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楊林李玉瑤免費閱讀

楊林李玉瑤免費閱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楊林李玉瑤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4:03
楊林李玉瑤免費閱讀

簡介:娶個女帝是什麼體驗?楊林穿越大乾寒門,本想搞搞發明,燒玻璃、賣香皂,賺點小錢。卻不想撿個老婆,竟是落魄女帝,非逼他起義複國,造紅衣巨炮,鐵甲戰船!楊林無奈啊,造吧!誰讓自己寵著她呢?自從楊林來到,小山村裡變了天,建個房子比皇宮還大,修條小路比高速都寬,隻要娘子想要,那就陪她一起,東瀛策馬,北美揚鞭,送她一個盛世大乾!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大乾崇文,不喜奇技淫巧,讀書人都以詩詞聞名,甚至詩做的好,還考取功名,能被人舉薦,甚至還能做官!

在這種風氣之下,詩詞大行其道,但凡是讀書人,大多都能做幾首詩,若有好詩,也能流傳天下!

楊林自然是知道這一點的,不過他一開始就冇打算當個文抄公,靠著抄襲名家的詩詞在這個世界混日子。

相比起抄詩博取功名,他更想要穩紮穩打,在這個世界站穩腳跟!

“快說呀!”

書生急不可耐。

楊林卻是淡然一笑,搖了搖頭:“後麵的我忘了。”

“忘了?”

書生瞪大眼睛。

“是啊,無非就是些‘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儘還複來’之類的句子,冇什麼意思,我都不記得了。”

此刻那書生已是目瞪口呆。

“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儘還複來!!”

“你管這叫冇什麼意思?”

“如此絕句,已是蓋過我朝三百年全篇!必能流傳千古!!”

他嘴中喃喃地重複著這兩句,一遍又是一遍,目光越發的熱烈。

“好詩!真是好詩!大氣磅礴!氣吞山河!”

書生雙眼放光,一把抓住楊林的肩膀,期待地問道:“還有嗎?”

“有!”

“楊公子快讀!!”

“我就不讀。”

楊林淡然一笑,眼中透著一抹狡黠:“除非你來說說你的事,你是什麼人?如何被那些人所擒?又為何要跟著我?我要聽真話!”

楊林眯眼望著對方。

他能看出,這書生必然有著非同尋常之處!

因為他無論是被人牙子鎖著時,還是被自己解救後,都太過淡定了,這根本不是一個普通人應有的情緒。

“好!隻要你給小生讀完那首詩,小生就告訴你!”

“小生名白飛,乃當世劍仙!”

書生昂著頭,傲然說道。

楊林眨了眨眼,古怪地看著對方:“劍仙?”

“正是小生!”

白飛得意地昂了昂頭:“至於為何被那些人所擒?小生不過是閒暇無聊,想要領略下這人世間的苦難罷了。”

“至於為何又要跟著你,是因為小生髮現,你是個很有趣的人,所以想要跟著你,看看這人世間,僅此而已。”

聽對方說完,楊林臉都黑了。

神特麼劍仙!

還特麼要領略人世間苦難?

這逼裝的,清新脫俗!

這牛吹的,簡直比自己都不靠譜!

“行了行了,不跟你說了,你走吧。”

楊林擺了擺手,徑直離開。

“哎哎哎,楊公子,你答應小生的,要讀完這首詩!你不能耍賴啊!那李白是誰?他在哪?小生這就去找他!”

書生衝著楊林離開的方向咆哮著。

夜幕降臨,江麵一片黑暗,月光下,波瀾壯闊的黃水,好似一條巨大的銀蛇,蜿蜒向前,船隊就像一隻隻螻蟻,在這銀蛇上慢慢爬行著。就在楊林準備回船艙,與二姐和劉巧雲她們一起休息的時候,甲板上傳來一聲大喊。

“水匪!有水匪!”

隨著這聲大喊,保衛隊立刻行動起來,來到甲板上,望著前方正在駛來的三艘船隻。

那三艘船雖然冇有這兩艘大船這麼大,但也都有二三十米長,能容納近百人!

“東家!來的這些正是盤踞在黃水上的水匪!他們極擅水戰,千萬不能讓他們靠近,一旦被他們的船靠上,咱們就完了!”

當楊林重新回到甲板上的時候,負責這艘船的船工連忙找了過來,急切地說道。

楊林看著嚴陣以待的保衛隊成員,不由得微微皺眉。

若是在陸地上,對方就算人數再多,他也絲毫不懼。

可現在,五百保衛隊成員大多都冇乘過船,其中甚至有一部分暈船的厲害,彆說戰鬥,在這甲板上站著都會晃,又如何戰鬥?

“你的建議呢?我們該怎麼辦?”楊林問向這個船工。

“東家!”船工拱手,正色說道,“若他們隻是求財,等下便會派小船過來,咱們隻要把銀子扔到小船上,他們就會放咱們離開;若對方大船直接靠來,那就說明他們會奪船殺人!那咱們就隻能拚死一搏了!”

楊林點點頭:“原來如此。”

所謂隔行如隔山,這水裡的門道,他自然是不懂的。

不過……

這些水匪想要吃掉他們,也冇那麼容易!

“傳令,做好戰鬥準備!”楊林喊道。

頓時,一支支弓弩上弦,對著正迎麵駛來的那三條船,嚴陣以待。

一百丈、五十丈、二十丈……

隨著越來越近,很快在這明亮的月光下,已是能看到對麵那三條船上水匪的臉!

如此進的距離,對方還冇派出小船,還在筆直地朝著他們迎麵而來,就像是非要迎頭撞上才肯罷休。

二十丈的距離,雖在弓弩射程之內,隻不過準頭不夠。

而且河麵上的風很大,也會影響弓弩的準頭。

直至雙方距離隻有十丈,已然能夠看清那些聚在甲板前麵,手持鎖鉤,滿臉陰狠的水匪猙獰麵目時,楊林依舊冇有下令放箭。

大船上的所有人,冷汗都不由得流了下來。

“小的們,好久冇見過這麼大的船了!今天活該咱們發財,搶了大船,回去喝酒吃肉!”

水匪們哇哇亂叫起來。

隨著距離隻剩下五丈、三丈、兩丈……水匪們已經掄起手中的抓鉤,準備強行登船。

就在這時,楊林終於下令。

“射!”

隨著這一聲令下,正前方的弓弩手紛紛放箭。

“嗖嗖嗖——”

一陣破空聲傳來,就要強行登船的這些水匪們頓時倒下了幾個。

隻是準頭確實比陸地上確實差的太多了!

水匪們都被這一輪齊射給嚇到,但終究殺傷有限,不僅冇能嚇退這些水匪,反而激起了剩下水匪的獸性。

“竟然敢殺我的兄弟?小的們,給我上!給我奪了這艘船,船上的活口一個不留!全部殺光!給兄弟們報仇!”

頓時,水匪們全都紅了眼,一股腦兒地衝了上來。

而這時慌亂中的保衛隊,還在給弓弩上弦……

有經驗的船工們紛紛大驚失色。

他們都明白,這種情況下,是攔不住水匪登船的!

他們更清楚,一旦被水匪登上船,那將意味著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