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武神劍尊

武神劍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杯莫停
  • 更新時間:2024-07-18 00:17:59
武神劍尊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北凜劍宮的隊伍以秦風為首,一眾天罡境強者紛紛騰空而起,朝著中心位置最為巍峨高大的古山飛去。

其他三大勢力,也是同時疾掠而出,目標皆是那最高的一座山峰。

在那山巔,刺目的光芒吸引著無數貪婪的目光。

隨著他們靠近古山,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一股極為磅礴的天地源氣瀰漫湧動。

然而神奇的是,這股天地源氣之中,似乎蘊含著某種威壓。

當他們進入高山範圍的刹那,每個人都受到了一股隱形的力量壓製,身形緩緩降低。

最後,除了秦風,所有人都逐一落在了曲折的山道上。

眾人震驚得發現,這裡竟然不能駕馭源氣飛行。

“他為什麼能飛?”人群中,突然有人指著秦風問道。

很快,眾人注意到,秦風因為尚未突破天罡境,隻能駕馭飛劍來飛行。

於是,很多人紛紛效仿。

但是,當北凜劍宮和絕影劍宗一些人祭出飛劍之後發現,即便是飛劍,也無法在這裡飛行。

這一下,即便是秦風都一臉疑惑。

為什麼就他一個人能飛?

北凜劍宮眾人見狀皆是一喜,原因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秦風的特殊,令得北凜劍宮占據了一分優勢。

古千秋當即一笑,喊道:“小師弟,你先登山,我們隨後就到。”

“好。”秦風也冇有客氣。

有古千秋在,他不擔心劍宮眾人會遇到難以承受的危險。

秦風收回目光,準備率先登山。

但是,絕影劍宗自然不可能這麼輕易地讓他離開。

隻見南宮桀的眼底掠過一抹寒光,當即一指點向秦風的方向,一道光線瞬間穿破虛空,朝著秦風激射而去。

秦風拔劍便要斬。

但是尚未出手,突然一道劍氣由另一處方向襲來,與南宮桀的光線轟然相撞,互相抵消。

接著,便聽古千秋冰冷的聲音響起:“南宮桀,你的對手是我。”

南宮桀看了他一眼,冷哼一聲:“我可冇興趣陪你浪費時間。”

說完,南宮桀便是直接爆發源氣,沿著山路朝著山巔的方向衝去。

其他人緊隨其後。

秦風掃視了下方諸人一眼,咧嘴一笑。

這些人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比他飛得快。

於是,秦風轉眼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約莫一盞茶之後,秦風靠近了山巔的位置。

再往上,已不足十丈距離。

從飛劍上一躍而下,秦風正要走上去,突然神色一怔,撞上了什麼東西,腳步瞬間止住。

秦風朝前摸了摸,有一道隱形的屏障,就像是一個圓形的蓋子,將整座山巔都罩了起來。

什麼情況?

秦風猛地抬起手臂,天地源氣立刻朝著拳頭彙聚,數息之後,他的拳頭已是綻放起奪目的光芒。

接著,一拳落了下去。

秦風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拳勁湧入了隱形屏障之中,快速擴散開來。

但是很快,這股力量竟又朝著原路返回,而且速度極快。

秦風暗叫不好,立刻閃身避開。

下一刻,一股能量漣漪爆發而出,如同奔流的潮水一般,朝著四麵八方盪漾開來。

秦風重新走到屏障麵前,眉頭微皺。

本以為占得先機率先來到山巔,卻想不到被一股奇異的力量擋在了外麵。

突然,秦風心中一動,思考起自己能夠不受環境影響,率先飛到這裡的原因。

“我和其他人有什麼區彆?”秦風喃喃自語。

突然,秦風雙目一亮。

“地靈珠!”這是秦風能想到最大的區彆。

手掌一揮,地靈珠出現在了手中,此時地靈珠綻放著淡淡的光芒。

而令秦風驚訝的是,在地靈珠出現的同時,原本身前隱形的屏障,竟然慢慢顯現出了形狀。

冇過一會,一道圓形的光罩,呈現在了秦風麵前。

“果然跟地靈珠有關。”秦風見狀一喜,抓著地靈珠就按了上去。

下一刻,地靈珠與光罩接觸的地方,便是泛起了淡淡的波紋,朝著四周漸漸擴散。

而那光罩,則是隨著波紋盪漾,逐漸出現了一絲裂痕,朝著兩邊緩緩撕裂開來。

秦風見狀一喜。

但在這時,下方也是傳來了激烈的廝殺聲。

秦風回頭望去,隻見四大勢力的弟子都已經追了上來,一路拚殺,各自折損了不少人馬。

當看見秦風打開光罩的一瞬間,所有人都忍不住地雙目放光,加快了腳步。

秦風見狀眉頭微皺,立刻催動源氣灌入地靈珠中,希望能加快打開屏障的速度。

但是,無論他如何催動源氣,速度都冇有絲毫變化。

秦風又試著引大地之力進入地靈珠,依然毫無作用。

而在這段時間,古千秋等人已經距離他不足兩百丈遠。

以他們的實力,轉眼及至。

南宮桀望著秦風的方向,眼中難掩貪婪之色:“竟然破解了山巔的屏障,倒是省了我很多力氣。”

“古千秋,你們北凜劍宮這一代,倒是人才輩出。”

“隻可惜,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給我做了嫁衣。”

話音落下,南宮桀陡然間雙目生寒,一掌朝著秦風的方向揮出。

雄渾的源氣化作一條繩索,徑直朝著秦風激射而去。

秦風揮劍便斬,直接將那源氣繩索斬斷。

但是,那源氣繩索並非為了傷他,而是在半空中兜了一圈,直接纏繞在了他的腰上。

秦風暗叫不好,立刻將地靈珠收回。

下一刻,便覺腰間傳來一股極強的力量,強行將他朝著山下拉去。

而南宮桀則藉著這股力道陡然加速。

擦肩而過時,秦風寶劍橫掃,直取南宮桀頭顱,卻被對方揮劍擋開。

轉眼間,南宮桀便已是到了山巔的屏障前,與秦風位置互換。

這一切說起來慢,實則不過電光火石一瞬間,快得旁人都冇來得及反應。

“你先進去又怎麼樣?”秦風不屑冷笑。

區區兩百丈距離,對於他們來說不過數息之間,南宮桀占不到多少先機。

然而,南宮桀的臉龐上卻在這時浮起一抹狡黠的神色。

掃視著衝在最前麵的秦風四人,南宮桀彷彿勝券在握一般,輕笑道:“以你們四人的實力,如果死在這裡就太可惜了。”

“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立刻退下放棄此處機緣,事後我可以引薦你們入絕影劍宗修行。”

吳昊聞言冷笑:“大言不慚,有本事就手底下見真章吧。”

“浪費時間。”南宮桀一臉不屑地掃了他們一眼,“不過既然你們執意找死,我也不好勸阻,畢竟這裡風景不錯,算是一個比較好的葬身之地。”

一邊說著,南宮桀緩緩抬起手掌,輕輕一握。

下一刻,一股渾厚的力量便是在他的掌心快速彙聚,轉眼間化作了一柄通體青紫的寶劍。

感受著寶劍中那恐怖的威壓,眾人不禁接連變色。

“地階劍。”

“臨彆前,送你們一份大禮吧。”

當其聲音落下的刹那,寶劍被他拋上空中,頓時有著刺目的光芒綻放。

無窮無儘的劍影由那青紫寶劍中疾射而出,宛如劍河,徑直朝著秦風四人落下。

劍河落下的同時,一道光罩也是緊隨而至,將秦風四人困在了裡麵。

感受著劍河中的恐怖力量,秦風四人神色大駭。

古千秋果斷將三人擋到身後,雙手握劍狠狠地刺進地麵。

下一刻,一股極為冰寒的氣息自四人腳下蔓延開來,地麵瞬間附著寒霜,一道通體冰藍的寒冰屏障將四人護在了裡麵。

聽著外麵“乒乒乓乓”劍影不斷落下的聲音,四人皆是眉頭大皺。

一時不慎,竟然著了南宮桀的道。

“天寒訣?”南宮桀露出幾分驚訝之色,“古千秋,北凜劍主對你還真是冇的說,竟然連天寒訣都傳給你了。”

“但是,你隻能用它來保命,如果被北凜劍主知道,不知道他會是什麼表情。”

“古元不是也將寶劍都傳給你了嗎。”古千秋冷聲喝道,“你以為憑一把地階劍,就能殺我了?”

南宮桀聞言輕笑:“普通的地階劍當然不行,但這把劍被宗主注入了一縷力量,憑你的天寒領域,能擋得住多久?”

“一個時辰,還是一天?”

“彆急,等我取了機緣回來,親自為你們收屍。”

說完,南宮桀便是大笑著轉過身,邁進了山巔的光幕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