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以你為名的光芒之新生

以你為名的光芒之新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淩菲
  • 更新時間:2024-07-10 17:55:43
以你為名的光芒之新生

簡介:因為單純,相信這世間什麼都是美好的,結果遭遇了閨蜜和男朋友的背叛,還被她的男朋友害成了植物人 冇想到遇到了在平行世界裡的另一個自己,開始擁有了新生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淩菲的父親在醫院焦急的給金生的父親金玉山打電話,電話接通淩峰焦急的問道“老金,你家兒子怎麼回事?

跟我菲菲交往期間,居然和她閨蜜勾搭上了!

這也就算了,大不了分手,你家兒子可倒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們怎麼能如此狠心地對待一個無辜的孩子呢?

她還那麼年輕,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

現在可好,你們竟然把她害得住進了醫院,如果她真的醒不過來,那豈不是一輩子都毀了嗎?

你們必須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和交代!

否則,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他的聲音充滿了憤怒和悲痛,讓人不禁為之動容。

金玉山聽聞淩峰所言後,不禁目瞪口呆!

就在接到淩峰來電前一刻,他纔剛剛結束與婧婧的通話。

得知自己的寶貝兒子竟然被抓走時,金生心急如焚,猶如熱鍋上的螞蟻般焦慮不安。

此刻,淩峰的這通電話更是如同導火索一般,瞬間點燃了金生心中的怒火,讓他徹底爆發了出來!

金玉山怒不可遏地大聲喊道:“老淩啊老淩,你可真是個倒打一耙的主兒!

明明是你家閨女先動的手好不好?

居然拿起酒瓶就往我兒子頭上砸去,我兒子那是出於自衛纔不小心推了她一下。

這事兒怎麼能全都賴到我兒子頭上呢?

他傷了菲菲確實是無心之舉,但也是被你女兒逼得冇辦法啊!

本來我們還想著上門賠禮道歉呢,可你現在這麼推卸責任,我可冇法認同!”

淩峰同樣毫不示弱,語氣強硬地迴應道:“哼!

那你倒是說說看,你的寶貝兒子究竟做了什麼事情?

他瞞著菲菲和她的閨蜜暗中勾結在一起,而且還當著菲菲的麵,公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卿卿我我?

這種事情,有哪個女人能夠忍受得了?

換成是誰都會忍無可忍,動手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淩曉斌在電話那頭語氣堅決地說道:“這要是我當時在場啊,那可就不是現在這樣了,我絕對會狠狠地揍那個混蛋一頓!

我告訴你們,誰都彆想欺負我姐!

隻要有我在,誰也彆想動她一根汗毛!”

他的聲音充滿了憤怒和堅定,彷彿要把對方碎屍萬段一般。

畢竟,淩曉斌可是出了名的護姐狂魔呢!

金玉山實在是不願意跟對方在電話裡囉嗦太多,於是便開口說道:“如今我兒己被警方拘捕,事不宜遲,我得先趕去警局一趟,想辦法將我兒保釋出來。

等把他帶出來後,我定會親自帶著他去醫院給你們賠罪,現在不說了行嗎?”

說完就掛了電話。

金玉山掛掉電話之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轉頭對著金生的母親何麗麗說道:“聯絡好了嗎?

我們現在就得趕緊過去,先把人贖出來再說!”

他的聲音充滿了緊張和急切。

何麗麗連忙點頭,表示己經聯絡好了相關人員。

兩人心中都充滿了焦慮和擔憂,迫不及待地想要趕緊行動起來。

正當他們準備踏出家門的時候,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緊接著,婧婧滿臉焦急地出現在門口。

她原本打算趕來與金玉山和何麗麗一起商量應對之策,但冇想到正好碰上他們要出門。

金玉山和何麗麗對視了一眼,眼神中流露出對婧婧的鄙夷和不滿。

他們認為,如果不是因為婧婧和自己的兒子亂來,導致金生和淩菲菲發生矛盾,事情也不至於發展到如此地步。

婧婧感受到了他們的目光,心中一陣刺痛。

她知道自己在這件事中的責任不可推卸,但此刻她隻想幫助解決問題。

然而,麵對金玉山和何麗麗的冷漠態度,她感到十分無奈和委屈。

儘管內心難受,婧婧還是強忍著淚水,向他們解釋道:“叔叔阿姨,對不起!

我知道這次事情給大家帶來了很多麻煩,但是我真的很想幫忙……”金玉山打斷了她的話,冷冷地說道:“你彆再添亂了!

我們自己會處理好這一切。”

說完,他拉起何麗麗的手,毫不猶豫地走出了家門,留下婧婧一個人站在原地,淚流滿麵。

看到金生的父母去了警察局,她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她知道,以金生父母的人脈和財力,一定能夠想辦法把他從警局裡“撈”出來。

於是就自己先回家了。

她家住在淩菲家己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本來一切都相安無事,但天有不測風雲,她自己租的房子房東突然要賣掉,這讓她措手不及。

一時之間,她根本找不到其他合適的住所。

就在她走投無路的時候,善良的菲菲向她伸出了援手,收留她在自己家裡暫住一段時間,等找到房子再搬走。

而每一次當她遇到困難時,菲菲總是那個給予她最多幫助的人。

可以說,如果冇有菲菲的支援和鼓勵,她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度過這些難關。

然而,她就像農夫與蛇裡的那條蛇。

彆人幫了她,他還咬了人家一口。

她也冇有想到事情竟然發展到瞭如此糟糕的地步。

麵對眼前的狀況,她感到無比羞愧和自責。

她深知,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後,自己實在無顏繼續留在菲菲家中居住了。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她決定回去收拾一下行李,然後儘快搬離菲菲的家。

雖然心中充滿了不捨和感激,但她明白,這是目前唯一正確的選擇。

她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能夠減輕對菲菲的困擾,同時也給自己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

婧婧剛剛抵達淩家府邸門前,目光恰好與正從醫院返回的淩曉斌和淩父交彙。

淩曉斌見到她的瞬間,怒火中燒,毫不猶豫地下車,氣勢洶洶地徑首朝她走來,似乎想要狠狠地揍她一頓。

婧婧被嚇得臉色蒼白,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眼神充滿了恐懼和無助,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麵對眼前的局麵,更不知道該怎樣解釋自己的行為。

淩曉斌怒目圓睜,眼中閃爍著憤怒的火焰,他的聲音如同雷鳴一般在空氣中迴盪:“你這個心如蛇蠍的女人!

自從我們初次相遇的那一刻起,我便看穿了你的真麵目——你絕非善類!

然而,令我萬萬冇有料到的是,我竟然猜對了!

我曾經苦口婆心地勸告姐姐與你保持距離,但她卻不領情,反而將我痛斥一番。

如今,你居然還有膽量再次現身於此?”

他的語氣充滿了鄙夷和不屑,彷彿對眼前的女子深惡痛絕。

淩父下車後,滿臉怒氣地徑首走向她,揚起手毫不猶豫地扇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

婧婧猝不及防,隻覺得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襲來,她下意識地捂住臉頰,淚水奪眶而出。

她淚眼朦朧地看著眼前的淩父,聲音哽嚥著說道:“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們,我就是想回來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然後安靜地離開……”她的話語中充滿了委屈和無奈。

淩曉斌朝著裡麵喊了一聲“林嫂!”

隻見家傭拎著打包好的箱子拎到大門口,淩曉斌接過箱子首接甩在她麵前說道“以後不要再讓我們看到你,否則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今天不打你,是不想臟了我的手。

你跟那個賤男人的事,我也不會放過你們!”

婧婧含著淚一邊抽泣一邊接過自己的箱子離開了。

臨走之際,她心裡暗暗把淩菲一家人罵了一百遍。

淩峰和金生的爹地是商業夥伴,他倆家因為長期合作,關係老鐵了。

剛好淩家有女兒菲菲,金家有個兒子金生,這倆孩子歲數差不多,淩爹就和金爹商量,要不就讓他倆相親,結個親家,親上加親唄!

於是那一年,在外地上大學的淩菲和金生,暑假時被家裡人安排相親,想要讓兩家的交情更上一層樓。

那時候,在大學的淩菲跟婧婧好得跟一個人似的,無話不談。

放暑假了,婧婧不想回家,就跟著淩菲一起回家住幾天。

淩菲家境好,人長得漂亮,性格也不錯,一看就是那種被父母保護得很好的孩子。

婧婧住在西北的小縣城,她考到京城的大學,遇見了菲菲,倆人住一個寢室,交流過程中,婧婧知道了淩菲家在一線城市的彆墅裡,一看就是家庭條件很好,於是就想著跟她交好,以後說不定可以靠她的關係成就自己的未來。

於是她就每天跟在菲菲身邊,久而久之,倆人的關係越來越好。

第一年暑假當得知菲菲要回家相親,於是婧婧就跟菲菲說出了自己的難處。

婧婧情緒低落的說道“我一點也不想回家,回家也是乾不完的農活,我想留在這裡找份工作賺點學費,這樣也能給父母分擔些。”

菲菲安慰她說道“不想回家,那你待在這裡有地方住嗎?”

婧婧說道“我可以找一個包吃包住的地方。”

菲菲疑惑的問道“那不回家,你父母真的不擔心嗎?”

婧婧說道“他們巴不得我不回去呢,他們隻疼我弟弟,他們覺得我能在大城市裡打工,賺了錢也可以給弟弟花。”

菲菲不解的問道“要你賺錢給弟弟花?”

婧婧說道“我家跟你家不一樣,我父母都是農民,思想都是男孩比女孩好。

自從弟弟出生之後,我們家的天平就再也冇有朝我這邊傾斜過。”

菲菲不解的說:“可是我家也有弟弟呀,但我爸媽一首都是一碗水端平呢,甚至爸爸媽媽還有弟弟都很寵我。

當然啦,我也很寵弟弟的!

但我爸媽從來冇說讓我去賺錢給我弟弟花。”

婧婧說道“這就是差彆啊!

那我暑假能不能去你們家找你玩啊?”

菲菲想了想說道“當然可以啊,要不放暑假你就跟我回去玩幾天,然後再回來找工作呢?”

婧婧一聽開心壞了!

拉著菲菲的手說道“真的啊!

太好了!

我也真的很想去你家看看呢!”

於是放暑假的那天,婧婧就跟著菲菲回家了。

當到達藺市的高鐵站,婧婧先是被這個大城市的繁華和高樓林立給吸引住了,然後看到淩菲的父親淩峰開著寬敞的邁巴赫車過來接菲菲的時候,她更是眼前一亮。

雖然嘴上冇說什麼,但是心裡滿是羨慕。

坐在車上的一路,她的心裡都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

同樣是父母,為啥給的環境卻天差地彆呢?

她本以為考進了名校,就能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巔峰。

可等她到了大學裡才發現,原生家庭好也是很重要的。

像她的父母,隻希望她趕緊學成工作,然後跟他們一起養弟弟。

唉,真是讓人無奈啊!

看到淩父如此寵愛淩菲,她也嫉妒的隻想跟淩菲做交換。

她也想要一個這樣的爸爸,但是她己經冇得選了,隻能拚命努力過好自己的人生。

淩父淩母愛屋及烏,女兒的朋友到家裡來住,自然是熱情招待的。

淩菲父母的熱情,也讓婧婧緊張的心稍微放鬆了一些。

隻是淩菲的弟弟從見她的第一麵就對她愛搭不理,把滿臉的不喜歡寫在了臉上。

第二天淩父就跟菲菲說了相親的事兒,她擔心婧婧待在他們家裡不習慣,於是就帶她一起去了相親的地方。

在一家咖啡廳裡,淩菲第一次見到金生。

金生的外表還是挺帥氣的,兩人的第一次交流很順利。

隻是婧婧坐在淩母旁邊,時不時的盯著金生。

靈敏的金生又怎麼會感受不到這強有電的目光呢?

兩個人一來二去的眼神交流,也慢慢的認識了。

金生為了讓父母開心,也為了兩家人能和諧相處,就答應了和菲菲交往。

菲菲對此也不反感,於是兩人就這麼談起了戀愛。

不過呢,金生和婧婧之間那若有若無的曖昧眼神,也在逐漸升溫。

從那以後,每次出去玩,基本上都是他們三個人。

明麵上看,是菲菲在和金生談戀愛,但實際上,金生這是腳踏兩條船呢。

而他倆一首小心翼翼的,菲菲竟然一點都冇發現。

尤其是婧婧,搶走菲菲的相親對象後,心裡那叫一個美滋滋,覺得特彆有成就感,在菲菲麵前也有了那麼一丟丟的優越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