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吃鳳梨的捲毛菌
  • 更新時間:2024-07-18 12:20:52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方沁嫻又蠢又壞,根本藏不住表情,指著阮流箏『你你你你』了好幾句,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眾夫人看看她們,又看看屋內,眼裡神色各異。

「方小姐,請問我怎麼了?」阮流箏看著她伸向自己的食指,道:「今日我有公主相識甚歡,所以在酒席散後相約著林間散步,方纔纔回來,不知道我二姐姐方纔口中說的,房裡有人,是什麼情況呢?」

方沁嫻被她盯著有些心虛,她是想要讓阮流箏出事,所以纔會聽了丘筱菊隨口說的話後,就起了歪心思。

都是在高門大戶裡長大的,方沁嫻隻是在白日裡看了阮家兩姐妹的相處,便知道她們的關係一定不好。

方沁嫻讓人去找阮佩雲,她麵上雖是說得冠冕堂皇,背地裡卻遣了人送來了讓人失智的藥。

想要毀掉一個女子,最簡單最粗暴的辦法便是毀了她的清白。

阮佩雲驚疑未定,她勉強才能穩住情緒,嘴邊拉起了一個勉強的笑說:「好妹妹,你同公主出去了怎麼不與我們說,嚇壞我了,我還以為……」

「以為什麼?以為是妹妹我同你一樣……」阮流箏刻意拉長了語調,把話停在了讓人浮想聯翩的地方,漂亮眸子裡的寒意讓阮佩雲無端端打了個顫。

阮佩雲心緒大亂,阮流箏難道知道了?

「姐姐莫不是以為我同你說的一樣,是在屋子裡同旁人在一起吧?」

阮佩雲連忙搖頭,「妹妹誤會了,我是擔心你,如今你不在屋內那就好了……」

裴夫人已經吩咐了左右:「進去看看屋裡有誰!」

幾個孔武有力的婆子直接上前就推了門,光照甫一入內,屋內的人便被刺得眼疼,有個男聲嘟囔道:「好亮,快關上——」

果然有男人!

眾人麵麵相覷,裴夫人本想讓蕭樂安先走,但她也察覺出此事不對勁,怕自己如果走了阮流箏會被人欺負,堅持要留著陪她,裴夫人隻好作罷。

婆子們快步進了屋,不一會兒便有燭光被點起,看清屋內情景的婆子們倒抽一口氣,不敢拿主意,隻能出去請示裴夫人。

婆子們出來的時候將門推得更開了,因點了燈,屋外的眾人便將屋內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

一男一女,一胖一瘦,不著一縷地疊在床上。

床下的衣物被丟得四處都是,似乎在證明著房內發生的一切,而在床頭男人的頭頂上,似乎還掛著一塊粉色的肚兜——

「夫人——屋子裡的人是陸三小姐同……同……」

裴夫人隻覺得腦殼突突地疼,厲聲說:「陸三小姐同誰在裡麵?」

「陸三小姐屋內的人是阮家的二爺……」

阮士昌?!

眾人扭頭看向阮佩雲,阮佩雲失聲叫了出來:「二弟?」

不知是她那聲尖叫起了作用,還是屋外的風吹進了裡頭,讓原本失了智的人微微恢復了意識,醒了過來。

阮士昌動了動沉重的眼皮,他覺得胸口像是被千斤壓著,難以呼吸。

.𝑐𝑜𝑚

他想要推開身上壓著的重物,但使不上力氣,耳邊傳來忽遠忽近的尖叫,似乎還聽見了二姐阮佩雲的聲音?

阮士昌伸手使力,身上的重物忽然發出嗯哼的聲響,讓他嚇了一跳,下意識一推,身上驟然一空,咚的一聲,有什麼東西砸到了地上。

阮士昌終於睜開了眼,眼風朝床下一瞥,在瞧見一堆白花花的肉的時候,呆住了。

——

翠華庭裡燈火通明,小姐們都被自己家的長輩帶了回去,裴夫人留了今日的幾名評判陪著,手指抵在額角,卻也止不住疼。

阮流箏見狀,便朝流雲使了眼色,流雲去而復返,端來了一杯參茶,裴夫人喝了幾口,緩解了不少。

正巧給陸之妍看傷的大夫進來了,裴夫人張口就問:「人怎麼樣了?」

大夫不敢隱瞞,一五一十地將陸之妍的情況給說了。

阮士昌是年輕人,血氣方剛,手腳冇有輕重,兩人身上大傷是冇有,但總是有些……男女情事上的痕跡。

「這麼說來……他們二人已是……」

席間有人開口發問,但又覺得自己說的話是多餘的。

裴夫人嘆了口氣,想了想朝著阮流箏說:「阿箏,你雖未陸家主母,但亦是阮家女,一人不好判兩家案,這種事冇有長輩出麵是不行的,我已著人去將軍府報信,你……也讓人去將陸老夫人接來吧。」

阮流箏知道,這是裴夫人在保護她,要把她從這件事裡摘出來。

她想了想,讓春丹除了去陸家村把徐氏接出來,也派了人回陸府去通知了陸之洲。

不一會兒又有下人來報,說陸之妍不知是暈了還是累的,一直都還未醒。

阮士昌倒是被方纔的一撇給嚇得徹底清醒,他對自己與陸之妍的事不能說一點印象都冇有,隻是他真的不知道是怎麼發生的。

如今冷汗涔涔,坐在翠華庭的偏院,門口有幾個婆子守著。

阮佩雲心急如焚,雙手絞著帕子,腦袋裡全是混亂,指尖被絞得泛白。

方沁嫻要害的不是阮流箏嗎?怎麼屋子裡的人竟變成了陸之妍?而且把阮士昌給攪進去了?

她是想過要利用阮士昌來籠絡陸之妍,可卻不是用這種方式!

方沁嫻——

阮佩雲目光死死盯著也被叫來等著問話的方沁嫻,一定是她暗中搞的鬼!

隻是,且不說她冇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阮士昌出現在蘭苑是方沁嫻做的手腳,單就說如果她敢質疑,以方沁嫻那樣狠毒的性子,一定會以送藥這事,將自己拉下水,所以她不能說!

這個悶頭虧,阮佩雲隻能咬著牙嚥下去。

折騰到現在,眾人也都乏了,方沁嫻問來問去都是不知情,隻認她偶然瞧見有男子的身影進了蘭苑。

阮佩雲更是一句話不敢說,裴夫人見狀便做了主,留了幾個婆子分別看住阮士昌與陸之妍,便吩咐其他人都先去歇息,又交代今日在場的下人全都閉緊嘴巴,否則全部打死發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