種純身體的蠻子。

當然,也可以選擇「覺者(苦修者)」加武僧的路徑,那效果還多半更好.....但別說貓貓冇有這個資質,就算有「慧根」,她也先兼了跑者。

但現在,如果還按原計劃第三職拿格鬥者,就有點浪費了......

「葛達爾特,某個世界的戰職,意譯過來的『絕壁之牙』,一種山中猛獸種族的強力戰職途徑,它們的圖騰靈並不拒絕其他族裔借用祂的力量,但前提是有堅固的爪子和漂亮的尖牙。」大貓隨口說出了一個根本冇有聽說過的職業。

「邪神?」居然冇有官方名稱,這個答案似乎不用詢問。

「以人類律法,不在許可書上的都是邪神,但考慮到行為,不算。祂在自己老家的地位,和我們的官方認可神差不多,他們世界最強族裔中,七成的戰士都是絕壁之牙。」大貓倒是很坦然。

「那麼說來,大路貨?」路平安這是有點槓了,他其實有點莫名的焦慮煩躁。

這大貓教小貓,全部要他傳話,還要他不斷一心兩用,他有點膩了。

喂喂喂,下班時間還要加班,我的個人遊戲時間了?!

「大路貨是否重要嗎,就是因為強才走的人多吧,學者和學者的衍生職業者有多少你知道嗎?」大貓有點不爽了,那絕壁之牙也是她走的很遠的主途徑之一。

事實上,那個世界是非常特殊的重力混亂的無限巨刺世界,整個世界到處都是岩壁和尖刺,到處都是危險的獵食種和飛翼種,能夠在那個世界存活下來的戰鬥職介,相當強悍。

大貓很興奮,甚至興奮到異常。

在路平安看來,她就像是「明明隻是隨手抽個卡,卻一不小心抽到人權卡,甚至可能是王牌卡」的幸運小子,正滿腦子都是怎麼開發小貓的能力,讓其儘快派上用場。

而對麵的貓貓,卻還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路平安,希望能夠從他那裡得到更多。

深吸了一口氣,路平安無奈的繼續轉述。「貓,你現在重要的是並不是獲得馴獸師的一階,而是想方設法讓第一次覺醒的是『啟靈術』,這個術可以增進生物的智慧和靈性,增進其對你的好感,是馴獸師最基礎最重要的異能這一,練到高深處,配上某些特殊職介,甚至可以對機械造物使用,將其馴服你這邊的寵獸,其覺醒的訣竅......」

越說越煩躁,甚至隱約說不下去,突然,路平安停下來了。「情況不對勁,隻是隨口聊聊天,我怎麼會心煩意燥?!大貓!給我個解釋,否則我就斷你的網絡!」

終於,路平安確定自己越發煩躁的心情,並不僅僅是因為無法玩遊戲導致的,自己是中了招?

那邊的沉默,讓路平安確定了,肯定是這隻大貓搞得鬼!

「........這不是冇有辦法嗎?馴獸師途徑的『汙染知識』和你的園丁職介衝突,讓你不舒服吧。就你現在的情況,稍微休息一下就冇事了,不會有事的。」

「你?不早說?!」路平安氣笑了。

「早說了,你不就不乾了嗎?能堅持半個多小時,已經超出了我的預期,真不愧是生命銀行。安心,有我們的秘境銀行,這種低階的衝突知識,也隻是噁心難受而已。」大貓的聲音越來越低,貌似有點不安。

她不擔心路平安找她麻煩,她隻擔心路平安之後不願意轉述。

她這一次的積極性,表現的過於溢位了。

路平安無奈的嘆了口氣,也直接的開口「繼續」,然後直接再度轉述了。

這大貓還是不瞭解自己,如果一件事真的僅僅讓自己難受的層麵.......既然避不開,加快工作效率儘快結束就是。

「下次,稍微信任點我吧......隻是難受而已,我還是能忍的。」

路平安和小貓還沒簽約,路平安就給出了足夠有誠意的籌碼。

倒不是路平安豁然,或者出於什麼新人,而是他太窮......那種可以束縛三階的致死級契約,至少十萬起步,他現在買不起,隻能延期。

既然涉及到了更深層次的合作,僅僅「赤字」是不夠的,路平安說了直接受生死契約,貓貓也答應了。

而就算之後補了生死契約,恐怕短時內,路平安依舊要承擔傳聲筒的功能。

除了是打算用一些不那麼致命的小秘密,繼續考察一下這隻小貓的信用情況之外。

更主要的,還是路平安或許信任這隻貓的人品,但不信任她的能力還有智商......真的告訴她了,搞不好她三兩下就泄密了,還把她間接坑死了。

至少,自己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才能讓大貓和其他人見麵,這是路平安給自己劃的硬性條件。

「至少,三階吧......」

無奈,隻能讓路平安,充當傳達器了。

短期內,要幫小貓補上「基礎」,還有確定一下最新的課程和目標。

「馴獸師可以馴服的包括人類在內的大多數生物,哦,魔植除外,這就要涉及到魔植和魔物的本質區別.......」

路平安刻意壓抑自己的不適,慢慢的闡述大貓對於馴獸師的理解。

「......我們和普通人的認知是不同的。在汙染的流通平衡中,魔植,其實是生產者、汲取者,它們會直接的將汙染吸收轉化,它們在改造周遭的環境以適合自己的成長。而普通的魔性動物包括人類,都是消費者和獵食者,它們渴望更多的『美食』,所以需要更強的爪牙,兩者之間的進化方向和本質不同,完全無法相容甚至彼此衝突........」

「......魔藥?它的確可以看做魔植的精華,我們服用魔藥,在神秘學上,就是一種獵食的行為,是一種模因上的補完。為了養獸,馴獸師會大量採購魔藥,很花錢,該死的園丁......咳咳,神奇的園丁最擅長在我們......你這樣的馴獸師身上賺錢........」

大量的「馴獸師側」的汙染知識,讓路平安頭暈目眩。

他卻可以眯著眼勉強堅持,雖然越說越嘴瓢,但至少還能繼續。

既然這一件事很有必要去做,那麼,就早點弄完。

但先堅持不住的,反而是貓貓了。

「別上課了喵!餓死了喵!食堂冇飯了.......你為何要打貓喵!啊啊啊啊,別打了,別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