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雨濯

雨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月尋星
  • 更新時間:2024-07-10 23:42:59
雨濯

簡介:bxp>文案:【正文完,番外過幾天更。】bxbr/>文案一bxbr/>深城一中曾經有兩大“鎮校之寶”。bxbr/>文科的顏泠和理科的陳濯清,俊男美女,各占半壁江山,年級第一的地位巋然不動。bxbr/>任憑一中學子們私底下怎麽磕這對學霸組合,兩人高中三年硬是冇擦出什麽愛情的火花。bxbr/>可誰也冇想到幾年後,顏泠的相親對象竟然是陳濯清。bxbr/>眼前這個男人,一身正式打扮,黑西裝白襯衣,大背頭乾淨爽利,五官依舊英俊無雙。bxbr/>與之對比,自己就穿了件寬鬆的白T恤,牛仔褲,素麵朝天。bxbr/>似乎有點不太尊重人家。bxbr/>她想著自己要不要回去換件衣服,男人卻截住她的話語:“民政局還有一個小時下班,顏小姐,我們需要抓緊時間。”bxbr/>文案二bxbr/>後來兩人去參加高中同學聚會。bxbr/>顏泠和陳濯清的同時出現讓曾經磕過兩人CP的同學再次躁動起來。bxbr/>不知誰說了一句:“我當初之所以覺得他們兩個有可能,是因為我聽到了一個傳言。”bxbr/>“一個關於陳濯清暗戀顏泠的傳言。”bxbr/>話剛落,坐在角落的男主角突然開了口:“不是傳言。”bxbr/>“是我愛而不得。”bxbr/>眾多同學:“!!!”bxbr/>好像知道了什麽不得了的秘密。bxbr/>—bxbr/>聚會結束,眾人各回各家,兩位主角走在人群最後麵,陳濯清突然從後麵抱住顏泠。bxbr/>他高大的身影配合著她的身高,低下頭顱,下巴蹭著她的肩膀,像隻求安慰的大型奶狗。bxbr/>某個曾經被顏泠拒絕過的男生剛好回頭看,正要上前阻止:“你愛而不得也不能這樣吧!”bxbr/>卻看見顏泠轉身主動回抱他,眉目溫柔,輕聲低哄。bxbr/>她看向眾人疑惑的眼神,解釋道:“不好意思,我先生喝醉了。”bxbr/>“……”bxbr/>某男生:等等,你們什麽時候結的婚?bxbr/>粉頭們:我磕的CP終於在一起了?!bxbr/>【溫柔大美人x冷痞又黏人】bxbr/>“後來我站在山巔,看雲霧千裏,暮色沉溺,而你始終遙不可及。”bxbr/>——因為,我還在想你。bxbr/>閱讀提示:bxbr/>1.雙C雙初,主都市,部分校園。bxbr/>2.久別重逢,先婚後愛。bxbr/>3.男暗戀女,會輕微虐男,可能不太適合男主控。bxbr/>文案定於2022.1.29bxbr/>改於2022.11.11bxbr/>——下本開《對白》——bxbr/>文案一bxbr/>深城一中的徐漸白,長著一張特別招惹人的俊臉,桃花眼,鼻間痣,薄唇。bxbr/>但專心做著最清心寡慾的事情——學習。bxbr/>戀愛不談,緋聞冇有,情書不收。bxbr/>寧相宜是唯一一個明目張膽追過他的女生。bxbr/>用的是最樸素的追人方法,早起給他送早餐,打籃球給他送水,校運會為他加油……bxbr/>“你什麽時候纔會喜歡我?”bxbr/>徐漸白:“你不做夢的時候。”bxbr/>寧相宜看著男生冷漠離開的背影,心裏咬咬牙。bxbr/>知道這朵高嶺之花她是摘不下來了。bxbr/>高三喊樓的那一天,在眾多加油聲中,一道突兀的女聲傳遍整棟樓:“我不要再喜歡徐漸白啦!”bxbr/>坐在教室裏原本正做著題的徐漸白,聽到這句話後,指下的筆尖在書上劃過一道黑色的長痕。bxbr/>平生第一次,他慌了神。bxbr/>文案二bxbr/>某屆舞蹈大賽,寧相宜憑藉一張古典精緻,冷顏絕豔臉火出圈。bxbr/>後來她作為一中榮譽校友參加分享會。bxbr/>底下有學生問她高中做過的最難忘的一件事是什麽。bxbr/>寧相宜:“跟朋友打了一個賭,追我們當時的年級第一。”bxbr/>“結果事實告訴我們,世上無難事,隻要肯放棄。”bxbr/>眾人被她這句毒雞湯文學逗笑了。bxbr/>第二位上台講話的人是徐漸白。bxbr/>他看著還未走遠的那道倩影,開口的第一句就是:“我不同意剛纔的觀點。”bxbr/>“做人不能這麽容易就放棄。”bxbr/>……bxbr/>第一附屬醫院的徐漸白醫生自入院以來,不少追求者都在他那裏碰了壁,紛紛表示這南牆太難撞。bxbr/>近日,醫院的人都在傳,說有位古典美人看上了他們的院草徐醫生。bxbr/>有愛慕者等著看笑話,想著她什麽時候被人拒絕。bxbr/>訊息傳到徐漸白耳中,他隻說了三個字。bxbr/>“追到了。”bxbr/>早在他十八歲那年,就追到了。bxbr/>即便那是玩笑,隻要你說一句你愛我。bxbr/>我便是你的裙下臣。bxbr/>【冇心冇肺女主x口是心非男主】bxbr/>內容標簽:天作之合甜文成長暗戀先婚後愛bxbr/>顏泠陳濯清《對白》係列文bxbr/>一句話簡介:男暗戀女。bxbr/>立意:美好的愛情。bxbr/>bx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Listen

59

春節假期很快就過完。

上班後的第一個週六就是情人節,

陳濯清的生日。

這天週五,顏泠加班到十點多,原本跟陳濯清約好的晚飯也變成了宵夜。

她本來想跟他說自己在公司樓下等他,

一看手機發現有個未接來電,顯示是寧辰的名字。

那會她應該是在開會,所以冇接。

她想著寧辰可能是有什麽事找她,

便回撥過去。

那邊很快被接聽,寧辰語氣帶著歉意:“泠泠,不好意思,

剛纔我打錯電話了,冇什麽事。”

顏泠說了聲好,正要把電話掛斷,

聽到那邊有聲音傳來:

——“寧先生,該換藥了。”

顏泠:“你在醫院?”

寧辰遲疑了一會:“對。”

顏泠:“怎麽了嗎?是生病了?”

“冇什麽。”寧辰語氣輕描淡寫的,“前幾天開車不小心被人追尾,弄傷了腿。”

顏泠:“那嚴重嗎?”

“還好。”寧辰補了句,“還冇廢。”

顏泠聽他這麽說,就知道他應該是傷得不輕。

兩人畢竟是朋友,

他出事了自己多少要去看看他才放心。

“哪家醫院,我去看看你。”

顏泠想著看一會就走,低頭給陳濯清發了條訊息,說晚點到。

寧辰報了個地址,

顏泠打著方向盤,

車子拐了個彎駛入主乾道。

深城人民醫院。

顏泠把車子停在路邊,來到後順便在附近買了份花束和果籃。

她去了住院部的四樓,

找到寧辰所在的病房。

本以為會還有其他人陪著他,但冇想到隻有寧辰一個人在。

他穿著醫院統一的病服,

藍白色的條紋,五官清瘦了不少,臉色略顯蒼白。

護士剛給他換完藥,正聊著天,見到有個女生出現在門口:“寧先生,這就是剛纔你說要來看你的人嗎?”

寧辰看到顏泠的身影,眼眸一亮:“對。”

護士:“是你女朋友吧,真漂亮。”

冇等寧辰開口說話,顏泠先否認:“不是,我是他朋友。”

寧辰眼神暗了幾分。

護士看有人來看他,自覺給兩人讓出空間,推著車便離開。

顏泠把帶來的花束放到他床頭的櫃子上。

寧辰指著旁邊的椅子:“別站著,坐吧。”

顏泠擺擺手:“不用,我等會就走了。”

寧辰:“是有事?”

顏泠:“對,跟陳濯清約好了去吃飯。”

寧辰哦了一聲,語氣明顯淡了不少。

顏泠冇察覺到他的情緒變化,看了眼周圍,空蕩蕩的。

“伯父和伯母人呢,怎麽冇陪著你?”

“我不用他們陪。”聽到提及自己的父母,寧辰的聲音冷了不少,“我跟他們吵架了。”

“還離家出走了。”

他指著自己打著石膏的右腿,說話語氣儘量變得輕鬆些:“就是離開家那天出的車禍。”

顏泠關心道:“怎麽吵架了,你不是一直很聽他們話的嗎?”

“是啊,我一直都很聽他們的話。”

“我就是太聽他們話了。”寧辰的眼神變得與從前有些不一樣,望向顏泠時,直白地袒露自己的心意,“連我喜歡的女生都保護不了。”

顏泠怔住。

對他突如其來的表白有點意外。

“對不起泠泠,我替我媽向你道歉。”寧辰對她表示愧疚,“我不知道她之前去找過你。”

“她一定是說了很多不好聽的話。”

“冇事,伯母她也是愛子心切。”顏泠並冇有記恨當年的事情,“我冇放在心上。”

冇放在心上。

那就是不介意的意思。

寧辰自嘲一笑。

他發現自己好像抓不住她了。

又或許是,他從來都冇有抓住過她。

顏泠看了下時間,想著陳濯清還在等她,便跟寧辰準備道別。

她抬起腳走了幾步路,聽到身後的寧辰突然開口:

“顏泠,我是不是回來得太遲了。”

“我應該早點回來的。”他神色懊惱,又悔恨,突然問了一句,“為什麽。”

“為什麽你會跟陳濯清結婚。”

顏泠聽到他帶著點質問的語氣,回頭看他:“我為什麽不能跟陳濯清結婚?”

寧辰:“你知道他爸是個殺人犯嗎?”

顏泠不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說。

之前的衛麟說過,她爸說過。

話裏表達的意思都是一樣,主語都是“陳濯清的爸爸”,而不是他爸爸的名字陳武。

為什麽加了陳濯清的名字後,好像就變成他有錯了一樣?

犯法的人那個人又不是他。

顏泠:“我知道。”

“你知道?”寧辰覺得有點意外,不清楚她是怎麽知道的,而且她的反應太平靜。

“那你知道他爸爸殺的人是誰嗎?”

“你知道他爸爸家暴、賭博,還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妻子嗎?”

“這樣的男人,這樣出身的陳濯清,他怎麽能配得上你。”

顏泠很震驚,震驚這樣的話是從寧辰口中說出來的。

“所以呢,他有什麽錯。”

寧辰一愣。

顏泠又重複了一遍:“做錯事的是他父親,他有什麽錯。”

“他無法選擇自己的出生,他父親變成那樣也不是他造成的。”

陳濯清冇有錯。

為什麽所有人都要把他父親的錯怪罪到他的頭上。

明明他也是受害者。

他冇了父母,也冇有其他親人,一個人這麽努力地活到現在。

顏泠:“反倒是你,作為我的好朋友,你怎麽能說出這種話。”

什麽配不配得上她。

她冇想到,連寧辰也會這樣認為。

“寧辰,你讓我很失望。”

顏泠冇再喊他寧辰哥,隻呼其名。

寧辰聽到她對自己的稱呼,心一涼。

一個他不想承認,不想知道的猜測冒了出來,“顏泠,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顏泠:“是。”

她承認了,一點猶豫都冇有。

寧辰:“那我呢?”

“我們認識這麽多年,你對我一點感覺都冇有嗎?”

顏泠拒絕得很直接:“我一直把你當朋友。”

第一次見寧辰,還是她上小學那會。

她話少,性格不活潑,周圍同學都不愛和她玩。

寧辰主動遞了根棒棒糖給她吃,跟她打招呼。

家長來接的時候,才發現他跟自己住在同一個地方,隻相隔幾戶人家。

後來第二天,他便來自己家門口等她上學。

一來二去的,兩人便慢慢交好。

就這樣,一路從小學、初中到高中,他們都在同一所學校。

在顏泠心裏,她一直把寧辰當成自己的朋友,甚至是哥哥,因為他很照顧她。

學習的時候會教她寫作業,一起研究題目,一起解題。

週末會帶她出去釣魚,玩耍,放鬆心情。

他們一起上興趣班,一起彈鋼琴。

給她枯燥無味的童年多了很多樂趣。

他是她除了司琦以外,不可多得的一個好朋友。

她對他很感激,但也隻有感激。

他們之間隻有友情、親情,冇有愛情。

“朋友?”

寧辰笑了,覺得很諷刺:“明明是我先認識你的,他憑什麽可以得到你的喜歡?到我這裏就是一句朋友。”

顏泠拒絕地很直接:“因為我不喜歡你。”

寧辰對於她的答案並不意外,可他想不明白的是:“但是為什麽,為什麽你喜歡的那個人偏偏是陳濯清。”

他知道顏泠對他冇有感覺,因為他偶爾間的試探,她都察覺不了。

顏泠優秀、長得漂亮、學習成績好,從小到大,身邊一直不乏其他追求者,但都被她拒絕過。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他以朋友的名字在她身邊待了這麽久。

他以為,他是不同的,他會成為那個例外。

總有一天她會喜歡上自己的。

在這個世界上,冇有人比自己更瞭解她,更懂她。

退一步講,就算她不喜歡自己,他也希望看到她幸福。

寧辰:“就算,就算你身邊的那個人不是我。“

“但是誰都可以,唯獨陳濯清,他不行。”

因為陳濯清是第一個讓他嫉妒的人。

寧辰從小就是天子驕子,學習好、性格好、待人有禮,老師和同學們對他都讚不絕口。

他有足夠自信的資本,也很享受這一切的光環。

直到遇到陳濯清。

文理分班後的第一次期中考試,他頭一回,從年級第一的寶座跌了下來。

看到第一名的那個名字,他很陌生。

那時候他還不知道陳濯清這個人是誰。

他也冇放在心上,隻當這人是運氣好。

但是後來的每一次考試,他都被這個叫陳濯清的人壓一頭。

父親開始質問他為什麽不是年級第一。

家裏花了這麽多錢、這麽多精力去培養他,不是為了拿第二名的。

老師同學們討論的重點也變成了陳濯清的名字。

“這次年級第一又是陳濯清啊,他真厲害。”

“你們看到冇,他跟顏泠在宣傳欄的那張照片,真的好像結婚照。”

“啊啊啊啊我看到了!我以前冇把他們兩個聯絡起來的,現在這麽一看覺得他們好般配!”

就連顏泠的名字,也逐漸跟陳濯清的一起出現在別人口中。

父親說得對,冇有人會在意第二名,他們眼裏隻會看到第一名。

可不管他怎麽努力,都考不贏陳濯清。

陳濯清的存在,就像是一個魔咒,緊緊地將他壓住。

好像連老天都在嘲笑他,你以前考不贏他,現在連自己喜歡的女生也喜歡他。

寧辰問出了那句他藏在心裏多年的話:“顏泠,我到底哪裏不如他?”

顏泠:“你不用跟他比。”

顏泠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方梓欣的影子,她不明白為什麽有些人總是執著於攀比。

“你冇有不如他,他也冇有不如你,你們都是很優秀的人。”

顏泠是真心把寧辰當成好朋友的,她希望他能對陳濯清放下自己的成見,也希望他能夠認清自己。

“寧辰,你本身就很優秀。”

她也見過他的努力。

曾經那個叫寧辰的少年,跟她一起學習時,會因為解出一道數學難題而感到興奮。

學習應該是這樣的,這樣的純粹。

隻是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他把成績當成了一種籌碼,好像覺得贏得多的人纔是勝利者。

競爭這個詞,有好有壞。

一邊激勵你不斷努力向上,一邊也會反噬你。



從醫院離開後,顏泠才驚覺已經十一點半。

還有半個小時,就是陳濯清的生日。

她纔想起來自己把陳濯清給忘了,拿出手機給他打電話。

響了許久,他才接。

顏泠想著他可能是生氣了,第一句話就是道歉:“陳濯清,對不起啊,我這邊有事耽誤了一下。”

“我現在過去,我們吃什麽……”

“不吃了。”他語氣淡淡。

顏泠懊惱著:“是有點晚了,那就不吃了吧。”

說話間,她聽到電話那邊傳來盛西宇的聲音:“小翻譯,你再不來,你老公今天就要喝死在這裏了。”

顏泠:“你們在哪裏?”

盛西宇:“就之前那個酒吧,地址我發過給你的。”

顏泠:“好,我現在過去。”

盛西宇把手機丟給旁邊的陳濯清,挑了下眉,“你老婆等會就來。”

坐在沙發上的陳濯清穩穩噹噹地接住從天而降的手機,眼神清明,一點也不像是喝醉的樣子。

盛東廷剝了個花生扔進自己嘴裏,一語中的:“你不應該來這裏喝酒,應該買瓶醋來喝。”

陳濯清瞥他一眼,不說話。

低頭咬住瓶口,給自己灌了一口酒。

這樣身上纔多了點酒味。

顏泠去到那間酒吧時已經是11點55分。

按照盛西宇給她發的房間號碼,她才順利找到那間包廂。

剛好有酒保來送酒,大門打開的那瞬間,她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陳濯清。

領口釦子鬆開兩三顆,鎖骨露出,黑色的紋身若隱若現。

姿勢懶懶的,背脊放鬆地往後靠,有股漫不經心又頹靡的調。

盛東廷拿出一根菸遞給他,他低頭看了眼,伸手接過,放進嘴裏。

盛西宇給他打火機,他卻推開,“不抽。”

他就這樣咬著根菸,像是為了過過癮而已。

“陳濯清。”

聽到熟悉的聲音時,陳濯清愣了下,以為是幻聽。

盛西宇的聲音提醒著他:“你老婆來了。”

陳濯清抬頭。

他看到了她,但依舊坐在那裏,冇動。

視線落在她懷裏的那束紅玫瑰上,目光如炬。

寧辰送的麽。

她甚至都捨不得扔掉,拿著別人送的花來出現在他麵前。

那根被他含在嘴裏的煙被他毫不留情地扔在茶幾上的菸灰缸裏。

陳濯清真的要氣炸了。

他以為自己很能忍,已經忍了一晚上。

陳濯清突然站起身來,大步向前朝她走去。

目標很明確,就在他伸手要把那束極其礙眼的花從她懷裏拿去扔掉時,她先一步將那束花遞到他麵前。

顏泠低頭看了眼腕錶上的時間,正好是零點。

第二天到了。

“陳濯清,生日快樂。”

七個字,頃刻將他的怒火一下子平息。

他低頭,這纔看見上麵有張卡片,是她的字跡,寫著“生日快樂”。

陳濯清難得說話結巴了些,帶著疑問的語氣:“送、送我的?”

顏泠:“嗯。”

顏泠說話的時候還在喘氣,臉頰泛紅,明顯是跑過來的。

“抱歉,剛纔去買花遲了點。”

“時間太晚,好多花店都關了門,我去了好幾間纔買到的。”

“不過幸好還來得及。”

她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時,綻放出一個笑容,燦爛又耀眼,“我應該是第一個跟你說生日快樂的人吧?”

“生日禮物我後麵再補……”

她一直在說話。

可陳濯清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

“阿泠。”

“啊?”

他突然叫了聲自己,顏泠下意識地迴應。

下一秒,屬於男性的氣息鋪天蓋地地壓下來。

顏泠懵了。

他抱住了自己。

是那種很用力的擁抱,彷彿要將她嵌入骨子裏。

男人埋首在她肩膀處,不穩的呼吸在她後頸引起顫栗,胸腔在震動,頻率完全不受控製。

連帶著顏泠,好像都能清晰感受到他心臟在跳動。

如此的熱烈、鮮活。

忘記是誰跟她說過,擁抱有時候比親吻更讓人心動。

顏泠在此刻完全認同這句話。

他抱得太緊,那束花還夾在兩人中間,顏泠提醒著:“花……”

陳濯清:“花我很喜歡,謝謝。”

其實他想說的不是這一句。

她不知道,她其實什麽都不用做。

她隻要出現在他麵前,就是他最好的生日禮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