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做個兼職而已怎麼加入第四天災了

做個兼職而已怎麼加入第四天災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是煙雨十三啊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3:49
做個兼職而已怎麼加入第四天災了

簡介:簡介:關於做個兼職而已怎麼加入第四天災了:無腿男子何故頻繁出入足療城,所圖何事?知名企業誣陷失明少女偷看商業機密,是為哪般?歹徒衝入停屍房大喊:“你們誰也彆想活著出去!”,背後真相令人暖心。數位皮夾克緊身褲人士扛著煤氣罐從天台爭相跳下,號稱正在進行調查兵團新兵訓練,專家至今無法給出合理解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秦諾,本以為這些都市怪談不過是段子手們虛構編纂的故事。直到那天,他聽到...從此一切變了。午夜公交車生死奪秒,星海城中村斬首雨魔,劇本世界爆錘噬魂貓…一次次任務執行,一回回驚心冒險。靈氣復甦洶湧來襲,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且看普通高中仔秦某人,如何在席捲眾生的時代大浪中傲視群雄!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叩、叩、叩...

手指敲擊門扉。

動作不大。

但很規律。

三長一短。

“緣主,你...”

白微剛剛撫平的神經,再度繃緊。

“噓。”

秦諾手指放在麵具濾毒罐前,示意不要出聲。

繼續敲擊門扉。

此外把不朽戰鍋架在麵前。

門打開的一瞬間,甭管衝出什麼。

上去就是一鍋。

氣氛變得安靜下來。

規律的敲門聲,在不斷迴盪。

“冇有人?”

秦諾暗自嘀咕,準備收手去其他地方瞅瞅時。

叩、叩、叩...

三長一短,相同頻率的敲擊聲傳入耳內。

而這敲擊源頭,正是來自麵前這扇門扉之後。

與此同時。

一片漆黑從門縫下方籠罩了過來。

速度之快,完全冇給出反應時間。

觸發鬼的殺人規律了麼...

兩名玩家互相對望一眼,慢慢向後退。

奇怪的是。

無論退出多少步,他們都無法離開這片黑暗區域。

甚至於自己與門扉的間距,始終保持在半米之內。

就像是這扇門在跟著兩人,同步移動。

“緣主,我們被困住了。”

白微嚥了口口水,擺出攻擊架勢,“門後的東西不會輕易放我們離開。”

言下之意,動手打吧。

“等等,容我再觀察觀察。”

秦諾抬手錶示先不要輕舉妄動。

通關任務,智取為上,武鬥為下。

未見到最後守關boSS前,任何不必要的戰鬥消耗都應該避免。

他握著手電筒,左右掃射。

原本可以照亮五米遠的戰術手電,此刻麵對周遭漆黑如墨的陰暗。

隻能照出半米不到的範圍。

這半米,恰好是自己與門的距離。

似在極力蠱惑玩家繼續敲門。

不敲門,就等著被困死在這裡。

可敲門的話,門後代表的靈異力量會放過兩人嗎?

真是個死局。

想明白這些,秦諾卻並未慌張。

反而有點小興奮。

為何?

因為這明擺著是一次意外觸發的支線任務啊。

玩家不論執行哪種類型任務,除了按照任務目標去完成外,還可以在途中解決、消滅並未被係統列出的麻煩。

例如上一回的柳樹村劇本世界。

係統隻要求解決村子裡的靈異事件,至於村外存在的冤魂厲鬼,冇做出強製性要求。

但秦諾等人還是順道解決了踢門鬼、鬼手。

所以最後任務結算纔會達到S 評價。

眼下這個任務同樣如此。

他深呼吸一口氣,上前兩步湊到門旁。

丹田中運轉九陽真經,然後伸手在門上敲了六下。

門後的東西依舊冇出聲。

隻以相同方式,再度從屋內敲擊門扉。

看來殺人條件,與敲門頻率、次數無關。

秦諾有點失望。

但他注意到。

敲擊聲結束的時候,門把手居然順時針旋轉了45度。

“緣主。”

觀察力不弱的白微,手指悄無聲息轉動的門把手,小聲提醒道:“門後的東西,似乎要出來了。”

“莫慌。”

秦諾給了個“我辦事你放心”的手勢,重新叩響門扉。

叩、叩、叩...

叩、叩、叩...

兩道一模一樣的敲擊聲過後,門把手繼續順時針旋轉45度。

敲擊一次,45度。

再敲兩次,門便會被打開。

秦諾微眯起眼睛,思索片刻。

在白微緊張的注視下,第三次伸出手掌。

五根手指延伸、彎曲,做出叩門動作。

叩、叩、叩...

秦諾的手腕連續抖動十幾下。

白微的心臟跟著顫了十幾下。

流波婉轉的眸子,死死盯住已經九十度旋轉的門把手。

要出來了嗎?

躲藏在門後的怪物。

是冤魂厲鬼,還是凶煞邪物?

數量幾何,自己能否擋住?

呼吸之間,這位男生女相的道士不知思考了多少種意外情況以及應對之策。

甚至考慮到,動用底牌的念頭。

結果...

門後的敲擊聲冇響。

門把手也並未轉動。

咦?!

什麼情況?

白微表情先是一愣,接著發現秦諾的手指隻是做出敲門的動作。

實際上並未真正接觸到門扉。

方纔那“叩叩叩”的敲擊聲,是他自己用嘴巴配的音。

叩叩叩——

秦諾繼續配音,手腕配合抖動。

滿臉懵逼,已經要拿出底牌的白微,差不多弄明白了。

原來還能這樣。

秦諾的手掌手指,好似打團時看不清技能而手忙腳亂的萌新,完全冇有規律可言。

另外,他還把抓著手電的右手放在嘴邊,模仿天朝有嘻哈裡的慣用造型,嘴裡發出律動且富有節奏感的饒舌說唱。

“叩哢叩叩哢,叩哢叩叩哢,咚咚鏘鏘咚咚鏘,咚鏘咚鏘咚咚鏘!”

雖說這即興饒舌說唱的詞語單調了些,但每個詞都能跟敲門聲搭上邊,並不算跑題。

老實說,還蠻好聽的。

要不是時間地點不對,白微都想跟著節奏抖兩下。

門後的東西沉默了。

要說冇敲門吧。

敲門聲響個不停。

但要說敲門吧。

門冇動靜。

總之,就是很怪好吧。

完全整不明白門外的傢夥到底搞什麼飛機。

終於。

在秦諾持續不斷的饒舌說唱轟炸下,門把手往迴轉了45度。

很快又在十幾秒後。

門把手恢複原位。

那籠罩周圍的黑暗,如同被風暴吸入的啵啵奶蓋,儘數滾回門縫當中。

一切,都正常了。

“這樣就結束了?”

白微顯然冇預料到,一次相當危險的靈異事件會以如此方式解決。

“那還想怎樣。

不費吹灰之力完成一次支線任務,血賺啊。”

秦諾用舌頭舔了舔乾涸的嘴唇,攤手露出“我還冇用上全力,對手就倒下”的意思。

更令人咋舌的是。

當湧出的黑暗全部被收回後,那扇門扉竟憑空消失。

隻留下一麵光禿禿的牆麵,對著兩名玩家。

“...”

白微雙眼大睜,無語凝噎。

他當道士這麼久,還是頭回見到主動退縮的靈異鬼物。

難道,鬼也會生氣的麼?

帶著不解的眼神,他看向秦諾,呐呐說道:

“緣主,你該不會都是這樣通關任務的吧?

總覺得有股子異味。”

“誒,怎麼可能?”

秦諾矢口否認:“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實實在在一拳一腳打出來的,這次不過是個例外。

好啦,好啦,我們繼續往前走吧。”

他招招手,示意彆在意這種小問題。

通關主線任務要緊。

-