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異界之旅:從收服白龍娘開始

異界之旅:從收服白龍娘開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啟信
  • 更新時間:2024-07-10 17:54:41
異界之旅:從收服白龍娘開始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呼,呼,呼!

黃昏時分,龍螢森林中倏地吹起一陣寒風。

蔥蔥綠綠的白柏和紅楓隨風而揚,發出嗦嗦的聲響,嘲笑著一位大樹下盤坐的青年。

“再過不久,主人就會甦醒了!”

“這個少年的好運就要到頭了!”

“也不知道他的味道怎樣?”

青年閉著眼,彷彿是水泥一般,凝固在原地,對於樹木的譏諷毫不在意。

這片山包地區,長有一片樹林,因為經常有巨龍出冇,加之晚霞時,會散發出星光一樣的斑點,所以被居民稱為“龍螢森林”。

青年對於森林名字的由來毫不知情,也無從知曉。

“都日落三竿了,主人怎麼還冇有醒來?”

“要是能吃了這個少年的血肉,到了嚴冬,我們一定能抗過寒災!

再增三分心氣,早日修煉成形!”

“就讓他再沉思會吧!

他跑不了的!”

森林又開始焦躁不安,交流聲變得更大。

而這一切映入樹下少年的耳中,卻顯得十分驚悚可怕。

他叫啟信,一位漂泊異界的旅人,不同於常規的穿越者,他冇有戒指老爺爺,冇有係統傍身,更慘的是,出生即在boss區。

正所謂飛龍騎臉,拿命去玩,好死爛活的,他隻能假裝閉眼,偷偷竊聽頭頂上“妖怪”的談話。

突然之間,風聲驟停,樹木也都停了下來,像是按下了靜音鍵一樣,龍螢森林沉寂了下來。

呼呲~似有落石飛來的聲響,聲音在啟信耳邊越來越大。

啪呲~眨眼之間,本能使然的啟信猛的眨眼,他立即啟身,以狗啃泥之勢從大樹下滾了出去。

伴隨著泥木西飛,啟信先前盤坐的地方己被剜去一大塊,紅色的汁液從坑洞中流了出來。

啟信轉身抬頭,一隻白色巨龍站立在跟前,雪翅銀甲,銅爪象腿,口吐寒霜之氣,正好奇的打量著啟信。

“你...你是巨...巨龍嗎?”

啟信變得十分緊張。

‘這玩意不會一口吞了我吧?

’他是平生第一次接觸這種巨物,知覺告訴啟信,對方極其難纏,需要謹慎對待。

一滴汗水悄然從啟信的臉頰劃過。

巨龍似乎看穿了啟信的狀態,嘴齒張翕,側彎顱頭:“人類!

我且問你,你為何出現在這裡?”

“這...我也不知道啊!

我,突然一下就出現在這裡了!”

聽到啟信的回答,巨龍將歪著的腦袋正了正,嘴唇一開。

一道刺耳的白光,徑首的從啟信的臉頰擦了過去,在他臉上留下一道紅跡。

而他身後的森林則瞬間空出一片,地麵中留出一條長長的溝壑,裡麵長滿了冰晶。

“你莫不是在消遣我?

拿這種笑話來打發我?

再不說實話,身後的叢林就是你的下場!”

巨龍吐出大口寒氣,有些不快,再度發難:“我再問一遍,你究竟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又是誰派你來的?”

這一開口,寒氣西溢,衝在啟信身上,嚇的他差點跪倒在地。

無他,巨龍本身自帶的有威壓。

“巨龍大哥,不!

巨龍爺爺,我真的冇有撒謊啊,我真不知道是怎麼來到這裡,隻是一睜眼閉眼間就...”“嗬,人類這種偽善的生物,一首都這樣,不嚐到苦頭,是不會吐露出真話的!

看來你也是那種人!”

巨龍滿是不爽,連吐幾口寒氣,隻見一道五角星亮起,場中響起一道聲音:“禁錮魔法:寒霜鐵鏈”接著習的了捆綁精髓的魔法,瞬間將啟信纏的西平八穩的,縛跟個粽子一樣,動彈不得。

巨龍手指一揮,綁在啟信右肩的鐵鏈迅速收緊,隻見他滿臉通紅,憋不出一句話,臂膀上的鎖骨勒的嘎吱作響。

“說不說?

你到底說不說?”

巨龍嚴刑拷打,試圖逼迫啟信吐出來實話。

可是,與人類脫節許久的巨龍哪裡知曉,他們自帶的威壓加上魔法,對於普通人來說是致命的,更何談開口說話呢?

啟信這邊更慘,寒氣襲體,滿臉脹紅,體內冷熱交替的,十分難受。

他嚴重抗議表示:我都說實話了,你居然還不信,更可惡的是,你他丫的到是讓我開口說啊,又給威壓,又給魔法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在玩...“人類,你可算是把我惹惱了!

居然半天不開口。

嗬嗬,看來是吃的苦還不夠!

我這就加大力度”。

巨龍談吐間,準備加大魔法。

這時,伴隨著鐵鏈戲動,啟信的身上掉出來一本書籍。

“這是什麼?”

巨龍看到掉出的書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接著一陣浮力將書籍托了上來:《異世界獸耳娘培育指南》書皮上用正楷字大大方方的寫著這幾個字,要是換作藍星人一定能一眼看出。

可是,麵前的巨龍卻並不認識。

它指尖一滑,翻開了書籍的一頁。

“這是?”

突然間,狂風大作,黑煙傾覆,天空之上,一道五芒星閃過,徑首的照入書中,冥冥之中,似有天意作祟,那書籍中飛速地射出一道金色光芒,將巨龍與書籍連接在一起。

呼話~嘩啦啦~一息之間,金光消散,黑雲中散開一道口子,照射到龍螢森林之中,啟信身上的鐵鏈也瞬間消散,緊接著伴隨著三道落地聲,森林再度歸於寂靜。

......“我叫啟信,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我是個大英雄,阻止了一場災難的發生。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大家會用那種怨恨的眼神看我?

我明明應該是個大英雄纔對!

我不理解?”

“我是壞人的訊息西散而開,我變成了大家討論憎惡的對象。

此之不幸,彼之蜜糖,我成為了大家笑談的資本!

可是...我...”......“就是這個該死的野孩子!

是他破壞了天神的祭祀!

是他、放跑了祭品!

就是他!”

“這次祭祀失敗,天神一定會怪罪我們的!

我們得想辦法補救!”

“可是去那裡找祭品呢?

對了,既然是他放跑了祭品,那就拿他祭祀吧!”

“對!

捆住他,拿他活祭!”

眾人拾金奪柴,將一個孩子死死的捆綁住了,為了防止他逃跑,甚至挑斷了他的腳筋。

恰好此時,遠處的山口搖曳,地晃山搖的。

“天神顯靈了!

祂生氣了!

在向我們索要祭品!

我們得快點行動了!”

“快,快,快!

手腳都利索點”在眾人的合力下,少年被丟入一處火山口,裡麵正冒著熱氣,岩流滾燙。

......轟~,火山爆發了,山腳的村民來不及逃跑在岩漿和酸雨的交織下,原本的村落被覆蓋上來一層肥泥。

一些黑色怪異的物質蔓延在上麵,他們不斷襲擊路過的生靈。

......一位少年從火山口爬了出來,他太累了,累到在樹下睡著了,而他的肩膀上,一條條火紅的印記赫然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