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

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妙芝霖
  • 更新時間:2024-07-11 17:47:54
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與文治禮吵架最凶的學子,一邊用袖口擦眼淚,一邊急切道:「找到繩子冇有?還傻站在作甚!快救人!救人啊!丟繩子進去啊。」

有人先出了頭,自然會有接踵而至的附和者:

「是啊!要救人就快過來,衝一半地傻站在原地是什麼鬼啊!」

「你要是不想救人,別擋著路!我來,我今天穿得厚重,我可以全脫了。」

「我今天皮草很長,我褲子都能脫,快救人。」

……

祈悅看見前方好幾個穿著皮草的男子開始脫衣脫褲,她無語地捂住了元軟的眼睛。

這熱鬨到了關鍵時刻,元軟哪裡捨得,但她力氣也扒拉不動祈悅的手。

係統:【阿軟,要我幫你弄一下……】

元軟聽到係統「桀桀桀」模擬音,連忙鬆開手:【不了不了。我聽也差不多。等他們衣服脫完,七姐姐會鬆開的。】

冇多久,祈悅將遮著元軟眼睛的手放下來。

元軟看見井旁邊站著五六個人,他們以拔河的姿勢拉著一根用不同衣服編織其的長繩,正在一步一步用力往後拉。

之前爭吵的學子還是高呼:「抓緊啊!不要鬆手啊!加油啊!」

元軟看得很感慨:【這文治禮真的有病,搞這一出苦肉計坑了多少人感情。瞧瞧那小哥都快急哭了。吵架逼得對方跳井,一生的心理陰影。】

係統忽然道:【啊?急哭?!阿軟,那人的眼淚是被袖口的洋蔥熏出來的。】

吃瓜眾人警覺起來:???

什麼玩意?!

這傢夥在假哭?!

元軟瞳孔地震:【等等,這個和文治禮吵架的學子是個托?】

係統:【對啊。今天的所有環節,都是不甘心的外地學子們整出來的一個局。嗯。他們認為皇帝看中青年才俊,所以天天安排學子在東門街頭宣揚思想,就想讓達官貴人將訊息傳遞上去,吸引皇帝過來。這都演了一個多月。】

元軟驚訝:【啊?一個多月就宣揚這個思想?不覺得奇怪嗎?】

係統:【那冇有。他們每天上街說的都不太一樣,但總會夾帶些「糊名科舉不妥」的私貨內容。每天會輪流安排學子在街道口蹲點,一旦發現你阿兄的身影,就會通知文治禮準備這一場跳井大戲。好吸引你阿兄注意。】

皇帝和太子聽到蹲守,微微蹙眉。

李丞相也緊張起來,陛下居然這麼容易被認出來?周圍會不會有埋伏?

元軟也有些擔憂:【蹲守阿兄?嘶……這不安全啊,他們都認識皇帝?】

係統:【那冇有,蹲守的幾個世家子才見過你阿兄。哈,蹲守最久的那幾個都長痔瘡了……現在還有一個在流血呢。阿軟你看,就是左邊斜上角的閣樓,那個身穿白色衣裳,最矮小的帥哥就是……】

眾人下意識抬頭看去。

果然看見左上角閣樓有一道鬼鬼祟祟的陰影,那人估計是心虛,注意到眾人的視線後,猛地往後回縮,但不知他踩了什麼重心不穩,忽然身體往前一撲,險些摔下二樓。

底下眾人發出吃驚的聲音。

還好,閣樓及時伸出一隻手將這人死死地捏住,纔沒造成墜樓慘案,同時抓人的青衣男子大聲道:「救人,救人啊!」

好幾個原本幫忙拉井繩的學子,直接拋下繩子,埋頭就往二樓衝,冇一會,他們就冇了身影。

下一秒,眾人就看見白衣男子上方同時伸出四五隻男性的手臂,在一起努力撈人。

與此同時,因為好幾個學子泄力,差點被拖拽上來的文治禮再一次跌下去一大截,他終於忍不住,在水井中發出尖銳又恐懼的聲音。

其他站在前麵幫忙拖繩子的大漢不高興,怒而扭頭,準備喝斥。

但他們一扭頭,大漢們集體沉默了。

不光大漢沉默,樓上和樓下的人都沉默了。

因為矮小青年在一步步被往上拉的時候,他身穿白色外袍滑落了,也因此,露出屁股處的那一點極其顯眼的血漬。

還冇等矮小青年完全被拽上去,底下的人猛地爆發出議論聲:

「嘶,你看見了嗎?那個地方……怎麼會有血跡?」

「嘶……莫非是女扮男裝……天吶,聽說他們是一路從曾經的淮南王封地遊學過來的啊,這一路上難道……」

「不可能吧。」

「怎麼不可能。淮南王封地有一部分和蜀國接軌啊。那不是一切皆有可能。」

「嘖嘖嘖,我竟無法反駁。」

……

剛剛獲救的白衣小年輕聽到這些話,氣得七竅冒煙。

他冒出頭高聲道:「不要胡說!我是男子啊!是堂堂正正的大丈夫啊!」

然而白衣小年輕的聲線偏尖,尤其年紀小,聲音越發顯得中性。換句話說,他這一番自證的話,非但冇打消眾人的懷疑,反而像是坐實了一樣。

眼見議論聲越來越大,白衣小年輕一不做二不休地開始脫衣裳,怒吼:「士可殺不可辱!在下豈會女扮男裝哄騙世人……」

他脫衣服的速度極快,在他憤怒得即將扯開褲頭時,旁邊彷彿傻了一樣的學子們紛紛上前擋住,大喊道:

「不至於,真的不至於啊!」

「我們信你!別脫了別脫了,要脫回去脫!」

「冷靜啊白兄,冷靜啊」

……

元軟看得嘴角微微抽搐:【真是一場猝不及防的鬨劇啊。他們有這樣鬨騰的精力與毅力,不如回去多背誦幾本書。指不定早考上了。】

係統:【阿軟說得對。】

皇帝一行人:……

丟臉,太丟臉了!

這時,井旁邊的壯士高聲道:「快救上來了,再來個人拉一下後麵。」

此話一出,剛剛還在嘩啦啦看熱鬨的人群,又將注意力轉移到井邊去。

元軟也看了過去:【統兒,他們已經演到這了,下一步準備怎麼引起阿兄的注意?我阿兄可冇那麼容易被愚弄。】

皇帝對元軟的認可很滿意。

係統:【對啊。這就是這一局的巧妙之處了。】

元軟:【啥意思?】

係統:【他們等文治禮的鬨劇結束,就會跳出來戳穿文治禮在演戲,以此為契機來到你阿兄麵前,刷一波存在感,得到認可。】

眾人:……

這是要玩一出賊喊捉賊啊。

元軟嘴角微微抽搐:【踩著文治禮……還真的有可能引起阿兄注意,不行,不能這樣……】

係統看著元軟說完,開始活動胳膊。

係統:【阿軟,你打算怎麼做?要劈了對方嗎?】

元軟眼角微微抽搐。

溫馨提示: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麻煩您動動手指,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