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相親當晚,集團總裁拉著我閃婚了

相親當晚,集團總裁拉著我閃婚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芝士叉燒包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3:54
相親當晚,集團總裁拉著我閃婚了

簡介:bxp>【先婚後愛+寵妻+扮豬吃老虎+二婚女人也有春天】離婚之後,夏知初閃婚了老同學bxbr/>明明說好的先培養感情,為什麽每天早晨醒來,身邊總會多個人呢?本以為老公隻是普通上班族,誰知每月工資都會爆卡bxbr/>每當被銀行打電話問詢收入來源,夏知初都一頭霧水bxbr/>直到某天,有賣保險上門,讓她為自己資產買份保障,夏知初才知道自己成為了億萬富婆bxbr/>而將她捧上天的男人,竟然是她的頂頭上司bxbr/>bx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127章

下不了蛋的母雞

這一忙又是過了半個小時,人還是冇回來,夏知初有些不放心,這就起身離開包廂前去尋人。

外麵的環境和包廂裏的,完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鬧鬨哄的舞曲聲,讓夏知初感覺耳朵要聾了。

夏知初就這樣在人群中穿梭著,她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臉上不施粉黛,乾淨剔透得仿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般。

剛她一出現就吸引了不少人注意,很多上流公子哥正在滿四處的尋找她的蹤影,結果人出現了,那些人自然不會放過這麽好的機會。

“美女,能請你喝杯酒麽?”俊美優雅的名流少爺出現,手裏還端著誘人的酒水。

夏知初朝對方淡淡一笑,婉拒道,“抱歉,我不會喝酒。”

那男人聽言隻覺得好笑,來酒吧這種地方敢說不會喝酒,作吧!

夏知初無心多理,楚恬恬出來了這麽久還冇回來,讓她很是不放心。

豈料男人不肯讓路,依然不死心的說,“喝了這杯酒,我就放你走。”

無賴!

夏知初在心裏咒罵了聲。

之前在這種環境上過班,多多少少知道這些顧客的套路,顧名思義請你喝酒,實際會在酒水裏搞些小動作。

很多女孩子中了計,就被這些人強迫帶走。

至於發生了什麽,可想而知。

夏知初繞開他就要走,男人又快一步攔住她。

“美女,本少爺請你喝酒是給你臉,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男人再三被拒,明顯有些不耐煩了。

夏知初知道這裏的人惹不起,便直白的說,“抱歉,我已經結婚了。”

對於愛玩的男生來說,一旦涉及到已婚問題,很多男生會選擇避而遠之。

然而這個男人卻挑眉笑了,“出來玩的,結不結婚沒關係,重點是要玩得開心。”

“抱歉,我真的有事,這酒陪不了。”

夏知初見軟的不行,也不想和對方繼續糾纏,直接推開他就走。

男人深深的盯著她的背影看,眼底閃爍著晦暗不明的光澤,隨後他朝著吧檯靠近,也不知道和服務員說了些什麽,這才冷笑著離去。

一路上夏知初碰上不少搭訕的男人,都直接冷淡著避開,在酒吧裏轉了圈,終於看到楚恬恬在台上儘情熱舞。

剛想上去找她,突然身後有人碰了她一下。

夏知初表情微冷,酒吧裏形形色色的人都有,碰上鹹豬手也習以為常。

隻是她怎麽就這麽倒黴,接連碰上了好幾個。

剛想無視,耳畔卻傳來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喲,這不是夏知初麽!”

夏知初隻覺得聲音有些熟悉,轉身一看,冇想到又是周青。

她明顯跟著朋友來的,全都打扮得妖裏妖氣,有的穿著低胸裝,有的直接是透視裝,加上濃豔的妝容,看起來就像夜場女王。

夏知初冇想理,轉身就要走,卻不想周青卻在向朋友造謠她的不是。

“我跟你們說,她就是沈亮的前妻。”

“知道沈亮為什麽和她離婚麽?那是因為夏知初是個冇法下蛋的母雞。”

“不對不對,她可能身體有什麽問題,沈亮說和她結婚三年,一次都不想和她上床。”

“最好玩的是,她家裏養著一群吸血鬼,當初和沈亮結婚就是為了聘金,結果婚後卻一直將沈亮當冤大頭,我看這不是結婚,這就是找棵搖錢樹。”

夏知初本不想聽,可週青的聲音實在太尖銳了,即便在這種嘈雜的環境裏,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夏知初不怕別人造謠,也知道沈亮和周青說了不少自己的壞話。

可她真的忍無可忍,沈亮竟然用著子虛烏有的事實在侮辱自己。

明明結婚前談好分床睡,離婚後從沈亮嘴裏變成她是個下不了蛋的母雞?

夏知初氣得捏緊拳頭,渾身都在發抖。

周青還在說個不停,要難聽就有多難聽。

終於,夏知初脾氣爆發,就這樣朝她靠近過去,遂不及防的給了她一巴掌。

“給我嘴巴放乾淨點,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你這嘴巴是吃屎了麽,怎麽就這麽臭?”本來她不想鬨得太難看,畢竟這裏是公眾場合,可週青實在太過分了,讓她實在忍無可忍。

是,她出身是不好,和沈亮結婚是為了聘金,可她從未將沈亮當成搖錢樹。

結果這個禽獸不如的狗東西,不僅陷害了她,還處處造謠她各種不是,玷汙她的名聲。

周青冇想到自己被打了,還當著這麽多朋友的麵。

關鍵夏知初下手不輕,她整張臉火辣辣的燒著。

怔愣了幾秒,她才猛然醒悟過來,準備還手。然而夏知初速度很快,又是一巴掌扇上去。

剛好,左右兩邊都是火辣辣的紅掌印,簡直不要太完美。

“夏知初,你……你……你竟敢打我,我跟你拚了。”

周青也顧不上什麽淑女儀態,就這樣朝夏知初撲了上來。

這邊鬨出的動靜,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很多人抱著觀望的態度,津津有味的看戲,不過卻有個男人突然出現,就這樣為夏知初攔住周青。

這男人不是誰,正是剛請夏知初喝酒被拒的男人。

“行啊夏知初,你可真有本事的,結婚了還跑出來鬼混,我看你現任老公滿足不了你,才能你迫不及待跑出來偷腥。”

周青被控製,依然還嘴不饒人的說著難聽的話,那副目欲眥裂的樣子,就跟街上的潑婦冇什麽兩樣。

夏知初冷冷輕笑,剛想開口反駁,男人卻主動為他說了話。

“這位小姐要在這麽口不擇言的話,我隻能對你不客氣了。”

周青還在罵罵咧咧,聽到男人的警告,忍不住縮了下脖子。

這男人一看就身份不俗,周青在夜場裏呆久了,也知道這裏的人都不好惹,於是便朝姐妹們道。

“算了算了,這女人攀上了新的靠山,我們招惹不起,隻能自認倒黴。”說完,還鄙夷的朝夏知初冷笑兩聲,“就你這種丟馬路上都冇要的二手貨,真不知道你新婚老公怎麽就看上你!”

其他姐妹更是呼應道,“可能是倒貼吧,畢竟二婚女人誰願意要?”

“就是就是。”

一群人就這樣鄙夷的離開,圍觀的人群覺得冇意思,也紛紛散開。

夏知初看著男人,禮貌的道了聲謝謝,然後轉身就走了。

男人卻追了上來,說,“我剛幫了你,就一句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